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

高清:“枫叶之国”赏“枫”景

【查看原图】
多伦多高地公园遮天蔽日的枫林
多伦多高地公园遮天蔽日的枫林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这是杜牧颂枫的名诗;“扶桑正是秋光好,枫叶如丹照嫩寒”,鲁迅也曾这样写“枫”。我们钟情于层林尽染的“枫”景,在北京读书、工作、居住的几十年中,常去香山看红叶,至今还珍藏着一枚作为书签的香山红叶;但能观赏到最唯美的“枫”景,却是今秋在“枫叶之国”加拿大的幸事。

枫叶情深的国度。金秋时节,世界有众多赏秋胜地,但去加拿大“赏枫”当属首选。加拿大素有“枫叶之国”的美称,枫林遍及全国,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是枫林最多的两个省份。当今在全球已知120多种枫树品种中,加拿大约有15种之多,其中糖枫与黑枫是最著名的品种,不仅高大挺拔可达百米以上,且寿命长达300年。枫树是加拿大的国树,枫木家具是加拿大人的所爱,枫糖浆是加拿大人餐桌上的健康食品。枫叶是加拿大的国花,加拿大的国旗中央就是一枚红色的糖枫树枫叶,加拿大盾形的国徽中间嵌有一支3片枫叶的图案,建于1927年的加拿大著名冰球队名为多伦多枫叶队(TOROTO MAPLE LEAFS),加拿大航空公司的飞机上绘有红红的枫叶,枫叶金币是全球收藏爱好者追逐的藏品,加拿大有枫叶学院、枫叶公司、枫叶出版社、枫叶广场、红枫路……加拿大小学与幼儿园的孩子从小就会画枫叶,在加拿大的工艺品、书报杂志及服装等多种商品上,随处可见鲜红的枫叶图案。枫叶作为加拿大的标志与象征可追溯到1700年前,加拿大人历来对枫叶一往情深。

“赏枫”是加拿大人最熟悉的名词,也几乎成为加拿大人秋季的“规定动作”。在加拿大广袤的国土上,拥有不胜枚举的奇观异景,而“赏枫”成为加拿大旅游业的精华资源。多年前,我们有幸沿加拿大的“枫叶大道”赏枫,那是西起尼亚加拉瀑布,东至魁北克,总长800公里的美丽道路,由连接多伦多、蒙特利尔、渥太华和魁北克的40号、417号及407号公路所组成,经过安大略山与湖以及圣劳伦斯河,沿途红叶处处,湖光山色和层次丰富的“枫”景相辉映,景致非凡,至今记忆犹新。每年初秋,枫树最集中的安大略省旅游资讯中心就会发布一份《枫叶转色进度报告》,及时指导市民和游客赏枫。今年的这份报告披露,安省北部与西北部地区,早在10月上旬已有90%的枫叶转色,中部地区也有近半枫叶转色,而东部和南部大多伦多地区的枫叶则在10月中旬变红,逐渐进入最佳观赏期;每年的枫叶变色期大体相同,但变色速度与红色浓度则依气温、雨水、日照量和风速的不同而稍有差异。加拿大安省森林研究院植物学家Tom Noland表示,今夏气温凉爽,近几个月的气温变化非常有利于枫叶色变,因此加拿大今秋的枫叶色彩较往年更加艳丽。

枫华万千的景色。以前虽走过“枫叶大道”,但多是远距离观赏,今秋,正值枫叶变红时我们在加拿大探亲,一定不能错过在最佳期近距离赏枫。依据《枫叶转色进度报告》,必须即刻行动。10月中旬的最后3天,我们先后到大多伦多地区的Heart Lake公园、教授湖公园和多伦多市内的高地公园赏枫。首日到Heart Lark公园,当天虽然薄云遮日、阳光微弱,但湖畔枫叶的一片绯红,还是令人异常兴奋。从公园入口处的游乐场望去,几棵缀满红黄两色叶子的枫树引人瞩目;随后我们走进湖畔枫林,漫步在铺满落叶的小径上,一棵棵、一行行枫树,鳞次栉比地挺立着,仰望树冠,一片片纯正的嫣红、醇厚的橙黄和高贵的金色枫叶相互交错,编织出一幅彩色的秋意图;远眺湖的对岸,一簇簇红枫宛如熊熊燃烧的火焰,偶尔阳光露脸,那簇簇红叶映在蓝蓝湖水之中,随着湖面的涟漪轻轻摇动,景色曼妙迷人。低头俯视,脚下的落叶也如此美丽,褐色的、紫红的、正红的、淡黄的、藤绿的,五彩缤纷,令人陶醉。停下脚步,禁不住弯腰拣起红、绿、黄3枚叶片,把它们展平错开插在胸前衣服拉链的小孔里,自觉有一种与大自然融合的快乐。“哈哈!红、绿、黄俱全,这不是十字路口的交通灯吗?”同行的小女儿看着我胸前的枫叶幽默地说,身边的游人看着我胸前的枫叶都笑了。Heart Lake公园除了湖畔的赏枫小径外,人们还有一种惊险的赏枫方式,那就是树顶索道滑行赏枫(Tree Top Trekking),即在湖泊两岸高大的枫树顶架设高空跨湖索道,穿戴安全防护服的勇敢者从湖畔一侧的树顶索道站滑到湖畔另一侧的树顶索道站,他们在浪漫地滑行中俯瞰湖畔的“枫”景;当然,这种另类的赏枫方式毕竟是年轻人的专利,长者只能在环湖漫步赏枫的同时,观赏他们的索道表演。天不作美,突然下雨,我们赶到湖畔野餐草坪的长亭下避雨,雨停后,依然沿着湖畔小径赏枫。雨后枫树的枝桠下垂着,叶片上滚动着粒粒雨珠,带着丝丝凉意的秋风吹来,雨珠从叶片上滚落,经过洗礼的多彩枫叶,更加靓丽清新。次日我们又到教授湖赏枫,可能由于地理位置关系,湖畔的枫叶大多飘落,但民居前的Burning Bush灌木依然火红,枫树下的落叶色彩异常艳丽,让游人不忍踩踏,都要驻足观赏后绕道而行。

