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

高清:尼罗河上游的景致

【查看原图】
埃及保存最完好的霍路斯神庙  于世文  摄
埃及保存最完好的霍路斯神庙  于世文  摄

游览底比斯神庙古迹之后,傍晚回到船上,邮轮缓缓南行。登上船顶,尽情欣赏夕阳照耀下的尼罗河景色,捕捉日落尼罗河的美景。晚上,邮轮为游客举办了生日晚会和大型化妆舞会,令游客沉浸在欢乐之中。邮轮缓缓南行,尼罗河上游的景致同样迷人。

埃德福保存完好的霍路斯神庙。夜航140公里,次晨停靠在埃德福,在邮轮上第2次迎来朝阳。早餐后,下船乘马车去游览埃德福霍路斯神庙。埃德福是尼罗河西岸的制糖与瓷器中心,是一个地势最好的宁静的小镇,它南距阿斯旺123公里,是游览卢克索--阿斯旺黄金航路的必经之地,这里有座著名的霍路斯神庙,里面供奉着天空之神霍路斯,传说霍路斯是丰饶之神奥西里斯和女神伊西斯的儿子,是古埃及神话中法老的守护神、王权的象征,其形象是一位鹰头人身的神祇,当地人都称他“老鹰神”。传说鹰神丧父、由母亲伊西斯抚养成人。当他得知父亲是被叔叔塞特杀死的真相之后,为替父报仇,他历经艰险找到了象征父亲王权的双面王冠及拥有神力的权杖与链枷,向塞特开战,3年后终于杀死了塞特。由于霍路斯在埃德福一报杀父之仇,所以艾德福就成为供奉鹰神霍路斯的圣地。神庙地势很高,成为埃及保存最完好的一座神庙。大门、围墙、殿堂、墓室一应俱全,神庙有完好的屋顶,而卢克索所见神庙,只有残垣断壁和一根根粗大的石柱。这座神庙兴建于公元前237年,即托勒密三世时期,建成于公元前57年,即托勒密12世时期。这座神庙坐北朝南,拥有逾36米高的塔门及从塔门到北墙长达150英尺的纵深线,总面积8400平方英尺。黑色花岗岩雕成的霍路斯神像扼守在入口两侧,它头上戴着象征上下埃及统一的双王冠。塔门墙上有托勒密十二世,即著名的埃及艳后之父,以手中利器击倒敌人的经典画面,旁边有鹰首人身的霍路斯助威。庙内西墙上有霍路斯与塞特大战的浮雕;其他墙面上布满了大量记载法老功绩与百姓生活的象形文字,其数量之多堪称埃及神庙之首。导游小薇说,曾有人统计,若让一个人抄完墙上的文字至少需要20年。但正是这些文字完好地记载了许多典故和传说,如今成为考古学家研究埃及历史、文化与宗教的珍贵资料。庙内大厅矗立着希腊风格的列柱,外柱厅有托勒密九世敬拜霍路斯的壁画,内柱厅有托勒密王朝举行宗教仪式的壁画。神庙主殿137米长,79米宽,殿内主柱37米高。 内柱厅右侧还有通往庙顶的通道,那是古埃及新年祭神时,将霍路斯神像抬到房顶、让神之灵魂接受太阳能量的神道。在最里面神殿内,还看到霍路斯护驾死去法老穿过阴界转世时乘坐的圣船复制品。我们注意到神殿的天花板有被熏黑的痕迹,向小薇询问缘由,她说,公元391年,罗马王朝狄奥多西一世力推基督教,严禁崇拜其他神灵,这座神庙跟埃及其他神庙的命运一样被弃置,不仅庙内一些铭刻被抹去,还将神殿作为基督教厨房,天花板留下了黑黑的痕迹;所幸在之后几个世纪内,这座神庙一直被埋在12米深的沙土中,1798年才被法国远征队发现。所以这座神庙之所以保存得这么完好,除了它所处地势较高、免受河水泛滥威胁的因素外,还与它长年被埋在黄沙之下密切相关。神庙前还有座霍路斯“诞生屋”,小薇说,那是每年为霍路斯庆生的地方,也是法老举行加冕庆典的地方,庆祝鹰神及作为神之化身的法老在新一年中的重生。

