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

  

走世界 观风云 察民心

——人民日报驻外记者感言

2015年12月28日03: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历史长河中,一年只是短暂一瞬,但对于历史记录者来说,却是一段深切的心路历程。人民日报驻外记者,奔波在世界各地重大新闻现场,捕捉变幻的风云,思考时代的变迁。

  一篇篇短小精悍、寓意深刻的“感言”,传递驻外记者的足音,串起五光十色的世界。

  

  见证签约

  本报驻印度尼西亚记者 席来旺

  我来印尼工作的10个月时间,恰好与中国高铁进入印尼的不平凡历程同步。在这期间,我经历过采访雅加达“中国高铁成就展”的自豪,对中日两方竞标激烈而胶着的揪心,几次等候印尼总统“发榜”时的急切,印尼策略不断变化时的无奈,更有中印尼合作签约之际的兴奋,这些都是值得珍藏的宝贵记忆。

  我清楚地记得,9月2日这天比平时要累得多,不是因为比往常跑了更多的路,而是因为印尼政府一再推迟宣布雅万高铁项目竞标结果。从清晨到深夜,从国企部到总统府,我焦急地等待着。但是,印尼政府上午决定退回中日两方提交的方案,傍晚又传来国企部长要继续探索推进的消息。

  10月1日,我从国企部得知部长有话想对媒体说。我第一时间通知了全体中国同行,通过媒体对当晚这次小范围吹风的报道,急切的国人及时了解到中方接近胜出的消息。

  10月16日是个让人兴奋的日子。中印尼双方终于签署雅万高铁项目合资协议,正式标志着雅万高铁项目将由中印尼合作建设。一大清早,我提前一个多小时赶到签约地点,等候见证这一历史性的时刻。普尔曼酒店签字现场,我第一时间通过微信与国内外朋友分享这具有历史意义的画面。

  在印尼常驻,我也是见证“一带一路”建设与中企“走出去”的一线记者,深深感受到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与推进中企“走出去”具有重大意义,为自己有幸用独特的视角观察着祖国的发展而兴奋。

  

  提升地位

  本报驻阿根廷记者 范剑青

  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的东北部有一条中国街。记者在阿根廷工作这些年,目睹了这条中国街的变迁。

  早期的中国街,只是华侨华人买中国特色食物和生活品的地方。早些时候的中国街,店主们不大讲究卫生,马路上总是有污水;市政府也不重视对这一区段的管理,道路两旁总是随便停车。那时去中国街,每次都是“路难走、味难闻”。

  近些年来,中国街有了许多新变化:一是旅居阿根廷的华侨华人经济水平不断提高,中国街店主们的生意越来越好,也就更加注重装修店面、保持卫生。二是随着中阿关系的发展,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政府更加重视对中国街的管理和服务。2015年,市政府专门对中国街进行改造,马路全部翻新,下水管道重新铺设。市议会还出台规定,中国街在周末和节假日一律为步行街,机动车禁止驶入。

  如今的中国街整体购物环境大为改观。华人社团还为中国街注入了越来越多的文化元素。经过华人社团的争取,市政府把紧临中国街的巴拉卡斯公园设为中国春节庙会定点公园。每年春节庙会期间,巴拉卡斯公园与中国街都举行各类庆祝活动。

  新的中国街,从过去单纯购买中国特色商品的集市,逐步变成了一个传播和体验中国文化的地方。

  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文化局长隆巴尔迪说,中国人来到阿根廷,不仅参与了这里的经济发展,更带来了自己独特的文化,这使得阿根廷的文化更加多元、更加丰富。

  中国街的变迁,是中国发展、在阿华侨华人地位提升的一个缩影。

  

  种下梦想

  本报驻澳大利亚记者 鲍捷

  2015年,我有幸见证了中澳关系深入发展。

  十年磨一剑的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今年6月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正式签署,并于12月正式生效。这项协定被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称为“关乎澳大利亚未来繁荣的重要基石之一”。今年,澳大利亚宣布加入亚投行、人民币清算银行在澳大利亚成立等都标志着中澳两国间的合作不断迈上新台阶。两国商界合作热情不断高涨,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家看好澳大利亚的资源和产业优势,澳大利亚企业家则看重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中澳在农业、基础设施、旅游、教育等领域的合作如火如荼。

