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

  

美元走强考验发达国家应对能力

本报驻美国记者 王如君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吴刚 本报驻泰国记者 俞懿春

2015年07月30日03:1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核心阅读

  近期美元指数进入强劲上涨通道,最高升至97.78,接近收复3月份触及12年高点以来的所有失地。渣打银行表示,从历史表现来看,美元一轮长期升势通常会持续5—7年,升幅在40%—70%之间,目前美元处于为期数年的上行周期之中。与美元走强相反,欧洲和大洋洲多个发达国家的货币币值则呈“自由落体”之势,汇率在近期纷纷创下历史新低。美元走强给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带来了一定压力。

  

  美国——

  出口企业利润减少

  经济增长受到拖累

  美元走上升值通道,有多方面原因,其主要背景是美国经济有望强劲复苏。今年美国就业形势良好,房地产市场复苏强劲,美联储主席耶伦表示,如果美国经济强劲增长,今年内很可能会上调短期基准利率。芝加哥商业交易所联邦基金期货近日显示,投资者认为美联储在今年12月加息的概率为50%,在今年9月加息的概率为16%。

  美国二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初值即将出炉,多数经济学家预期,今年第二季度美国经济会出现2.5%的增长。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的分析师称,如果二季度美国经济有增长,将会支持美联储于9月份升息,美元由此将有比较强的表现。

  美元走强带来利好的同时,也带来严峻挑战。去年年中到今年3月,美元持续升值,创下历史纪录。经济学家们本以为会利大于弊,尤其会促进个人消费,可直到今天,占美国经济总量70%的个人消费依然是不温不火,美元升值的利好效应没有充分显现。

  美元升值对美国出口企业利润打压十分明显。一方面,美元走强使得美国产品在国外市场更加昂贵,降低了美国公司的竞争力。另一方面,美元走强使得美国出口企业将所挣得的欧元或日元带回国时,所换得的美元更少。自去年年中以来,美国部分跨国巨头叫苦不迭。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美元走强已经从美国各大企业的第一季度销售额中抹去了逾200亿美元。通用汽车、宝洁、亚马逊以及强生等美国大企业的利润都有所减少。

  据统计,受美元走强拖累,美国2014年企业出口额下降3%,且2015年1月和2月的出口额较之2014年同期也下降了1%。美国经济学家玛丽·艾米蒂和博丁·斯密斯认为,美元在3个月内升值10%,将会使美国经济增长率降低0.5%。如果美元继续升值,将会使次年的经济增长率再降0.2%。

  欧元区——

  仍未摆脱欧债危机

  看空欧元态势加剧

  最近一年多来,欧元兑美元汇率持续走低。尤其是今年1月以来,欧元汇率更是呈现加速下跌之势,创下近9年来新低。

  “与美元走强源自美国经济持续复苏推动相反,欧洲经济目前仍未走出欧债危机的泥沼,低迷的欧洲经济使得欧元汇率出现连续下挫的现象。”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玛特露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欧元兑美元疲软是一把“双刃剑”。从理论上讲,短期欧元贬值对于正在走出经济危机的欧洲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例如有利于欧洲企业扩大出口,增强欧洲产品竞争力等,这有助于拉动区域经济增长。但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全球经济增长低迷导致各国进口需求都较为乏力,货币贬值对出口的改善作用就变得十分有限。

  美元升值给欧元区进口带来的“伤痛”则更为直接与明显。欧元贬值使得欧元区进口产品的成本增加,从而会推高进口产品价格,直接影响消费者和企业的购买力。而据欧盟统计局日前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5月,欧元区从世界其他地区的进口额同比实现零增长,环比则减少了31亿欧元。

  玛特露琪还强调,“欧元对美元贬值还会使得以美元计价的外债增加,无形中增加了那些美元外债较多的成员国的债务负担。同时,美元兑欧元走强还不利于欧元区扩大对外直接投资。”此外,强势的美元还会造成国际投资者为追逐更高收益率而将资金撤出欧洲固定收益市场,加剧欧元区资金外流的严峻局面,继而影响欧元区经济复苏。

  有分析认为,如今市场对美联储加息预期越发强烈,加上缘于对欧洲央行超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以及希腊救助问题等,将加剧市场对欧元汇率未来走势的看空情形。预计美元兑欧元汇率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上升。

  大洋洲——

  出口价格承受压力

  政策松动还有空间

  今年以来,澳大利亚元和新西兰元的币值呈“自由落体”之势,沦为全球表现最差的货币,兑美元汇率于近期都创下6年来新低。

  为了应对国内经济下行趋势,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央行纷纷降息,希望借此提振出口。新西兰储备银行7月23日在六周内第二次宣布降息,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3%,并表示未来“存在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澳大利亚储备银行今年也已经两次降息,澳央行表示,澳元有必要进一步贬值。

  澳元和新元“跌跌不休”,何时是尽头?分析人士指出,这两种货币的未来走势不仅与央行降息有关,也与美元走势直接关联。“历史数据表明,美元走强通常和资源国家的货币逆相关。”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美联储9月加息预期增强,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央行处在降息周期,美元与澳元和新元的利差缩小,使得资本回流美国市场,澳元和新元处在下跌通道。”处在纪录低点的基准利率,是外资减缓流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市场的原因之一。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属于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经济体,铁矿石和乳制品的供给过剩和美元走强,共同造成这两种商品价格大跌。刘利刚认为,其后果是损伤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企业的利润与就业,从而影响两国的经济增长、民众收入和政府税收。

  不过,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国的经济基本面依然良好。刘利刚表示,澳新两国的财政政策可以更加积极灵活,货币政策也有进一步松动空间。“澳洲的高房价是由供给短缺引起,所以一部分矿业失业工人可转移到建筑业,澳洲失业率不会出现大幅飙升。而新西兰基督城因地震灾后重建也可以创造很多就业机会。”

  “随着澳大利亚、新西兰经济对中国经济和市场依赖的增加,中国经济的稳定也可以减少这轮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美元走强以及资金撤离对两国经济的影响。”刘利刚表示。

  (本报华盛顿、布鲁塞尔、曼谷7月29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5年07月30日 22 版)
分享到:
(责编:白宇)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