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滚动新闻

耳边又响起奶奶的拐杖声

2014年12月17日06:35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耳边又响起奶奶的拐杖声

  家乡的青草在这个时节应该已经枯萎了,奶奶的坟头也没有了她喜欢的绿色。但我对奶奶的记忆却始终清晰。不论我成功还是失意,奶奶的音容笑貌始终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经常想,奶奶走了快两年了,不知道她在那边过得怎么样?

  小时候,父母外出打工,把我和妹妹留给奶奶照看,那时候我只有7岁。印象最深的要数奶奶做的饭。那时学校离家很远,中午我和妹妹只能各自准备一个保温饭桶,早上从家带点饭菜到学校去吃。记忆中,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奶奶就得起来,把饭菜准备好。那时农村家庭都比较穷,而我家的情况又更糟,根本没有什么象样的菜,无非就是咸菜、清炒白菜、炒豆腐皮什么的,偶尔才会有一点腌肉。可我却觉得,那些菜是如此美味,特别是炒豆腐皮,到今天我仍时常怀念那个味道。

  现在想来,那个小小的保温饭桶陪我走过了小学生活,奶奶的爱也温暖了我整整6年。记得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奶奶早上起来迟了。我一看,上学的时间到了,家门口的小伙伴都在催我,可饭菜却没有弄好。我就朝奶奶抱怨,甚至发火。到今天,我仍然记得她惊慌失措、满脸愧疚的样子。

  奶奶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人,有着那个时代特殊的印记。比如,吃饭从不上桌,几乎都是把饭做好后,自己蹲在桌子旁边或者家门口吃。所以,我记忆中奶奶蹲着的样子最常见,特别是在爷爷面前。我的爷爷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地主家庭,而奶奶家比较穷。在那个时代,你应该能想象出,我奶奶嫁过来之后肯定受过不少委屈。有一次,听隔壁一个老爷爷说:“你奶奶真不容易。”在他的印象中,她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就得起来干活儿了。在我们那儿,农村盖房子都要用编好的芦苇席糊房顶,而编芦席也需要蹲着。现在的人们最常见的姿势是躺或坐,而奶奶,我敢肯定,她一生中最常见的姿势一定是蹲。

  在奶奶的影响下,我一直努力学习。因为她时常说,等你考上大学以后,我就可以放心了。我也会似懂非懂地接上一句:“等我考上了大学,挣了钱,一定好好孝敬您。”这时奶奶总会露出笑脸,摸着我的头说:“就怕等不到那天了!”后来,奶奶和爷爷的关系越来越不好,父母没有办法,就把我和妹妹送到外婆家,而奶奶也住到姑妈家。

  可奶奶对我的照顾,丝毫不曾减弱。她经常徒步走一个小时到我外婆家,就为了送几斤苹果,看看我们。有一次,可能是因她年纪太大的原因,在路上摔了一跤,到外婆家时,饭都吃不下去,老是吐。当时我知道后并没有太强烈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不知道摔跤对年纪大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现在想来,那时的我,又怎能心安理得吃着那些摔烂了的苹果?

  高考那年,奶奶突然病倒了。刚开始并不太严重。那时候我住在县城,而奶奶住在农村,而且我正处在高三冲刺阶段,就没有抽出专门的时间去看她。高考分数出来后,我立即回家,可奶奶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我坐在床前和奶奶说话,聊了许多我小时候的事(主要是我在说),告诉她我已经考上大学了。我看到奶奶的嘴角泛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是最让她欣慰的事。没想到,这真成了我和奶奶见的最后一面。当我回学校填志愿时,父母告诉我,奶奶见完我之后第二天就去世了。

  我一下子没有了感觉与方向,那时的我,真正感觉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滋味。我原本想把志愿填好之后,就立即再回去陪奶奶,送她最后一程。

  葬礼上,所有人都说是奶奶保佑我和妹妹顺利考上大学。我也觉得是这样,我想奶奶在病倒卧床时,一定十分牵挂坐在考场答题的我和妹妹。

  进入大学这两年,我曾多次梦到奶奶。梦到她的笑,梦到她的叮嘱,梦到她当着别人面称赞我,说我努力、说我孝顺。这些话一直激励着我,不敢有丝毫放松。当我写这篇文章时,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奶奶“笃笃”的拐杖声。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独自前行,奶奶始终和我在一起。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