  中国文化成为澳大利亚多元社会中的一抹亮彩。“悉尼中国文化中心”、堪培拉“北京花园”、悉尼科技大学图书馆“中国馆”等等,都已经成为澳大利亚人了解中国文化的窗口。周末,我总能看到不少堪培拉市民来到古典雅致的“北京花园”游览漫步。一年一度元宵佳节来临时,当地民众还会聚在这里吃茶点、看舞狮,孩子们手中的灯笼把这里装点成喜庆的嘉年华。

  “中文很难,但我会坚持学下去,以后我要去中国发展”,塔斯马尼亚州斯科奇—欧克伯恩学校6年级小学生玛蒂今年去北京参观游览后,心中就种下了梦想。11月,塔斯马尼亚州首个孔子课堂在这所学校开课。中文教育正逐步走进澳大利亚学校,不少“洋娃娃”都能说上几句中文。

  

  传递温情

  本报驻巴基斯坦记者 杨迅

  今年4月尼泊尔发生里氏8.1级大地震,地震造成8000余人死亡,近2万人受伤。地震无情人有情。记者在深入震区采访时记录下不少温暖的瞬间。

  强震发生后,尼泊尔余震不断,缺水少电,物资紧缺,恐慌情绪蔓延,绝大多数饭店关门歇业,给当地民众带来了诸多不便。但成都人李亮的中华面馆坚持营业,面对大量流离失所的灾民,李亮在巷口的灯箱上贴上了“稀饭免费”的中英文字条,向灾民们免费送粥,为医院里的伤员无偿供应营养餐。

  顺着泰米尔商业区的小街拐几个弯,就来到了中华面馆,面馆桌子上写着“豆浆、稀饭、面条、米饭,无限量续碗”。得知记者是来采访的,一些正在就餐的民众聚拢过来,称赞面馆“有人情味”。一些在尼泊尔的中国游客在面馆当起了义工,他们穿梭于锅碗瓢盆之间,为这家小店平添了几分温情。

  李亮告诉记者,面馆也能为灾民们提供一个小小的避风港。当地人重建家园过程中,有中国朋友的支持和帮助。

  在尼泊尔震区采访期间,记者曾多次前往中华面馆探访。24小时营业的小店,在漫漫长夜中如同一座灯塔,为灾民们带来心灵的慰藉。

  

  反对修宪

  本报驻日本记者 刘军国

  晚上8时,台风裹挟着瓢泼大雨从天而降,几分钟内,日本最繁华的银座大街开始积水。不一会儿,大家的鞋子与裤脚就已湿透,但是约2000名日本民众发出的“反对战争”“保护宪法第九条”等口号却愈发响亮。

  “台风暴雨并不可怕,而安倍政府正在制定的安保法案非常可怕。”一名全身被浇透的日本人说。这一幕发生在5月12日。2015年,记者采访了近百场日本民众反对新安保法案活动。

  从初春到夏末,从冲绳到北海道,从几岁的孩童到百岁老人,不管狂风暴雨,还是烈日炎炎,日本民众以实际行动表达着自己的态度。

  8月30日,12万日本民众齐聚日本国会前,要求废除正在审议的新安保法案。集会人群手持标语,一遍又一遍高呼“保护宪法第九条”“撤回安保法案”等口号。当天大阪、名古屋等数百个地点也举行了类似活动,参加者达百万人。

  9月18日晚上,东京仍然下着雨,但这丝毫不影响日本民众捍卫宪法的决心,4万名日本民众聚集在国会附近反对新安保法。“原本在家里陪着孩子玩耍,为了孩子们的未来,必须要来参加集会,抗议安保法案,这是现在能为孩子们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木谷女士对记者说。

  9月19日凌晨,执政的日本自民党和公明党凭借议席优势在参议院全体会议强行表决通过了新安保法案,新安保法案正式升级为法律,日本政府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日本的安保政策发生重大转变。

  民调显示,有半数以上民众反对新安保法案。2016年夏季日本将迎来参议院选举,强行通过安保法的日本执政党将面临民意的检验。

  

