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纪行之八】费尔班克斯,北美最接近北极圈的城市

【查看原图】
从迪纳利国家公园乘车再向北行,依然美景如画  于世文  摄
从迪纳利国家公园乘车再向北行,依然美景如画  于世文  摄

费尔班克斯是我们阿拉斯加之旅的终点,也是我们至今到过的地球最北的城市。8月30日挥别迪纳利国家公园,上午10时,乘荷美邮轮安排的旅游巴士继续北行,经201公里的车程,中午时分抵达费尔班克斯,在切纳河登上游船、探寻因纽特人的原始村落,这是阿拉斯加4日陆地游的压轴节目,也是荷美邮轮11天阿拉斯加之旅的“片尾曲”。

 

尼纳纳小镇的故事

 

离开迪纳利国家公园木屋度假村,旅游巴士向北在山谷中穿行。司机兼导游川沃斯说,若在阳光灿烂的晴天,途经山谷时能够清晰地看到迪纳利高峰。遗憾当日天色阴晦,但向左眺望,雪山溪流、森林苔原依然令人惊艳,车窗外与公路平行的塔纳纳河水静静流淌,河畔草木葱茏,野花绽放,还是美丽的自然图画。行车一个多小时之后,抵达尼纳纳(Nenana)小镇,停车小憩。下车后,川沃斯指着镇口的三角形木架向大家介绍了小镇的奇特风俗。他说,1917年,一些在小镇附近塔纳纳河工作的铁路工人创造出一种有奖竞猜活动,他们凑齐800美元作奖金,让人猜测塔纳纳河冰层解冻的时间;从那时起,此活动从未中断,它已成为小镇的节日,参与者越来越多,如今已形成累计30万美元的竞猜彩票,竞猜的唯一题目依然是塔纳纳河冰层解冻时间。特制的三角形木架是置于冰河上的标志性设施,木架倒下的时刻就是河冰解冻的时间。后来,斯坦福大学两位科学家将小镇所存冰河解冻彩票视为非常完好的气候纪录,证实百年来塔纳纳河的解冻日期平均提前5.5天,从而获得全球气候变暖的新证据,小镇的有趣游戏竟为气象科学做出如此巨大贡献。

 

在小镇入口处漫步,小镇资讯中心的木房子、二战中小镇印第安人抗战的纪念雕像和塔库酋长(Taku Chief)的船都成为大家拍摄的景物。天色阴沉,雨丝飘落,走过马路进入一间便利店。在小店铺前面的马路边上一个卖爆米花的小童引人注意,这孩子至多6岁,他披着一件蓝色斗篷在风雨中卖爆米花,身后就是他妈妈经营的小小便利店。进入店内还见到两个更小的孩子,原来是一位年轻妈妈带着三个孩子在谋生,卖米花的是最大的孩子,不少游客都买了孩子的爆米花。在开车之前,只见那位母亲抱着最小的孩子,扯着卖米花的大孩子冒雨穿过马路,母子仨登上大巴来感谢司机和车上乘客。这幕动人的场景令人难以忘怀,千万不要以为超级大国里遍地都是富翁。

 

北美最接近北极圈的主要城市

 

继续北行,川瓦斯在途中不时介绍费尔班克斯,他说,这座位于切纳河畔的城市,是州内费尔班克斯-北极星自治市镇行政体系中一个具自治地位的城市,也是与阿拉斯加首府朱诺并列的州内第二大城市。它是淘金年代兴起的都城,1901年在城北19公里处的河谷发现黄金,这里成为淘金者的定居点,1902年建镇,1906年设市,当年从这里修到西沃德的铁路就是为了把这里挖掘的黄金运到西沃德港装船。随着金矿开采已尽,这条铁路早已不是黄金铁路,如今铁路列车成为运载游客的观光列车。现今的费尔班克斯拥有3万人口,文化教育、旅游业发达,工业以铸铁、矿山设备、木材加工、纺织、皮毛、化工、造纸业为主,这里是阿拉斯加铁路和由美国本土经加拿大到阿拉斯加的公路终点,设有国际机场和空军基地,还有宏伟的输油管道系统,因此,它是阿拉斯加北部一座重要城市。费尔班克斯是北美最接近北极圈的城市,它处在北极圈之南190公里处,位于北纬65°,这里冬季漫长严寒,夏季短暂温凉,白昼长达22小时,在冬至和夏至能看到永夜和永昼的景象,许多去北极圈或看北极光的游客都从这里出发。“极光白夜秋草黄,荒原公路北冰洋”,这“荒原公路”就是指从费尔班克斯通向北极圈的道尔顿公路。凡从费尔班克斯到北极圈的游客,都会获得一张官方颁发的《北极圈探险证书》以纪念不寻常的旅行。川瓦斯还说,世界上能看极光的国家有美、加、俄、北欧国家及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这些国家都有处于极光带的城市,一般其纬度在南北纬66°左右。费尔班克斯处在65°N,常年处于极光带中心;且其北面有山脉阻挡北冰洋寒流,森林覆盖率达23%,气候常年温润、晴朗,天时地利,使其拥有观赏极光的优越条件。全球只有费尔班克斯除夏季外,春秋冬均可观赏极光,全年有243天抬头能见极光,且是漫天极光,不是在其他地方所见的条状极光。因此,费尔班克斯被称为全球当之无愧的“极光之都”。我们是初秋来到这里,不是观赏极光的最好季节,但川沃斯説,据气象预报,当晚很有可能看到极光。

 

