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撒切尔--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滚动新闻

你不知道的撒切尔

2013年04月10日07:45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8日,伦敦,撒切尔的反对者庆祝她的离世。

▲英国《卫报》头版有关撒切尔离世报道。

▼英国《每日电讯报》头版有关撒切尔离世报道。

《华尔街日报》欧洲版头版有关撒切尔离世报道。

  据说在剑桥历史系,一位教授每次讲课必定说,“我们都知道撒切尔是坏人,但考试时不能这样写。”她辞世当天,英国左翼民众举行庆祝派对,她最被左翼痛恨的是消灭福利国家。对于撒切尔的争议,分析人士认为,在英国之外,铁娘子获得更多尊重,特别是在美国和东欧国家,她被看作为自由奋斗的英雄。其实撒切尔的政治和处世哲学既不像反对者眼中的“极右与独裁”,也不像支持者眼中的“理性与永不妥协”。

  【内政】 铁娘子也曾“服软”?

  历史书上总是这样写道,撒切尔入主唐宁街时,一心希望恢复英国昔日的荣耀。为了实现这个政治理想,她用钢铁意志推行改革,打击阻碍改革的势力,尤其是对待1984年的煤矿工人罢工,撒切尔冷酷决绝,彻底击溃了工会,从此永不妥协成为铁娘子的标签。

  但《别无选择:撒切尔为何如此重要》一书的作者克莱尔·柏林斯基则认为,撒切尔并非从不退让妥协,她是用智慧,懂得力避那些无法取胜的斗争。

  1984年-1985年的矿工罢工是撒切尔执政时遇到的最大挑战之一,矿工工会是当时英国最强大的政治力量之一,该工会1974年发动罢工让希思政府下台,它的影响力令政府忌惮三分。

  其实在1984年大罢工之前,撒切尔曾向工会妥协。那是1981年,撒切尔刚入主唐宁街两年,根基未稳,准备不足。当工会罢工时,尽管幕僚们极力要求撒切尔不要妥协,但她却立刻答应了工会的要求,同意减少进口煤炭,增加对国家煤炭委员会的补贴,为矿工工会会员加薪。

  妥协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还没准备好,接下来的三年,撒切尔一直未雨绸缪,她下令贮存大量煤炭,将部分燃煤发电厂转换成燃油发电厂。招募公路运输车队,因为一旦铁路用罢工声援矿工时,就以汽车运输煤炭。她不但修改工会法,还被指派遣军情5处人员渗透进入全国矿工工会。

  当1984年煤炭大罢工开始时,撒切尔终于有底气对峙到底。面对撒切尔的守株待兔,工会再也无法复制以往罢工带来的停电和能源管制,电力公司在冬天用电高峰期仍能保障供应。

  罢工最终以矿工无条件复工而结束,撒切尔政府在政治上取得了重大胜利。1985年,英国政府最终关闭了25个不盈利的国有化矿场,并在1994年把所有矿场私有化。

  这场罢工的失败极大削弱了英国工会势力,工会当年巨大的号召力和左右政府的影响力不复存在,而工党也因此大受打击。

  撒切尔对待罢工的做法是否正确,即使矿工们都莫衷一是,但她高明的政治手腕、择时进退的政治智慧,却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外交】 铁娘子预言欧债危机?

  撒切尔的另一个刻板符号就是被称为反欧洲主义者,撒切尔曾反对英国加入欧元区,在她看来“我们根本无法控制、连利率都不能由自己决定的统一货币”。1990年她因为这一问题而被逼宫下台。

  她的确是欧洲怀疑论者,但《华盛顿邮报》认为,她从政生涯的大部分时间却是欧洲统一的热情拥趸。

  1975年,她领导了保守党阵营的“投赞成票”运动,让全民公决来决定英国是否应该留在欧洲共同体——欧洲联盟的前身。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回忆说,撒切尔夫人是欧盟东扩战略最早的推动者,她还倡议并签署了《单一欧洲法案》,单一市场是欧洲最伟大的一项成就,正是欧盟国家之间商品、资金和人员的自由流动成就了欧洲的经济增长并推动了一体化进程。

  她并非反对欧洲一体化,只是倾向于一个建立在“独立主权国家之间自愿和积极合作”基础之上的欧洲。在撒切尔眼中,货币一体化和让渡财政主权所建立的超级国家将是一个由德国主宰的、为经济危机所累的“巴别塔”。如今,欧债危机席卷欧元区似乎在告诉我们她持怀疑态度的远见卓识。

 

  【用人】 铁娘子重男轻女“外貌协会”?

  在支持者眼中,撒切尔的强硬执政方式总是闪耀着理性的光芒,而她的政治成就更是激励了英国职业女性。但事实是她并非一个女权主义者,选择同僚时更是重男轻女,英国媒体称她在用人上是“外貌协会”。调查显示,有31%的英国人认为撒切尔没改变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因为“她实际扮演的是男性角色”。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哈罗德·詹姆斯指出,对于身边的政治女性,撒切尔一点也不宽容,她喜欢被男性围绕。在外交上,她常常表现出强烈的个人喜好。作为新自由主义者,她与政见偏右的德国前总理科尔关系很差,与偏左的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反而相谈甚欢。她的幕僚甚至调侃道,要不因为是政府首脑,撒切尔和施密特早就“手牵手进卧室了。”

  撒切尔和激进的社会党人、法国前总统密特朗也非常亲密,密特朗曾形容撒切尔如碧姬·芭铎(法国艳星)般性感迷人。

  而与电影明星起家的美国前总统里根之间的关系更是广为人知,里根被撒切尔称为生命中“第二重要的男人。”但撒切尔却与里根继任者老布什不投缘。

  正是因为喜欢感情用事,那种通常认为铁娘子严肃呆板、喜爱道德说教的说法其实也不准确。据撒切尔夫人的幕僚回忆,她幽默不拘小节,对手下的“风流韵事”并不在乎。

  一次,撒切尔和经济大臣因预算问题争执不下。一晚,撒切尔酒醉回到唐宁街,发现经济大臣开闭门会议,撒切尔推门而入,踢掉鞋子,盘腿坐下,接着说“先生们,现在我们就把这件事解决了,怎么样?”

  这位幕僚称,当时的撒切尔“如蜂王面对群臣般气势强大”。内阁大臣们窃窃私语“她非常性感”。而事情就按撒切尔的意思解决了。

  无论有怎样的争议和不为人知的一面,但这就是撒切尔,正如她所说,在有生之年,英国不会再有女首相。

  她是一个异乎寻常的重要领导人,在相当多层面上而言,是个非常伟大的女性。要说在她的坟墓上起舞确实不妥,但为她举行国葬也大可不必。她留下的遗产是一个分裂的社会、个体的自私和贪婪的物质崇拜。这些东西加起来对人类精神的禁锢,远多于他们所释放的自由。

  ——英国《卫报》

  抱着坚定的意志,撒切尔夫人改变了英国,也改变了现代资本主义。她复兴了英国经济,为本国在海外赢得了名声,但其政策在国内却遭遇众多反对。

  ——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

(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