  稳定是福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任彦

  离开匈牙利与塞尔维亚边境几个月了,但一直忘不了聚集在那里的难民。他们凄楚的眼神和愁苦的面容时不时浮现在我的脑海。

  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抵达塞匈边境的叙利亚难民脸上露出了笑容。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欧盟的难民政策突然收紧,限制难民大规模涌入。9月15日,匈牙利政府将塞尔维亚与匈牙利的边境通道全部关闭。3.5米高带刺的铁丝网矗立在塞匈175公里的边界线上,像一道透明的墙将这两个欧洲国家隔离开来。

  叙利亚难民沙南在铁丝网附近来回踱着步,想找到过境的机会。沙南转了几圈发现无门可入,便双手抓着带刺的铁丝网,绝望地哭喊:“我们如果有家还来这里受罪吗?我们早已无家可归。”

  面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规模的难民潮,西方舆论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难民潮对欧洲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冲击上,而对难民潮的产生原因、难民自身的安危和权益则关注不够。这种选择性关注折射出西方人道主义的现实标准,凸显其以自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

  在匈牙利一个难民临时安置所,一位名叫穆罕默德的老者对我说:“虽说欧洲比我们那里富裕,可我从来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要背井离乡去欧洲。战争摧毁了我的家园,在那里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煎熬。”穆罕默德是叙利亚一名退休教授。他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国进行所谓的民主化改造,结果把一个个原本很安定的国家搞乱了。

  从阿富汗到伊拉克,从利比亚到叙利亚,国家乱了,生计就没有了,生命也岌岌可危。残酷的现实一再昭示,和平与稳定,犹如空气和阳光,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

  

  头等大事

  本报驻法国记者 邢雪

  “快躲起来,别让外面的人看到你们!”一名警察神情严肃又紧张地说。11月16日,法国首都巴黎连环恐怖袭击之后第三天,记者在案发现场遇到了一次原因不明的警报。虽然有惊无险,回想起来仍旧心有余悸,原本来悼念遇难者的巴黎市民突然慌乱起来,不知所措的人们如决堤之水向四面八方涌出。部署在现场负责安保的警察一面大声指导人们疏散,一面握紧武器,紧张地查看迅速空出来的街道。

  1月初《沙尔利周刊》编辑部的枪声,11月巴黎街头和剧场里消逝的年轻生命,年初年尾巴黎发生了两次重大恐怖袭击事件,让法国人心情沉重。

  2014年法国开始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2015年,法国成了极端分子的首要袭击目标,这一年法国人都生活在隐隐的不安之中。还记得《沙尔利周刊》枪击案结束之后,40余国元首及政府首脑带领上万人在巴黎市区举行反恐大游行,人们手挽手,神情肃穆,表达对遇难者的哀悼和对恐怖势力的不屈服。游行中有的是全家出动,有的是跟朋友同学结伴而来。有一家人手上拿着自己制作的标语喊着“我们不害怕!”“法国人需要团结起来,打击恐怖主义!”

  随着事件不断发酵,法国国内移民接收、融入、文化冲突等社会问题也愈加明显,一些城市拒绝接纳来自叙利亚的难民,人们希望政府能拿出更加有效的安保措施,恐怖袭击更影响了法国政治局势和民心走向,法国极右翼势力正在抬头。

  外交方面,法国下决心打击“伊斯兰国”,比利时、美国等地也拉响了反恐警报,面对恐怖威胁,国际局势、国家间的外交关系正在发生新一轮的转变。

  恐怖袭击的阴影笼罩在法国上空。过去的一年对于法国来说,是转折的一年。新的一年,反恐仍旧会是法国的头等大事。

  

  送子偷渡

  本报驻叙利亚记者 宦翔

  叙利亚商人安瓦尔这几天一有空,都要点开手机里的即时聊天工具,生怕错过来自儿子哈姆迪的任何消息。19岁的哈姆迪一个月前作为难民抵达卢森堡。如果一切顺利,哈姆迪将在近期获得当地的居住证。