夕阳下的康孟波双神庙。离开霍路斯神庙,乘马车返回码头,邮轮继续南下,傍晚5时,行完70多公里的航程抵达康孟波。下船向一个小山坡行走10分钟就见到康孟波神庙。这是一座鹰神霍路斯与鳄鱼神索贝克的双神庙,它始建于公元前180年的托勒密王朝,罗马时代有所扩建,已有两千多年历史。进入神庙,发现这里以中轴线一分为二,左右对称,分别供奉着鹰神与鳄鱼神,墙上有许多双神浮雕,智慧之神与老鹰神一起向法老浇灌生命之水的浮雕尤其清晰。在古埃及神话里,鳄鱼具有双重性,它既是凶险的象征,也是法老死后到达冥界的保护神,所以那些夸张有趣、细密精致的鳄鱼神壁雕特别引人注意。墙上、柱上、塔门上的许多浮雕都蕴含着古埃及人无穷的艺术智能,尤其一些有圆润乳头和凸起膝盖的女性浮雕,显示出古埃及绘画与罗马艺术相融合的特征。小薇带我们到神庙后面观赏伊西斯女神坐式分娩的壁画。她说,现代科学证明,坐式是最科学的分娩姿势。细看墙上还有剪刀、手术刀、医用手锯及牙医用具等类似当代医疗器械的浮雕和关于历法的浮雕。在神庙门外,见到一口深井,据说它与尼罗河相通,既是供应神庙的水源,又是观测尼罗河水位的监测站。所有这些,足显古埃及在医学、天文学和水文学方面的成就。走下山丘,还参观了鳄鱼木乃伊博物馆。回望夕阳照耀下的高高低低的石柱和久经风霜的残垣断壁,忽明忽暗的橘黄色神庙,显得格外辉煌,它展示着自身的沧桑美,无言地诉说着悠远古老的尼罗河文明。

褒贬不一的阿斯旺大坝。在邮轮上第3次迎来朝阳之时,已到达尼罗河邮轮之旅的最终目的地阿斯旺。这是尼罗河东岸的一座文化古城、阿斯旺省首府、埃及的南大门和贸易中心,距首都开罗900公里,拥有20万人口。未完成的方尖碑、阿斯旺大坝和“阿布?辛拜勒及菲莱的努比亚遗址”都是到阿斯旺游客必看的景点。

先看没有竖起的埃及最大的方尖碑。走下邮轮,游览尼罗河畔一个古老采石场遗址。这是一处约50米高的花岗岩台地,其南北长约6公里,拾阶而上,随处可见采剥石料后遗留的痕迹。阿斯旺自古就是埃及著名的石料产地,这里盛产历代法老所喜爱的朱红色花岗岩,它质地坚硬,适于建造陵墓与神庙,这里就是新王朝时期的采石场遗址。在一条一米多宽的壕沟内看到一个庞然大物,它就是“未完成的方尖碑”,它与山体已经剥离,顶端已呈箭头形状,但碑体未经打磨,也没有任何文字。它原拟由尼罗河运至底比斯、矗立在卡纳克神庙前,献给哈特谢普苏特女王,只缘顶部稍有裂纹遂被遗弃。此碑长45米、重达1268吨,若竖起来,它将是埃及最大的方尖碑。与金字塔、神庙齐名的方尖碑,是古埃及文明中石头建筑的三大标志,有4000多年历史的埃及方尖碑,已遍布世界各国。我们曾在意大利罗马纳沃纳广场、梵蒂冈圣彼得广场、法国巴黎协和广场、英国伦敦泰晤士河畔的维多利亚堤岸、美国纽约的中央公园……不止一次地见过来自埃及的方尖碑,它们超越时空传递着古老的尼罗河文明。离开采石场时,导游小薇说:“埃及历史上曾有56座方尖碑,当今仅存29座,有9座在埃及本土,其余都流失国外,除巴黎那座是作为礼物赠送的之外,意大利有10座、英国有4座,美国、梵蒂冈、以色列、土耳其及波兰各有1座,这些都是靠强权掠去的。”说到这里,她面色凄然而无奈。

