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为何总要跟英国闹“分手”

2016年10月30日09:42  来源:解放日报
 

在苏格兰出台二次独立公投草案后,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就和苏格兰首席大臣斯特金会面,同时还创纪录一并见了威尔士、北爱尔兰的首席大臣。特蕾莎·梅送了一个很大的“见面礼”——许诺会给大家更大的“脱欧”发言权,拍胸脯表示“脱欧”立场必须对全英有利。这些话显然主要说给要闹“分手”的苏格兰听的,大有安抚灭火之意。

和英国“脱欧”相比,苏格兰“脱英”似乎更难解,那么苏格兰对于英国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关系:地方与中央?

说起英国,很少有人叫它的超长全名“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但恰恰在这个名字里藏着苏格兰和英国关系的初始“密码”,那就是“联合”二字。一个完整的英国是由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四个地区“联合”而成。

这种“联合”的意味在英国国旗上表现得最明显,这面“米字旗”综合了原英格兰(白地红色正十字旗)、苏格兰(蓝地白色交叉十字旗)和北爱尔兰(白地红色交叉十字旗)的旗帜。至于威尔士为何不在其中,在于威尔士一直就是英格兰的领地,自然由英格兰代表了。

“苏格兰可以被定义为英国的一个地区,两者不是平级关系,但也不是单一制国家的地方与中央的关系,因为苏格兰的地方长官、议会议员都是自己选,不是英国‘中央’政府委派的。所以从行政区划意义来说苏格兰不是省和州的概念。”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李冠杰说。

在英语表述中,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的“身份”也被称为“country”,但这个“国”与主权国家不能划等号。虽然它们也有自己的政府和议会,但是无论在权力、地位和功能上,都不能与英国政府和议会等量齐观。像国防、外交、财政、金融、能源这些主权国家的核心权力都捏在英国政府手中,苏格兰等“国”是没有的。而且苏格兰议会也不是完整意义上的独立机构,英国议会有权否决和解散它。即便是苏格兰要举行独立公投,光苏格兰议会批准还没用,还必须英国政府点头才行。

但是,作为“联合王国”的一部分,苏格兰对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也是有话语权的。在英国议会中,苏格兰议员有几个“小板凳”。当威斯敏斯特要商议什么政策、什么决定时,苏格兰议员有权说上两句。对英国政府也完全可以表达不满。这种高度的独立自主意识也让伦敦很伤脑筋。

权力:骗人的把戏?

除了没有国防、外交、财政等大权外,其余在司法、教育、医疗、福利、宗教信仰等方面,苏格兰都是自家说了算,英国政府也不去管。

李冠杰说,苏格兰和英国政府之间的关系相对比较松散、分离,前者享有高度自治,后者也下放部分权力。

比如,苏格兰的法律体系属于大陆法系,而包括英格兰在内的英国其他地区均为海洋法系。苏格兰的教育也是自成体系,一直保留着苏格兰民族的教育传统,不受英国政府教育部门的管束。在苏格兰流通的“英镑”也有点特别,币面上印的居然不是英格兰银行而是苏格兰银行。这也是苏格兰的自治权之一:有权发行自行设计的英镑。甚至在税收方面,苏格兰也享有部分税率的决定权。

在苏格兰2014年首次公投后,英国政府为留住苏格兰的心,又送了几块权力“蛋糕”,允许其设定收入所得税、航空旅客税以及部分增值税的权力,相应税收可由其自行保留。

不过,在苏格兰“铁娘子”斯特金眼中,这根本是骗骗小孩的把戏。英国议会依然掌握了苏格兰的大部分权力,苏格兰70%税收的决定权依然在威斯敏斯特手里,苏格兰在很多方面依然要按照威斯敏斯特制定的规则来运转。“在苏格兰看来,没有全部的财政权和税收权,就无自治可言。”李冠杰说。

基因:本非“同根生”

就像英国有“疑欧”情绪一样,苏格兰也有“疑英”情绪,导致双方“貌合神离”。而苏格兰人的“独立”基因更藏在她的历史血脉中。

因为在大不列颠岛上,苏格兰原本就是一个独立王国,谁知道后来又出现一个英格兰王国,两国分庭抗礼。按理说,苏格兰人的血统是凯尔特人,是岛上“原住民”,而属于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英格兰民族却是外来户,且英格兰王国要比苏格兰王国“晚生”80多年。但是苏格兰还是被英格兰生生夺去不少领土,苏格兰为此发动过两次独立战争。到18世纪初,迎来一个历史性时刻。苏格兰和英格兰签订《合并条约》,宣布结为百年好合,两个独立王国合并成联合王国。

可是,“与人合并,不如自在为王”,在苏格兰内心深处,或许一直有着这个梗。

其实,从与英格兰合体之初,苏格兰就心有不甘。甚至有人认为那只是一种权宜之计。苏格兰当时因殖民巴拿马失利,造成巨额国家财富流失,若苏格兰与英格兰合并,英格兰将付给苏格兰一笔钱,以补偿巴拿马殖民计划的损失。在大英帝国时代,苏格兰也觉得自己的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一方面自己为工业革命作出不小贡献,但联合王国政府很“偏心”,把资源都投放在原英格兰地区;另一方面,原本在“婚约”中写入的自主权力并未兑现,反而被联合王国政府一点一点蚕食。

李冠杰说,二战以后,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撒切尔夫人执政期间,伦敦进一步大权独揽,而且,撒切尔政府实施去工业和人头税政策,沉重打击苏格兰的本土工业,以致苏格兰独立之声高涨。“苏格兰人的民族认同感和自豪感都极强,与英格兰合并后,它们也始终与之保持距离,在文化习俗上保持本色,没有深度融合。而且苏格兰一直想复兴整个民族,所以,从历史角度看,苏格兰一再要独立公投并不奇怪。”

(责编:覃博雅、白宇)

深度阅读

国际观察:菲总统访华达重要共识 开启中菲关系新起点 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于10月18日至21日对中国展开了为期四天的国事访问。是自2011年以来菲律宾总统对中国的首次国事访问。《菲律宾商报》称是双方在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官员:在战争中笃行国际人道法至关重要点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日内瓦总部国际法与政策部主任海伦·德拉姆博士17日在北京大学进行一场主题为《人道在行动:保护战争中的生命和尊严》的演讲。在其演讲前,德拉姆博士接受媒体访问。【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