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

亲历巴黎百万人反恐大游行 对恐怖主义说NON!

【查看原图】
增田启 摄
增田启 摄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2015年01月15日11:40

新年伊始的7日上午,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巴黎总部遭到两名持自动步枪的武装恐怖分子袭击,杂志编辑部共有8人遇害。此后又发生了警察遇袭、超市人质劫持等一系列恐怖事件,遇害人数升至17人。9日晚,警察与恐怖主义嫌犯发生交火,三名嫌犯最终全部被击毙,持续近三日的噩梦终于结束。长期居住在法国巴黎的日本人增田启身处事件发生地,并亲身参与了11日举行的反恐游行之后,以生活在当地的外国人的视角,写下了这篇体验记:

法国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不久,各地自发举行反恐游行,声讨恐怖主义袭击言论机关的罪行,追思遇害者。在恐怖袭击最终结束的第二天(10日),参加反恐游行人数已达70万人,11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及来自约40个国家的政要参加了这次全国性的大游行活动。我作为生活在巴黎的一员,为表达对《查理周刊》遇难编辑们的哀悼之意也参加了游行活动。

街道上挤满了游行民众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参与11日反恐大游行的仅巴黎就至少有130万人,法国全境约共有400万人参加。法国总人口数为6600万人,由此可见此次游行的参加率之高。游行行进起点为立有象征着共和理念的玛丽安娜雕像的巴黎共和广场。我听说广场正下方的地铁站被封锁了,便步行向往,一路上朝着同一方向行进的人渐渐变得越来越多,以至最后无法再继续前行。我试图换其他路走,但哪里都是人,十分拥挤。我原本约定与中国朋友碰面,后来也只好放弃。我开始观察前来参加游行的人群。

事后我看到了直升飞机于高空拍摄到的景象,在大游行开始的下午三点之前广场上已经水泄不通,呈放射状延伸的街道上挤满了前来参加游行的人群。广播节目中用“解放以来”的规模来形容此次集会。1944年8月,从德意志法西斯长达4年的统治之下得以解放的巴黎陷入欢乐的海洋,人们纷纷走上街头,万人空巷。将此次反恐大游行与当时的场面相比可能有点夸张。但是,自周三起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让法国人民无不惴惴不安,现在事件终于得以平息,人们重归安宁,放下悬着已久的心。若恐怖分子没有落网,仍逃亡在外的话,想必游行又是另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吧。

口号是“我是查理”

“我是查理”在《查理周刊》总部遇袭之后成为人们的口号,在游行队伍中也有很多人高举着写有「Je suis Charlie」(我是查理)的标语牌。Charlie即为此次恐袭击中,恐怖分子所瞄准的《Charlie Hebdo》(查理周刊)。

据说,“我是查理”这句口号在恐怖袭击的消息传出之后在Twitter上诞生。因恐怖袭击而震惊、愤怒、难以言表的人们,通过“我是查理”这句宣言,对于袭击杂志社这种压抑言论的暴力行为,毫无畏惧地从正面示以最坚决的抵抗。社交媒体上有很多人都将头像改为这句口号的图标,在店铺的窗户上也随处可见该标语,甚至在墙壁上也能看到写有“我们所有人都是查理!”的涂鸦。这句口号被译为多国语言,我也曾在电视中看到有人高举“我是查理”中文字样的标语牌。

在游行过程中,也时常有人喊起“查理 查理”这样的口号,时而也会响起感情充沛、波涛一般蔓延开去的掌声。如果有人唱起法国国歌《马赛曲》( La Marseillaise)的话,大家也都会随着一同唱起。

用漫画对抗武器

在游行队伍中,可以看到很多人举着自己创作的讽刺画以及在恐怖袭击中遇害的漫画家们的作品。恐怖袭击中遇害的讽刺漫画家们经常出演电视节目,是法国人民所熟知的公众人物。此次的抗议活动规模如此之大,响应的民众如此之多,原因即在于市民已将漫画杂志社视为己方。编辑部遭到袭击使民众感受到危机感,因此他们无法放任这种暴力行为。

《查理周刊》讽刺画的对象不仅限于伊斯兰教。此次参与百万人大游行的法国总统奥朗德也曾是被讽刺的对象。日本也有媒体认为,《查理周刊》将宗教作为讽刺画的对象不够慎重。但是这里是伏尔泰所在的国度,“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此次抗议游行所要表达即是法国对于以暴力镇压言论这一恐怖主义行为的坚决反抗。

铅笔成为象征

在本次游行中,漫画家和作家的武器——铅笔,成为一种象征。人群中,有人举着亲手制作的画有巨大铅笔的标语牌,有人将铅笔用作发簪,也有举家手握铅笔前来参与游行的。言论有时会遭遇暴力袭击,但这并不意味着言论没有力量,反而恰恰相反。日本原朝日新闻记者曾因报道慰安妇问题而遭到诽谤中伤,其工作单位甚至收到了恐怖分子的威胁通告。支持言论的是广大人民。绝不可以向恐怖主义屈服。

可否共存

此次讽刺漫画编辑部遭受袭击,是因为该杂志曾刊登过以穆罕穆德为题材的讽刺画,因而遭到伊斯兰教过激派的仇视。在这之后发生的超市人质劫持事件是故意针对犹太教系店铺的袭击。法国总统奥朗德在恐怖袭击发生后不久发表演说称,法国将与伊斯兰教徒团结一致,与野蛮抗争到底。这次抗议游行被命名为”共和国的行进“,是在”自由?平等?友爱“的共和国理念之下,超越宗教、人种对立的集会运动。

法国从很早开始便接收海外移民,但移民二代的社会统合问题日益严重。脱离本国困境移居到法国的一代移民,即便是生活困苦,只要在法国谋个生计维持生活便觉满足了。然而,生在法国、成长在法国的移民二代,虽然国籍上被视为法国人,但却难以融入社会,生存在压力之中。他们生活在法国郊外,教育水平低且缺乏交际网。有试验证明,内容相同的个人简历,法国人的名字要比阿拉伯人的名字在竞争上更有利。在法国社会的成功之路被切断,走投无路的年轻人们,最终只能走向极端主义所指向的绝路。

去年,《Qu’est-ce qu’on a fait au Bon Dieu?》(中文译名:岳父岳母真难当)这部喜剧电影在法国大获成功。电影讲述了一个传统保守的法国家庭有4个女儿,其中的3人分别与中国、阿拉伯、犹太移民结婚,剩下的一人嫁给了美籍黑人,是一部滑稽喜剧。剧中父母想要尊重女儿们的选择,却又难掩内心偏见,让观者们爆笑不止。共有超过1200万法国人观看了这部电影,由此也可以看出,法国人民自身已经感受到了变化的紧迫性,并认识到需要接受这种变化。

对于扼杀欢笑的势力,法国高呼”欢笑不死“,一笑了之。经历了此次悲剧,法国今后将走向哪条道路呢?恐怖事件现已平息,而对此的思考将不会终息。(增田启)

分享到:
(责编:覃博雅、肖红)

相关图集

查看更多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