  哈姆迪原本考上了大马士革大学医学系,在叙利亚的高考中,只有排名前5%的学生才有机会考取该校医学专业。但安瓦尔认为,危机中生存无望,个人发展更是奢谈。他想让儿子去英国留学,但该国严格的签证制度让这个计划破产。无奈之下,他选择了让儿子偷渡到欧洲。

  就在哈姆迪离开叙利亚前不久,叙利亚小难民伏尸土耳其海滩的照片震惊全世界。哈姆迪的母亲打了退堂鼓,父子俩却愿意赌一把。这是一段惊险的历程:哈姆迪不但要乘坐小船跨越土耳其与希腊之间的“死亡之海”,还要受到沿途各国警察的盘查甚至被关押。

  儿子近两个月的逃难之旅,让千里之外的安瓦尔心急如焚。“我们提心吊胆,却无能为力,真是度日如年。”安瓦尔说,“送自己的儿子去逃难,太残酷了。我是被逼无奈才进行了一次惊心动魄的赌博。”

  安瓦尔依然认为,“这趟冒险,值得。至少孩子的生活安定了。”哈姆迪计划在得到合法身份后开始学习建筑专业。安瓦尔家在大马士革南郊的萨赫纳亚镇,紧邻仍在交战的达赖亚镇。“每天晚上都能听到炮声,我们已经受够了。”安瓦尔计划将妻子和其余5个孩子都送到欧洲避难。

  叙利亚危机持续4年,当地人的生活每况愈下。战火中外出逃难,成为越来越多叙利亚人的选择。正如安瓦尔所说:“不到万不得已,有谁会舍得离开故乡,告别亲人,做一个无依无靠的难民呢?”

  

  突出自我

  本报驻波兰记者 李增伟

  11月24日,波兰新任总理贝娅塔·希德沃在总理府举行新政府首次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现场,一个细微变化引起媒体的注意:主席台上的背景是六面清一色的波兰国旗,而此前一直交叉摆放着三面波兰国旗和三面欧盟旗帜。希德沃则试图淡化这一变化的内涵,称媒体不要过度解读。但现场记者纷纷就此发问。所有人都分明感受到其中包含的深意:作为欧盟中的地区大国,波兰将减少对欧盟的过度依赖,开始更加注重走自己的路。

  在10月25日的波兰议会选举中,连续执政8年的“亲欧派”公民纲领党落败,右翼政党法律与公正党全面获胜。自上世纪末社会制度转轨以来,波兰政坛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新格局:政府由一个政党单独组阁,总统也来自同一个政党。

  法律与公正党政府上台伊始,在一系列关键问题上的举措耐人寻味。希德沃被任命为总理后,首先与英国首相卡梅伦通电话,双方就欧盟一体化、难民问题、欧元区问题等进行沟通;欧盟在马耳他召开主要讨论难民问题的峰会,希德沃以尚未正式就任为由,拒绝参会,甚至连政府代表都不派,而是委托反对欧盟难民分配方案的捷克总理作为代表;波兰新政府发言人埃尔什贝塔·维泰克对媒体称,欧洲理事会主席、波兰前总理图斯克应该因2010年4月发生的波兰总统专机坠毁事件而受审。

  波兰法律与公正党一贯主张维护主权利益,反对德法等“老欧洲”大国主导欧盟,这与中东欧地区的匈牙利、捷克等“新欧洲”国家政府长期以来的立场不谋而合。随着该党上台执政,中东欧国家形成了一个对欧盟相对“离心”的阵营,他们在欧盟一体化、难民问题、与俄罗斯关系等问题上,日益表现出不同于欧盟主要国家的立场。欧盟一体化恐面对新考验。

  

  紧急减排

  本报驻西班牙记者 王迪

  由于空气中的氮氧化物含量连续数小时超标(标准为平均200微克每立方米),西班牙马德里市政府最近启动了紧急措施,下令所有驶入进城公路和M30环城公路车辆限速每小时70千米,此为措施的第一阶段。法令实施后,夜间所测二氧化氮指数仍然超标,马德里市政府连夜决定启动第二阶段措施,禁止非市中心居民在中心区域临时停车。

