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统奥朗德自传《改变命运》中文版部分内容节选(图)--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环球人物

法国总统奥朗德自传《改变命运》中文版部分内容节选(图)

2013年04月26日09:54    来源:中国日报网站    手机看新闻
《改变命运》法文版于2012年2月份在法国出版
《改变命运》法文版于2012年2月份在法国出版

法国总统奥朗德自传《改变命运》中文版部分内容节选:

关于总统

我之所以成为候选人,是为了改变法国的命运。法国正处于历史上决定性的时刻。十年的保守统治使法国陷入今天这样的处境,到了不得不与自己进行决裂的地步。法国必须改变路线,要么在前进的道路上毫无节制地逃逸,要么通过公正实现振兴,法国必须做出选择。

关于经济危机

为了用公正的方式减少赤字,税制改革势在必行。一旦当选,我会立即执行这项改革。扩大收入税基,消除税收漏洞,进一步实现共同发展、合理化和现代化。这项政策将通过征收特权者过度的收入来得到必要的资金。而萨科齐的政策则与此相反,他在加大赤字、削减富人的税收之后,想要通过增加平民的税收来弥补!这种想法让我们想到了旧制度,第三等级独自承担王室的开支,贵族阶级是最大的受益者。我拒绝这种荒谬的倒退。我将在法国实现税收的公正。

关于外交政策

非洲大陆正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法国将毫不犹豫地摒弃所谓的“法国的非洲”这样的陈腐之词,这个词是对非洲人的侮辱,政治上的渎职和腐败。非洲将参与到共同发展的事业中,有力地左右共同发展的核心和比重。但是,还没有长期的解决方案,来解决我国的移民问题和对外贸易的再平衡。

关于移民问题

法国的身份依然需要界定。……左派常常深信不移。国家归属是一种自愿的行为,意味着愿意集中在同一片领土或同一个国家的人聚在一起。这种归属是“每日的公民投票”,出身没有什么关系,原因决定一切。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身份具有政治性和法律特征。一旦接受某国的法律,他就完全是该国的成员。德国的哲学家哈贝马斯比其他人更了解对身份的狂热,他论及了一种“符合立宪政体的爱国主义”,我认同这个传统的概念。我赞成宪法对于民族性的定义。该立宪议会造就了现代法国,声称所有热爱《人权宣言》的人、所有捍卫法兰西共和国的人,以及所有保护妇女和儿童的人都是法国人。

关于年轻

这是整整一代人生活质量的下滑。从他们出生之日起,失业危机就如影随形。今天有五分之一的法国青年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一半的青年雇员只能签订短期工作合同,而半数的法国贫困人口都不足35岁,在一些地区25岁以下的青年人的失业率已超过40%!警察最了解这种社会状况:当犯罪团伙比正当生意更稳定可靠时,他们就无法再维护社会治安。在许多地方,青年人成了企业中各种名目的改革裁撤的对象。当他们没有签订可靠的工作合同时,就没有正式岗位也不能享有任何补助,这样的实习工作让他们羞辱,终日惶惶,勉强维持生计。对于他们而言,这出现代可耻的寻找圣杯——一份长期工作合同——的过程让他们处境艰难。他们接受过比任何一代人更久的教育;他们投出的简历上学历比任何人都高,经历比任何人都丰富;然而在初入职场时,他们却遭遇了比任何一代人都多的困难。这种困境持续了两年、三年、五年……他们在实习时学习,在学习时实习,在失业时实习……

吐槽萨科齐

(萨科齐)留给我的印象是一个精力充沛、信念坚定的人。但只是坚定的固执己见!他最好不时地改变这种坚定。他对自己的决定过于肯定,即使事实经常出乎他的意料。此时他不再谈论事实,而是为自己辩护——显然这是一种诡辩。如果你不赞成他,那就是反对他。他创造了一种风格,就是无休止地开展一项运动,并且每一次谴责不同的对手,却采用同样的处理方法:痛斥。他从不愿息事宁人。除非对方告诉他,冷静自持远比过度谩骂更适合一位总统。……他的政策使法国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其改革名目繁多,前后自相矛盾。他迫使国家毫无准备地面对诸多考验。不可否认,他加剧了不平等现象,屈服于市场。他不啻为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结果有目共睹:政府实力衰弱,议会被忽视,司法被奴役,警力被削弱,媒体被操控。这一回,他再次声称他变了。事实上,他无时无刻不在变。但是必须抓住他的话,真正需要变的,正是这位即将卸任的总统!

关于核电与能源

跟核工业的工作人员一样,我深知该行业的质量和行为方式。我致力于法国能源的独立以及产生最优惠的电价,而这一切长期以来都得益于核能。但是,在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法国不再仅仅依靠核能作为大部分能源补给。百分之百的核能,这是右派的信条,如今已然过时,也正是百分之百的核能让我们转向借助于可再生能源。迎接未来同样需要寻求能源供应的多样化。这方面的长期努力将促进科技进步和工业的发展。“混合能源”是个机遇。核能比重的减少以及新能源的飞速发展,将使公民们在将来某一天能够选择不同的电力生产方式。从现在开始为能源过渡做好准备:这是我的选择;法国十分明白这种务实的、开放的立场的益处。

关于文化

如今,互联网在很大程度上操控了文化的命运。Hadopi法案(即打击网络非法下载行为的法案——译注)未能给发起人带来任何益处,而且使之与公众相对立。我将与文化界所有专业人士紧密合作,出台一项法案来取代Hadopi法案,将签署法国文化特别法案第二条法令。我的提议基于两个理念:简化著作权管理的同时,在网上提供合法的文化获取途径,促进所有的数字经济参与者对艺术创造进行投资。如果我们不与非物质文化创造的最直接利用者,也就是服务提供商和材料生产商进行合作,那么就不能实现公正的报酬。我一直提醒,创造者的作品应当获得报酬。我会坚持打击假冒伪劣商品,使精神权利得到尊重,防止盗用著作权和媒体年鉴,这对于产业的平衡至关重要。在未来的五年里,文学和艺术作品的数字化举足轻重,这将是新的经济模式下的增长要素之一。

(以上内容由译林出版社提供)

分享到:
(责编:杨铁虎)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