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应学会与东方分享权力(专访)--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深度观察

  

西方应学会与东方分享权力(专访)

——访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教授

本报驻泰国记者  暨佩娟

2013年05月21日00:00    来源: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教授
摄影:人民日报驻泰国记者  暨佩娟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教授
摄影:人民日报驻泰国记者  暨佩娟

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必须携手努力,使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等全球治理机构更健全。西方国家所犯下的一个重大战略性错误是坚持推进弱化全球多边机构的政策。现在,已经到了亚洲国家支持强化全球治理机构政策的时候。让“地球之船”平稳航行将是我们的共同利益。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教授的新著《大汇合:亚洲、西方与世界大同的逻辑》(以下简称《大汇合》)出版后被广泛热议。与其以往的著作不同,《大汇合》不再强调西方的衰落,而是着眼于世界格局再平衡过程中内在的相互依赖性。马凯硕认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达国家的繁荣与安全,将取决于它们能否发现分享权力的方法。近日,本报记者就亚洲的崛起以及中美关系等问题对马凯硕进行了专访。

记者:您在新书中写道:“人们生活在同一艘大船的不同船舱里。但这艘大船上每一位船员都声称对一个船舱负有专属责任,却没有人从整体上管理这艘大船。”那么,未来这艘航船将由谁来驾驶?西方和东方应如何通过彼此合作,建立有效的全球治理架构?

马凯硕:首先我想强调,世界上永远不会出现一个全球“船长”,也不会出现一个全球政府。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必须携手努力,使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等全球治理机构更健全。西方国家所犯下的一个重大战略性错误是坚持推进弱化全球多边机构的政策。现在,已经到了亚洲国家支持强化全球治理机构政策的时候。让“地球之船”平稳航行将是我们的共同利益。

记者:西方应该如何与东方分享权力?

马凯硕: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西方极力主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领导人是欧洲人,而世界银行的领导人是美国人。但是,西方人口只占全球的12%,让西方剥夺世界上其他88%人口的表决权,并拒绝给予他们领导全球性机构的机会,这并不公平。

西方与世界上其他地区共同合作加强全球性机构将更明智。不久前,罗马天主教通过从阿根廷这样的发展中国家选出新任天主教罗马教皇,在某种程度上,树立了一个典范。像教堂这样的保守机构都可以打破传统,那么现在真是到了西方强国打破传统的时候了。

记者:您在新书中写道:“原有的旧机构应该继续存在,但应该实行新的管理体制。”中国和其他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如何才能在世界银行和IMF这样的国际机构里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马凯硕:“我们必须为新的世界秩序创建新的机构”这种看法是错误的。要创建新的全球性机构很困难,但要使现有机构恢复生机则更容易,创建一个更好的世界秩序的最好方法应是“旧瓶装新酒”。

亚洲国家应该更努力地推动改变IMF内部的表决权。由于美国也认为欧洲在IMF中的股本份额应该下降,因此,亚洲应该和美国在这个领域共同合作。

记者:您在新书中提及,中国未来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中美两国的关系应朝着哪个方向发展?

马凯硕:世界上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关系永远都是世界最强国和世界最大新兴国家之间的关系。因此,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我在新书中详细讨论了中美关系,并建议了双方该如何和平共处。对于中美关系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我总体上十分乐观。

记者:东盟国家期待怎样的中美关系?东盟国家期待中美两国在亚洲如何相处?

马凯硕:对东盟国家来说,最糟糕的情况莫过于中美两国的关系变得消极,这将迫使东盟国家选边站队。没有一个东盟国家会希望做出这样的选择。

中美两国一定程度的地缘政治竞争可以是健康的,这将产生积极的经济效益。中美两国在经济领域的竞争正在加剧。长远来看,只要可以在全球实现更大的贸易自由化,贸易领域的地缘政治竞争就可以实现双赢。

(本报曼谷5月20日电)  

(《人民日报》2013年05月21日  星期二   21版:国际)

联系本文记者

暨佩娟
[留言][博客][微博]
分享到:
(责编:杨铁虎)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