  此举得到了西班牙媒体和民众的呼应与支持。西班牙《国家报》刊文为政府推出的限速措施正言,并引用英国的研究报告指出,车速每小时60千米时,氮氧化物排放达到最低值,PM10和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在车速每小时70千米时达到最低。

  欧盟减排标准十分严格。近来,法国、德国等一些欧盟国家都采取了类似的紧急减排措施。西班牙政府规定,每年二氧化氮污染物超标时间不能超过18个小时。根据马德里市政府的紧急减排措施,如上述两阶段措施不见效,则将启动第三、第四阶段措施,即在M30环路内开启汽车单双号限行制度,部分路段限制出租车行驶。紧急措施实施两天后,氮氧化物指数在两天内未再出现连续两小时超标,政府决定取消限令,回归正常状态。

  马德里紧急减排,政府与民众同心协力。马德里的市民都是这场减排行动中的一员。参与其中,让人们感觉到每个人都能为环保做些事情。马德里市公交搭乘人数在这段时间突破了历史峰值。马德里市政府也展现了人性化一面,由于此次法令未能打出足够提前量告知市民,因此市政府决定免除超速车主的罚款。

  污染指数降下来了,结局皆大欢喜。政府和市民上下齐心的场面,令人感动。

  

  阴影难消

  本报驻美国记者 张朋辉

  2015年,巴尔的摩、费城、俄克拉荷马、纽约、查尔斯顿、芝加哥等地,都发生过种族歧视和暴力案件。种族问题始终是美国社会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

  校园、公园、马路、教堂、自家门口都可能是种族歧视事件发生的场所,怀疑盗窃、涉嫌袭击、形迹可疑、逃避罚单都可能是警察实施暴力的理由,窒息、身中数枪,一个个无辜生命逝去的方式着实令人唏嘘。

  种族话题之所以敏感,是因为种族歧视与身边的每一个人相关。

  记者观察到,超市收银员、车库保安、宾馆服务员多是非洲裔和拉美裔。新奥尔良下九区因为是非洲裔聚集区,得不到重视,飓风灾后10年仍形同废墟。这里的非洲裔徘徊在贫困边缘,他们的愤怒一触即发。

  美国非洲裔在就业、教育、政治参与等方面处境不佳,非洲裔试图打破藩篱,却常常发现自己陷入种族歧视的恶性循环。弗格森小镇白人居民布莱克·阿什比也认为:“从数据上看,很难说我们的社会能像对待白人一样对待黑人。”

  2015年是美国南北战争结束150周年。150年来,美国社会发生了巨大进步与变迁,但是种族歧视与偏见就像一道阴影,挥之不去。

  接连不断的针对非洲裔的警察暴力事件就是一个个注脚。150年后的今天,非洲裔在很多方面仍未“解放”,美国仍然是一个分裂的社会。

  

  更需行动

  本报驻南非记者 蒋安全

  记得去年12月30日塞拉利昂总统科罗马曾呼吁全国斋戒并祈祷7天,以加强埃博拉应急反应,切断传染链。这是祈祷,也是行动。

  转眼又是一年,埃博拉疫情已是该唱起“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的时候了。然而,在非洲这片热土回望2015,有几场祈祷是不能不提起的:一是7月尼日利亚北部乡村正在祈祷的人们遭到极端组织“博科圣地”的残酷枪杀;二是赞比亚总统伦古10月率全国人民祈祷经济好转;三是11月南非等国面对厄尔尼诺现象的祈雨行动。

  尼日利亚乡村虔诚的信徒们当时一定是在祈求国泰民安、早日过上幸福安定的日子吧?何以要报以无情的杀戮呢?尽管伦古总统的祈祷并未能改变国际市场铜价,南非等国人民的祈祷也未能提前结束厄尔尼诺现象,但相比之下,总算平平安安,没有像尼北方村民们那样遭受一场灾难。

  “石油是一盏友善的灯,在祖祖辈辈容忍的屈从前,在弯曲的门廊中,迎合市场决定性的声息。”这是尼日利亚诗人索因卡的诗句,道出了非洲人民的辛酸与无奈。

  非洲,希望的灯不会熄灭;非洲,逆来顺受的叹息必将终结。但关键是行动。

  祈祷比行动容易,行动比祈祷管用。

  年终岁尾,同样用行动来向世界表明非洲力量的是坦桑尼亚新总统马古富利,他把纪念独立日的经费节约下来用于传染病的防治,独立日当天他带头走上街头打扫卫生。他还把出席英联邦首脑会议的人员从50人减少到4人。

  为了11亿人民的福祉,非洲人需要祈祷,但更需要行动。2016,“向前走,非洲,让我们听到你歌声中胜利的节奏!”