乘游船观赏切纳河风光,游览原住民村落

 

旅游巴士约在下午1点抵达费尔班克斯,川沃斯把游客送到位于霍斯顿(Hoselton)路的游船码头。我们在游船码头大餐厅用过午餐后,即刻登上发现号蒸汽游船,开始切纳河观光之旅。白色游船共分4层,约载千余名游客,室内室外均有座位,船上免费供应咖啡,安全、服务与景点解说都很到位。登上游船4层,切纳河风光尽收眼底。河面宽阔,水平如镜,清澈的河水静静流淌,在时隐时现的阳光照耀下,河面上闪着点点银光;切纳河两岸挺立着茂密的树林,还有大面积向远处延伸的碧绿草地,绿林深处不时闪现出一座座造型别致的洋房,房前河畔设有游艇码头,显然,这些房子是当地富裕人家的别墅。远山近水,绿意盎然。两岸未加修饰的切纳河,显得质朴、纯净,呈现独特的天然美。鉴于阿拉斯加多山多湖、地面交通不畅和民众出行的需要,在切纳河面和上空见到许多私家水上飞机,岸边还设有水上飞机码头。雪橇犬训练营是在切纳河畔见到的奇特景致。船上导游介绍説,狗拉雪橇是阿拉斯加古老的交通方式,世界上只有阿拉斯加雪橇犬和西伯利亚雪橇犬能拉雪橇。雪橇犬必须体型匀称、肌肉发达、强壮而有耐力,能适应冰天雪地的环境。阿拉斯加每年都会举办世界著名的“艾迪塔罗德狗拉雪橇”大赛,2016年就有85支参赛队、历经9天完成1000英里(约1609公里)的赛程,这对雪橇犬及其主人或驯犬师都是极其严峻的考验。雪橇犬在阿拉斯加是受人尊敬的动物,人们把不能再拉雪橇的高龄犬称为退休犬,退休后的雪橇犬会有人领养或被安置在雪橇犬养老院养至终生。看到河畔有很多驯犬师在对雪橇犬进行各种训练,也看到黑白、红棕或灰色的雪橇犬拉着带轮子的雪橇奔跑的景象,真是一道罕见的风景线。

 

游船行至因纽特人村落便靠岸停下,游客下船后跟随一位帅哥导游游览因纽特人村落。导游説,游客中有人会听说过“爱斯基摩人”,这是阿拉斯加印第安人对因纽特人的称呼,“爱斯基摩”的意思是“吃生肉的人”,因纽特人不喜欢这个歧视性称呼。这个民族应是万年之前东北亚蒙古族的后裔,当今世界上约有13万因纽特人,约有一半在阿拉斯加,其中3万人住在安克雷奇以西700多公里处的阿基亚克地区,在北冰洋沿岸也有6个因纽特人村落,其中巴罗是全球最大、拥有2200人的因纽特人定居点。导游先后介绍了因纽特人古时以渔猎与采集野生草莓为生、住草棚穿猎皮的生活方式和捕鱼打猎的工具,还展示了他们的御寒装备及服饰艺术。游览了村落的草棚、木屋及邮局,近距离看到村落饲养的驯鹿与麋鹿,还观看了土法晾制三文鱼的表演。导游説,如今因纽特人不再是一个与世隔绝的民族,因纽特人也读书、使用手机、上网,也到城市寻找工作。穿着时尚的帅哥説,他本人就是接受过导游专业训练的现代因纽特人。在此游览很开眼界,祝福村落里的因纽特人幸福安康!

 

切纳河由东向西流淌,它在费尔班克斯西南郊区与塔纳纳河汇合后流入育空河。游船的游览路线就是从市区码头到切纳河与塔纳纳河的汇合处。下午5时,游船返回码头,只见游船公司全体工作人员在码头列队迎接返航的游客。走下游船,已是其他景点闭门谢客的时间。费尔班克斯的北方博物馆、老金矿遗址及宏伟的输油管道等景观,我们已无缘观看,就去酒店附近的thai house品尝了不错的泰国餐。当晚,乘夜航班经西雅图转机飞回温哥华。说来很幸运,就在飞机从费尔班克斯机场起飞后不久,我们竟然从舷窗看到了大面积靓丽的绿色极光,它为我们阿拉斯加之旅画上了一个令人惊喜的圆满句号。

 

回顾拉斯加之旅,乘荷美邮轮从温哥华出发先后到达岛屿港口科奇坎、阿拉斯加首府朱诺、淘金小镇史凯威,观赏“极地奇观”国家公园冰川湾,在苏沃德小镇走下邮轮换乘现代观光火车、穿越天然画廊抵达阿拉斯加最大城市安克雷奇,一路向北进入美国迪纳利国家公园,仰望北美最高峰,再北上踏访北部腹地之城费尔班克斯。11天的旅程,从海上到陆地,从最南部港口到最接近北极圈的城市,涵盖了阿拉斯加特有的自然景观和人文历史景观,饱享了风情万种的视觉盛宴,令人对这片神秘土地心生不舍与眷恋。美国国家地理协会总裁亨利曾这样说,如果你已年老,你应该想尽办法去一次阿拉斯加;如果你还年轻,请远离阿拉斯加……因为它的美比世界别的地方都宏大,过早地经历最美的东西将使你今后的人生索然无味。身临这方天赐的净土,才终于知晓亨利如此评价阿拉斯加的缘由。(冯 霄/文 于世文/摄)

分享到:
(责编:樊海旭、常红)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