接着游览阿斯旺大坝。阿斯旺有新旧两个大坝,小薇说:“旧坝是个中型重力坝,1898-1902年间由英国人兴建,坝高54米、长1900米,在1907-1912年间和1929-1933年间曾两次加高,因原设计存有缺陷,在1946年仍出现洪水几乎漫坝的险象,这迫使政府决定在旧坝上游7公里处建造新坝。这新坝还关联到新中国的故事。”她说:“1952年新坝开始设计,世界银行原本允诺提供约3亿美元贷款,后迫于美国压力贷款被取消,缘由是1956年埃及正式承认了新诞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当时纳赛尔总统宣布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以筹集工程所需资金。失去这笔贷款,埃及没有后悔,因为有中国这样的朋友比什么都重要。”小薇加重语气说。天无绝人之路,前苏联决定帮助纳赛尔总统修建大坝,1958年派来工程师、提供了约1/3工程造价的资助及重型机械。1960年新坝开始施工,1964年一期工程完工开始蓄水,1970年7月竣工,1976年水库达到设计水位。我们来到大坝东端的观景台上,清楚看到主坝、溢洪道和水电站三部分。历时10年、耗资9亿多美元的大坝毕竟是个宏伟工程。高坝出平湖,弧形拱桥式的大坝高111米、底宽980米、顶宽40米、长3830米,大坝耗用石料4300万立方米,相当于大金字塔的17倍。在宛若公路的大坝上漫步,阵阵微风送来沙漠中少有的湿润空气,放眼南望,点缀着椰枣树的黄色沙漠围拢着波光粼粼的的一汪湖水,这就是纳赛尔湖,尼罗河被拦腰截断,河水向上回流形成的南北纵长500多公里、寛15公里、面积5120平方公里、拥有1640亿立方米蓄水能力的人工湖,世界名列第六。来到主坝上游,看到右侧是紧急溢洪道,左侧是装机容量210万千瓦的发电站,林立的输电线塔将50万伏高压电源源不断送往需要的地方。大坝西侧耸立着莲花状的苏埃友谊纪念碑,碑上有用俄文和阿拉伯文镌刻的碑文,文下是前苏联和埃及的国徽,右上方有纳赛尔总统和萨达特总统的头像。纪念碑周围是个大花园,阳光照耀着碧绿挺拔的树木和姹紫嫣红的鲜花,能在广袤沙漠地带看到这样的景致,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埃及人如何看待阿斯旺大坝的利与弊?”我们向小薇询问。她微微一笑说:“知道你们会问这个问题。阿斯旺大坝是一项利于防洪、灌溉、发电、航运、养殖及旅游的综合水利工程,被称为世界七大水坝之一。上个世纪80年代尼罗河流域严重干旱,非洲发生大饥荒,而埃及却幸免于难,粮食基本自给自足,阿斯旺地区年降雨量只有1毫米,而连续10年竟一滴雨没下过,百姓说纳赛尔湖的水就是生命之水!大坝发电供应了埃及过半的电量,使4000多个村庄实现了电气化,改善了人民生活,大坝为埃及的现代化事业做出积极贡献。但大坝确实也给埃及带来了许多麻烦,由于纳赛尔湖和大坝的调节,尼罗河下游不再有每年一次的河水泛滥,造成下游农田贫瘠、土壤盐渍化;湖区及尼罗河下游水质恶化,河中沙丁鱼数量减少,对生物有所影响;下游河床遭受侵蚀,尼罗河出海口处海岸线内退;最严重的是破坏与威胁到纳赛尔湖畔的古迹神庙。政府看到了这些弊端,近年来,正在积极采取措施,尽可能地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点。为改变尼罗河超负荷承载着社会发展需求的现实,向西奈半岛和西部沙漠腹地拓展耕地,早从1979年起,政府就启动了“和平渠工程”和“图什卡世纪工程”;为保护尼罗河主河道环境,已专门设立了“阿斯旺大坝副作用研究所”及由水资源部等多部门组成的部长委员会,在2008年前已投入22亿美元,升级改造尼罗河水质监管系统。这些虽是亡羊补牢之举,但也得到了百姓理解,百姓认为新的大坝利大于弊。

抢救珍贵的世界文化遗产。小薇说,埃及东南部尼罗河上游河畔、埃及和苏丹交界的努比亚地区曾是古埃及文明的发源地,那里有以阿布?辛拜勒庙为代表的许多古迹。兴建大坝有大批古迹濒临被湖水淹没的危险。值得欣慰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动了国际救援运动,组织了51国专家参与救援,抢救回部分古迹。在1964年大坝结束一期工程开始蓄水之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早于1960年就展开了大规模的考古抢救工作,24项古迹被迁移或赠送他国,1976年水库终于达到设计水位。1964年迁移古迹时,执行瑞典专家提出的切割拆卸、重新组装方案,将建于公元前1275年拉美西斯二世时期的大、小两座阿布?辛拜勒神庙后移180米,置于比原址高65米的新址上。整个工程于1968年9月竣工,耗资3600万美元。当时大、小两座阿布?辛拜勒神庙分别被切成807块和235块,每块重量20-30吨。先用起重机将石块运至贮石场,严格按编号存放,然后再运至新址按原样重新装配。神庙正面接缝全部用和石头同色的灰浆补严,几乎未留下任何切割过的痕迹。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阿布?辛拜勒至菲莱的努比亚遗址”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这项伟大而精密的工程令人感叹!遗憾的是由于行程改变,我们没能看到这份最珍贵的人类遗产。

如果说红海是镶嵌在撒哈拉沙漠中的蓝宝石,尼罗河就是埃及的生命之泉,大河流经之处孕育了人类最古老的文明。摊开非洲地图,深情地注视着这全长6671公里、流域面积逾335万平方公里、秒流量3100立方米的蓝色尼罗河,这条世界第一长河纵贯非洲大陆东北部,流经布隆迪、卢旺达、坦桑尼亚、乌干达、埃塞俄比亚、苏丹、埃及7个国家,跨越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撒哈拉沙漠,最后注入地中海;它在埃及的流程虽然只有1350公里,却是自然条件最好的一段,难怪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早在2000多年前就说“埃及是尼罗河的赠礼”。尼罗河畔有良田沃土、有神秘的金字塔、有恢宏的神庙、有沉淀人民智慧的古老艺术,也有现代工程阿斯旺大坝,尼罗河宛若一部浩繁的“史书”,珍藏着悠悠七千年的古埃及文明。尼罗河之旅虽感受不到美国的时尚、领略不到法国的浪漫,却品读了尼罗河古老文明的华彩篇章,欣赏、探索、珍藏,直到永远。(冯霄/文 于世文/摄)

分享到:
(责编:覃博雅、杨牧)

相关图集

查看更多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