国际观察:“四国演义”深刻影响中东格局

2018年06月17日13:33  来源:新华社
 

伊核协议前景不明,巴以冲突硝烟又起,叙利亚问题日趋复杂,也门战事再度激化……

今年以来,中东地区持续见证矛盾演变、博弈加剧、冲突频发,原有地缘政治架构进一步调整,各种力量消长或重组。其中,伊朗、以色列、沙特、土耳其等地区大国交锋愈加激烈,“四国演义”无疑将对未来中东格局产生深刻影响。

伊朗:压力倍增

自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以来,伊朗外部压力骤增,国际环境显著恶化。以色列不断挤压伊朗在叙利亚等地的战略空间,沙特领导的多国联军近来在也门加大了对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的攻势。

分析人士指出,伊朗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要求其他的协议签署方“保证伊朗利益”,但实际上这一诉求不易实现。

一方面,伊朗谋求从欧洲获得投资并增加对欧油气出口,但欧洲相关大公司利益与美国紧密相连,不太可能冒着美国制裁风险继续与伊朗合作。欧洲各国政府虽有意维护本国企业利益,但缺乏有效应对办法。另一方面,伊朗在外贸上严重依赖美元,油气出口长期使用美元结算。美国的金融制裁势必对伊朗经济造成不利影响,而其他国家也无法完全抵消这种影响。

面对美国压力,伊朗的对美强硬派可能再次占据上风。本月初,伊朗宣布将提高铀浓缩能力,并准备制造新式离心机。虽然伊朗主张这些活动仍在伊核协议框架内,但其释放的信号耐人寻味。

以色列:伺机而动

阿拉伯世界内部矛盾复杂化,一方面减轻了以色列的压力,另一方面也给了被以色列视为最大敌手的伊朗更大活动空间。其后果是,以色列与伊朗矛盾进一步激化,而与阿拉伯国家的矛盾则退居次要地位。

美国近来退出伊核协议并将驻以色列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的举动,增强了以色列的底气。以总理内塔尼亚胡近期先后出访俄罗斯、德国、法国、英国等国,试图力劝它们放弃挽救伊核协议。

以色列赫兹利亚跨学科研究中心政策与战略研究所专家奥弗·伊斯莱利指出,以色列面临的战略态势变化与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三国密切相关,尤其是伊朗,因为以方认为伊朗在叙利亚、黎巴嫩以及加沙等地通过“代理人”打击以色列的利益。

他认为,当前,以色列与伊朗直接冲突并不符合以色列的利益。以色列不希望加沙地带的局势升级,但会抓住机会继续打击伊朗在叙利亚的力量。

沙特:姿态强硬

面对乱局,作为阿拉伯世界首屈一指的经济强国,沙特近年不断在本地区谋求加强自身影响力,尤其是作为中东逊尼派的代表力量,与代表什叶派势力的伊朗在也门、叙利亚、黎巴嫩等地展开激烈博弈。

以沙特为代表的海湾国家与卡塔尔的断交危机短期内看不到解决迹象。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一度表示,沙特已做好未来几十年与卡塔尔“交恶”的准备。而此事背后,也有沙特反对卡塔尔与伊朗合作的因素。

在也门问题上,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表示,如果胡塞武装交出武器,沙特将允许其参与也门政治进程。但该提议遭到胡塞武装拒绝。在此背景下,也门战略要地荷台达之战近日打响,其结果或将左右也门战事走向。

因为伊朗,原本关系对立的沙特与以色列开始走近。以色列担心伊朗的势力日益逼近家门口,沙特则担心出现从伊朗到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的“什叶派新月地带”。

值得关注的是,如果伊朗退出伊核协议,沙特恐怕不会无动于衷。今年3月,王储穆罕默德在访美前夕表示,如果伊朗造出核弹,沙特会“尽快效仿跟进”。

土耳其:主动出击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6月11日宣布,土军队已在伊拉克北部甘迪勒和辛贾尔地区发起军事行动,打击库尔德武装。

今年1月,土耳其对叙利亚北部阿夫林地区发起代号为“橄榄枝”的军事行动,目标是清除叙北部的库尔德武装,遏制土境内库尔德分离势力。

叙利亚与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势力不断壮大,是土耳其最担忧的问题之一。而伊朗、以色列、沙特之间的纷争,以及美俄在中东的博弈,给了土耳其施展拳脚的空间。

分析人士指出,打击库尔德人的军事行动取得一些成果,无疑将巩固埃尔多安在国内的地位。美国等方在库尔德人问题上如果继续退让,可能进一步增强埃尔多安的地区雄心,其治下的土耳其或将在中东舞台发挥更大影响力。(执笔记者:李震;参与记者:马骁、穆东、王波、陈文仙、杜震、施春、杨臻)

(责编:蔡雪斌(实习生)、王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