最后,我们赶到到多伦多高地公园(High Park)赏枫。这是位于多伦多市内一座最大的森林公园,已拥有百余年的历史,免费向市民和游客开放。早在1873年,建筑师John.George.Howard夫妇将160英亩私有土地分两次捐赠给多伦多市政府,1876年公园在此建成,1930年,多伦多市政府又收购了公园附近一些土地,公园面积扩至161公顷(398英亩)。公园除了大面积森林外,还有湖泊、泳池、冰雪滑道、自行车道和一个动物园,这里春天可以观赏樱花、夏天戏水、秋天赏枫、冬天滑雪,一年四季景不同。要说赏枫,这里也许不像“枫叶大道”那么壮美,但它却是一处方便、惬意、安逸的赏枫地。当日,秋阳高照,这里多彩的变色枫叶美得有些夸张,看上去像假树假叶。那一树树炽烈的红叶动人心魄,红得深沉而透彻;有些高大的枫树先从顶部变红,逐步向下变色,树冠中部多呈橘黄色,黄得耀眼而鲜亮;有些树冠下部的枫叶依然翠绿,绿得飘逸而秀美。在深邃而悠远的湛蓝天空衬托下,多色的枫叶相互交织,宛若挂在天边的彩霞;一阵微风吹来,枫枝在瑟瑟秋风中摇曳,一片片不同色彩的枫叶脱离枝条,翩翩舞动着蝴蝶般的身姿,沿着各自美丽的弧线轻盈地飘落在草坪上,绿绿的草坪披上一层彩装,变成一张柔软而漫无边际的绚丽地毯,承载着三三两两的游人,看上去又是一幅天成的图画。眼前的景色令人痴迷而遐想。噢,秋枫与夏花似有不同,它不仅拥有缤纷的色彩,更在萧索的秋色中独具飒爽的英姿,正是多彩“枫”景的装扮,才使这凄凉之秋显得绝美而富有生气;而人生又与落叶何等相似,长者之人都应心静如水,若能像飘零的秋叶一样落叶归根、悄然投入大地的怀抱,何尝不是一种无比潇洒的结局。走在偌大的枫林中,思索着、欣赏着、拍摄着,太阳渐渐西沉,我们来到公园湖畔,步行道和观景台上还有许多游人,赏枫的、看花的、钓鱼的、逗天鹅的、骑车锻炼的、玩滑轮的……各有选择,自得其乐,高地公园真是市民休闲的好去处。

我们又走到公园中心花坛,那里有一个花卉与绿叶植物组成的枫叶图案,还有位看上去有些“权威”的女士正在给一个旅游团介绍枫叶变色的缘由,她说,枫树属落叶树种,它在秋冬季节体内会发生一些化学变化,树叶中所含的部分物质会被分解储存到树干与根部,以供来年春天再利用。叶绿体、叶绿素就是被分解储藏的重要物质。夏季,当叶绿素饱满、遮盖住其他颜色时,枫树枝叶绿绿,郁郁葱葱;而在秋季,叶绿素被回收储藏之后,枫叶中的其他颜色就显现出来,如由枫叶自身糖分转化的花青素呈艳丽的红色、枫叶中的胡萝卜素与花青素则分别呈橘黄色和金黄色,这就是枫叶色变的奥妙。啊!我们对红红的枫叶又多了一层认识和深情,不由又回到枫林中,拾起一叠红彤彤的枫叶,小心翼翼地放在相机包最下层,回家后洗净、压平、擦干,珍藏在一本厚厚的辞典中,这将是我们在“枫叶之国”赏枫的最好纪念。(冯 霄/文 于世文/摄)

分享到:
(责编:覃博雅、常红)

相关图集

查看更多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