  

  一样兴奋

  本报驻埃及记者 刘水明

  2015年埃及建设的最大成就,当属开通新苏伊士运河。

  2015年8月6日,埃及举行新苏伊士运河开通庆典。为报道庆典盛况,我早早就向有关部门递交了采访申请,并在网上报名注册,但一直没有得到答复。眼看庆典日期一天天逼近,我更加焦虑不安,多次前往埃及新闻中心问询,直到5日傍晚,得到的回答依然是“无可奉告”,因为庆典事宜全归运河管理局和军方负责。

  尽管如此,我们几位常驻埃及的中国记者仍决心要去“碰碰运气”。6日凌晨3时多,埃及新闻中心突然给我的邮箱发来通知:“凡已登记注册的记者,6日早上领取采访证。”我们6时许赶到时,数百名记者已将发证地点围得水泄不通,工作人员分摞抱出采访证,高喊着名字分发。领到采访证的记者,高兴地通过安检进入体育场,坐上大轿车一辆接一辆往伊斯梅利亚方向出发。

  我们经过严格安检,驱车100余公里来到运河岸边,由于没有特殊证件,无论怎样交涉,军警死活不让我们的轿车通过运河大桥。我们只得呆在离庆典现场约30公里的沙地里,看到飞行表演的战机吐出彩色烟雾,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图案……

  折腾了整整一天,我虽然没能见证新苏伊士运河开通典礼,作为常驻记者不免感到遗憾,但一想到庆典在运河东岸的西奈半岛举行,埃及军警正在那里同效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耶路撒冷支持者”激战,而且通过运河的巨轮近年还曾遭到过炮击,我理解埃方的措施。因此,我没有倦怠、失望和沮丧,反而为大乱之后的埃及取得非凡成绩兴奋不已,并积极写出充满正能量的报道,展示埃及的复兴和发展……

  

  敞开大门

  本报驻英国记者 黄培昭

  泰晤士河迤逦流过的伦敦桥畔,一位街头艺人正边弹吉他边深情地吟唱着著名的英格兰民谣《伦敦桥》。记者认真听着,不禁感慨:伦敦桥终究没有塌掉,还被卖给了美国商人。曾经的“日不落帝国”通过变卖财产、敞开大门吸引外资等途径,试图重振雄风,也是蛮拼的。

  这些年,英国卖出去的企业和名牌商标等,数不胜数。据路透社报道,外国投资者以8年来最快的速度收购英国企业,今年英国境内的并购活动是2007年以来最多的,涉及资金规模达到480亿美元!

  舆论称,自由贸易、对外资敞开大门、私有化、宽松金融政策等,是英国经济成功的几个关键因素。近来英国与中国走近,中企在英国的一些投资贸易活动,受到英国欢迎。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坦言:“英国需要中国来推动经济,让我们紧靠在一起彼此壮大。”

  英国经济学家埃文认为,如果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来看,英国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他说:“在自由市场的规则下,英国允许大量公司被外资收购,这很正常,能够换取经济发展所需的大量资金,打破经济腾飞的‘资本瓶颈’。英国人并不在乎谁拥有资产。”

  上世纪60年代,英国人在翻修伦敦桥时,将旧桥的一砖一瓦拍卖给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哈瓦苏湖城地产商。这笔交易太划算了。在善于资本运作和拥有金融、经济头脑的英国人看来,已经、正在和将要进行的所有资产收购和重组交易,都是值得的,它对续写辉煌大有裨益。

  

  本版漫画: 徐鹏飞

  视觉统筹: 刘慧


  《 人民日报 》( 2015年12月28日 22 版)

分享到:
(责编:白宇)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