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

  

泛极端化武装加剧叙利亚危机(国际视点)

专家呼吁提升反恐议题在政治进程中的比重

本报驻叙利亚记者 宦 翔

2015年06月03日04:1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随着冲突持续,叙利亚战场各方的伤亡人数也在增加,越来越多女性加入战斗。图为4月,3名叙政府军女兵在首都大马士革郊区达拉亚镇巡逻。
  本报记者 宦 翔摄

  总部位于英国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6月1日称,5月是今年以来叙利亚危机“最血腥”的一个月,至少6657人在战争中丧生。美国智库“战争研究院”最新一期叙利亚地面战况图显示,叙战场各方割据而立的态势进一步增强,泛极端化武装割据的态势渐显。同时,“战争代理人”干预的力度亦有所加强。战场乱局严重阻碍了解决危机的政治进程。

  

  极端势力控制区域增大

  近期以来,泛极端化武装派别在叙利亚割据版图中有所扩张。政府军尚控制着以大马士革—霍姆斯公路为主轴的中部地区和塔尔图斯、拉塔基亚等沿海城市;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控制着以北部城市拉卡为中心,北至叙土边境,南抵霍姆斯省东部,东达叙伊边境、西到阿勒颇省东部的区域;“基地”组织下属的“支持阵线”则盘踞在位于政府军和“伊斯兰国”势力范围之间的伊德利卜省和阿勒颇、哈马省部分地区。此外,叙利亚东北边境的卡米什利等城镇则由库尔德武装人员控制。

  客观上看,极端武装所控制区域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地广人稀。在“伊斯兰国”盘踞的东部地区大多以荒漠为主,随着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军在两国边境的控制力日渐微弱,武装分子的流动性进一步增强。二是各派鱼龙混杂,局势复杂。在“支持阵线”活跃的伊德利卜等北部战场,有多支规模不等的武装反对派。对于兵源紧张的叙政府军而言,在上述区域内“易攻难守”的困境凸显。

  另一方面,无论是在战术还是战略层面,极端势力在叙利亚攻城略地的组织性和计划性都更加明确。伊拉克反恐问题专家希沙姆·哈希米对本报记者说,“伊斯兰国”在发动新的攻势之前常常会利用强大的渗透能力笼络人心。“被策反者如同‘第五纵队’一样,成为一个个‘沉睡点’,在行动时突然爆发,与外部形成策应”。据叙利亚一位资深媒体人分析,“伊斯兰国”正是利用这种“沉睡点”攻击模式,攻占了东部的巴尔米拉。据当地民众称,经过乔装打扮的武装分子曾多次来到巴尔米拉勘探情报。

  在战场上,“支持阵线”深谙合纵之术,通过拉拢联合多支小规模的反对派武装,对抗包括叙政府军在内的更强大的武装势力。近期,该组织正是通过联合“阿克萨军”“开拓军”“沙姆自由者运动”等反对派,加强了在叙北伊德利卜省的控制。美国“商业内幕”网站刊文认为,在短期内,“支持阵线”仍将专注于在叙利亚发展,这种联合多支反对派的发展模式将使叙利亚战场更具极端化色彩。

  “代理人”渗透趋势加剧

  随着战事胶着,交战各方背后的博弈日趋激烈,叙利亚“代理人战争”的色彩愈发浓厚。

  黎巴嫩真主党领导人纳斯鲁拉5月底说,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对“伊斯兰国”打击不力,致使后者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占领大片土地。他呼吁伊、叙和黎政府联合“友好国家”,共同打击极端组织。

  作为伊朗“什叶派新月”联盟的重要一员,真主党于2013年中旬进入叙利亚,“秘而不宣”地协助叙政府军打击反对派。自今年5月初以来,叙利亚政府军在中部与黎巴嫩接壤的卡拉蒙山区向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支持阵线”发动攻势,纳斯鲁拉也频繁地通过媒体宣布真主党在叙利亚的战果,坚称将继续支持叙政府,以鼓舞士气。有分析认为,真主党在叙利亚军事行动日趋公开化,一方面说明局势有所升级,同时也不难看出,在叙利亚危机外溢的影响下,两个盟友间“唇亡齿寒”的战略关系将更加明显。

  另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于4月底向叙利亚拉塔基亚北郊派遣了大约1500名士兵,旨在稳固叙政府战略后方。卫队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也在近日与叙军方和真主党高级将领共同视察了哈马省西部和拉塔基亚省北部战场。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布鲁杰迪5月中旬访问大马士革时说,伊朗对叙利亚的支持不会改变,“没有力量可以影响伊叙之间的独特关系”。为了加强双边经贸合作,双方签署了多项合作协议,涵盖电力、工业、能源和投资等领域。

  另一方面,由美国主导的培训叙利亚“温和反对派”计划也分别于近期在土耳其和约旦开始。根据美国计划,将于三年内在土耳其、约旦和沙特阿拉伯训练1.5万名叙“温和反对派”武装人员,并向他们提供装备。5月初,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称,这些反对派武装将同时打击“伊斯兰国”和叙政府军。沙特《生活报》评论认为,外部势力源源不断地向叙利亚交战各方增加投入,危机的终结遥遥无期。

  政治进程“雷声大雨点小”

  旨在推动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政治进程仍然在持续。据叙利亚《祖国报》报道,经过为期3天的会晤,部分叙利亚反对派代表5月27日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签署了《阿斯塔纳宣言》。与会者达成共识,所有参与叙利亚冲突的外国武装必须撤出叙利亚,叙问题的政治解决应遵循《日内瓦公报》、前两轮莫斯科对话会的共识性文件,建立有广泛代表性的临时政府,最终实现国家民主化过渡。同时,应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反恐阵线,确保叙利亚的主权。

  俄罗斯总统普京与英国首相卡梅伦5月25日举行电话会谈后一致决定,为了推动解决包括打击极端势力在内的叙利亚问题,双方将重启国家安全顾问级别的叙利亚问题斡旋对话,并将继续同叙利亚“温和反对派”举行会谈。

  大马士革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巴萨姆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极端势力坐大,正在严重阻碍政治进程。今年以来,各方虽然已经重启了多轮政治谈判,但“雷声大雨点小”。“在战场有影响力的极端反对派并不是政治斡旋的对象,而在谈判桌前的各支反对派又缺少足够强大的军事实力。随着战场的泛极端化,各方都应该意识到,在叙利亚问题中,反恐议题的比重应逐渐上升。”

  (本报大马士革6月2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5年06月03日 21 版)
分享到:
(责编:袁勃)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