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滚动新闻

斯诺登调侃奥巴马改革监控发言 称无惧死亡威胁

2014年01月24日08:14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斯诺登调侃奥巴马改革监控发言 称无惧死亡威胁

斯诺登调侃奥巴马改革监控发言称无惧死亡威胁

资料图:斯诺登

  中新网1月24日电 2013年,美国国安局(NSA)前雇员斯诺登揭露美国大规模监控丑闻,在国际社会引起轩然大波。美国总统奥巴马17日就改革情报系统进行发言,但仅是微调,引发争议。监控风波仍在持续,斯诺登对此问题于北京时间24日凌晨,在网上举行直播问答会,与网友进行交流。以下是答问情况。

  网友:美国民主有可能从NSA监控造成的破坏中恢复吗?

  斯诺登:是的,让我们的国家强大的,是我们的价值体系,而不是我们的政府机构或法律框架的短期形象。我们可以修正法律,限制政府机构的过度行为,并且追究那些对滥用项目负有责任的官员。

  网友:NSA能攻破高级加密信息需耗时多久?加密邮件是否有效?

  斯诺登:适当增强加密还是有用的,但需要注意端点。如果有人能窃取你的密码或明文,再强的密码也难以奏效。当然,这也不意味着点对点加密没用。强劲的端点安全与传输安全结合,人们就能在日常通讯中获得更多信心。

  网友:你怎么看奥巴马的泄密者保护法案?

  斯诺登:该法案漏洞多,保护措施弱,且不为国家安全领域承包商提供保护。假如我向国会揭露这项监控项目,那么他们就会以重罪对我提起诉讼。尽管这样,我还是试图把NSA的那些监控项目讲给身边人听,他们都表示震惊,可谁都不敢冒险曝光。显然该法案需要进行广泛改革,奥巴马似乎也很同意这一点。

  网友:奥巴马上周就改革情报系统以及保护隐私进行主题发言,该时机是不是很尴尬?

  斯诺登:奥巴马讲话的时机“很有意思”。美国一直以反恐为旗号,加强监控,希望防患恐怖袭击。但是根据联邦独立的隐私监督机构(PCLOB)所发的声明指出,目前没有任何的直接证据可证明监控项目为反恐作出了贡献。同时,美国法院此前也裁定监控项目是违法,应该结束。

  网友:盗取同事密码时,你考虑过他们的隐私吗?

  斯诺登:首先对提问人表达我的敬意,需要指出的是,路透社报道提出的这种(我盗取同事密码和登陆信息的)说法,是错误的。我从来没有盗取任何密码,我也没有(像外界所说的那样)欺骗群同事。

  网友:你觉得安全机构权限多大才合适?部分间谍活动是否必要?

  斯诺登:间谍活动并不都是坏的。现在最大问题是新技术背景下无差别监控的出现,政府正投入巨资和人力进行没必要且空前的项目,而其目的是为了防范对少数人造成的可能威胁,而这些人数比每年在浴缸摔死和警察杀死的人还少。另外,关键是,这些监控也没让我们觉得多安全。间谍问题也是一个全球性问题,美国则应该在修正此方面时起领头作用。

  如果在我看来,揭露美国监控项目于国家不利,于世界不利,那么我一定会袖手旁观。可事实却并非如此,这已经违反了美国宪法。

  网友:你认为美国独立调查报告认定美国国安局电话监听项目违法有用吗?

  斯诺登: 我认为,美国国会不应忽视这份报告,因为它说的很清楚,NSA现在的电话监听项目没必要。让我来引援报告部分内容:停止它将消除侵犯隐私权的担忧,且不会过度妨碍政府。任何政府的监听行为都必须针对具体案件的调查。

  网友:在什么条件下,你才会考虑回国?

  斯诺登:回美国,对美国政府、公众和我自己来说都是最好方案。但很不幸,现在美国告密者保护法并不能保护我这样的安全承包商雇员。

  这部一百年历史的法律条文并不打算保护这些为公共利益努力的人,禁止他们为公共利益争取权利。这是让人沮丧的,这也意味着我受不得公平的审判,这也切断了我回美国的希望。

  也许等到美国国会改革了告密者保护法后,届时所有美国人,无论从事何种工作,都能获得公平审判。

  网友:厄瓜多尔驻伦敦领事纳尔瓦埃斯(Fidel Narvaez)因为帮助你而丢了工作,你对其家人有什么要说的?

  斯诺登:纳尔瓦埃斯是个很勇敢的人,他对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尽全力去帮助。他本可以置身事外,但他认为这是件正确的事情。面对困难也要贯彻内心责任的精神,是我们这个世界所缺少的。

  网友:你认为国际社会该怎样应对监听活动?

  斯诺登:首先国际社会应该展开合作,达成一些国际规范对监听等间谍行为进行限制,像医院和发电站等重要的生活设施不应该成为攻击对象,这必须成为国际共识。

  此外,我们必须认识到通过国内法无法解决监控泛滥的问题,在非洲布隆迪的禁止法律无法适用于格陵兰岛。我们需要全球论坛、基金会来设置安全标准,通过科技而不是法律。确保一个国家通讯安全的最好方法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保护,这意味着更好的标准,更好地进行研究。

  网友:你认为搜集大量数据的最严重与最现实的危害在哪?

  斯诺登:这种危害是双重的,首先是当你得知自己被监视时就会改变行为方式,变得缺少自由。然后就是这种搜集的同时在记录,这样政府就可以随时对你追溯调查,很可怕。

  当然数据的作用也不必夸大,但监控本身需要公众作出决定,而不是少数人闭门决定。

  网友:最近有情报机构对你发出生命威胁,你对此感到害怕吗?

  斯诺登:我很担忧,但原因不像你想的那样。这种趋势表明,美国官员开始习惯权威示人,公然向记者暗示宪法第五修正案(目的是防止政府权力滥用)过时了,而他们之前还要我们相信他们会遵守宪法。

  事实上,我感觉到有对生命进行直接威胁的因素,但我不会被惧怕,因为做正确的事意味着不后悔。

  网友:他们说监听是平衡隐私与安全,但我觉得这让我感到更不安全了,你对此同意吗?

  斯诺登:情报机构人员都承担着自己的角色,我觉得无论是美国国安局还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工,他们都是好的,他们在做正确的事情,从我个人经验而言,他们也像我一样对一些事情表示担忧。

  你应该注意的是那些不负责任、授权监控的高级官员,是这些人违宪带来了麻烦。现在美国总统也都觉得监控项目走得太远了。今天就到这里,谢谢大家的问题。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到: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