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陷僵局 英国政府内外交困

2017年08月03日14:41  来源:新华社
 

自从英国与欧盟启动“脱欧”谈判以来,双方在“分手费”、英国是否彻底退出欧洲共同市场、移民自由等领域龃龉不断。而英国执政的保守党在提前大选后拉拢小党组成的弱势联合政府则出现内讧,一些阁员在“脱欧”议题上意见不合,致使英国政府内外交困。

“鸵鸟政策”

按规定,英国与欧盟应在2019年3月29日前完成“脱欧”谈判。如需延长,应得到所有欧盟成员国同意。截至目前,英欧之间谈判在重要议题上缺少实质性进展。

近日,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批评欧盟索要过高“分手费”,称其是在“敲诈”,英国无法接受。但他的这番言论在社交媒体上被网民嘲笑为“孩子般的一厢情愿”。

舆论认为,这反映出英国政府自今年年初启动“脱欧”谈判以来,始终不愿直面“脱欧”必然带来的阵痛,奉行“鸵鸟政策”,在与欧盟的谈判中也显得软弱无力,只能打嘴仗。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一篇评论中指出,英国领导人几乎不愿承认,“脱欧”谈判中英国需要妥协,更别提承认“脱欧”可能给英国造成的打击了。“他们越是不肯直面‘脱欧’将带来的痛苦妥协,在最终不得不面对真相时就会越痛苦……现在看来,英国政府在没有决定将持什么立场的情况下就贸然启动了‘脱欧’”。

英国利物浦大学政治系主任斯图亚特·威尔克斯西格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情况看,“脱欧”谈判难度很大,几乎没有进展,这将导致“脱欧”进程极为缓慢。

分歧激化

与此同时,英国内阁在英国是否彻底退出欧洲共同市场、移民自由等“脱欧”关键议题上的分歧日益明显,导致本就虚弱的政府在谈判巨大压力下矛盾频现。

此前媒体报道说,英国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在英国是否在两年后“彻底退出欧洲共同市场”、实现保守党承诺的“硬脱欧”这一议题上态度出现软化。他筹划与欧盟签订一项缓冲协议,设置过渡阶段,以降低“硬脱欧”的不确定因素给英国经济带来的冲击,但他计划中的一些条款遭到一些“硬脱欧”派人士反对。

此外,哈蒙德此前曾提出,英国“脱欧”后3年内,欧盟公民可在英国和欧盟境内自由流动。这一说法遭到英国国际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等人反对,他们认为英国政府并未在这一问题上达成一致。福克斯还指责哈蒙德的这一表态意味着将英国的边界控制权轻易让给欧盟。

英国自由民主党领袖文斯·凯布尔日前对媒体说,内阁成员在这一议题上出现明显裂痕,“脱欧”导致内阁出现“内战”。

分析人士指出,英国政府在“脱欧”问题上面临艰难抉择:“硬脱欧”将危及贸易,“软脱欧”则意味着在移民问题上不得不向欧盟妥协。如果在“脱欧”过程中,政府的选择导致英国经济增速下降,从而不得不采取更为紧缩的财政政策,将让早已饱受公共开支削减之苦的英国人更加不满,英国政府也将面临更为不利的局面。

弱势政府

对外谈判不力,内部矛盾频现,究其原因与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过去几个月内遭遇“民意过山车”、从“新铁娘子”沦为“弱势政府领导人”密不可分。国内的弱势导致英国政府在“脱欧”谈判桌上的弱势。

部分保守党人士认为,正是因为特雷莎·梅在保守党支持率顶峰时违背承诺,提前举行大选,导致该党在议会下院失去绝对多数地位,无法单独执政,不得不拉拢小党组成联合政府。保守党支持率也从6月大选前领先反对党工党近20个百分点变为在选后被反超。大选后,保守党和工党内均出现“特雷莎·梅应该引咎辞职”的声音。

欧盟英国“脱欧”事务首席谈判官米歇尔·巴尼耶日前直言,欧英双方能否就“脱欧”条件达成一致,取决于英国国内的政治形势,包括即将在10月举行的保守党大会及旨在将现有欧盟法律转换为英国国内法的《大废除法案》能否在英国议会通过。

分析人士认为,在即将举行的保守党大会上,特雷莎·梅可能遭遇来自党内的重大挑战,而《大废除法案》的前途则被视为对保守党执政能力和对议会控制力的重大考验。(记者 桂涛)

(责编:林婷婷(实习生)、杨牧)

深度阅读

联南苏团官员:中国维和官兵的战术素养是联南苏团的标杆模范 由联合国驻南苏丹特派团(联南苏团)组织的定向越野军事比武上,中国从尼泊尔、埃塞俄比亚等各出兵国维和部队以及联合国民事人员共15支队伍中一举夺冠。得知中国队得了满分,联南苏团官员史蒂芬感慨地说,“中国维和官兵配合默契,表现出极高的战术素养,不愧是联南苏团的标杆模范!”【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全球近四成民众视美国为重大威胁 调查结果显示,许多美国盟国民众对美敌意都有所上升,包括法国、澳大利亚、德国、加拿大、日本、英国、以色列和韩国等,其中有70%的韩国人和62%的日本人认为美国是重大威胁。研究人员分析称,各国民众认为美国威胁增加或与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担忧有关。据近期一份调查,美国政权交接之际,各国对美国总统没有信心的民众比例从23%上升至74%,而持积极态度的民众比例则从64%下降至49%。【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