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缘何“多面下注”?--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滚动新闻

日本缘何“多面下注”?

2013年04月08日08:06    来源:文汇报    手机看新闻

  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同时参与几大贸易机制谈判―― 日本缘何“多面下注”?

  在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进展缓慢的背景下,面对金融危机及其余波,世界主要经济体纷纷加快了自贸区谈判的步伐。作为当今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近年来同时参与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中日韩自贸区(FTA)谈判、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在内的几大贸易机制谈判。日本缘何“多面下注”?本报记者近日采访了上海对外贸易学院东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

  记者:如何理解日本同时交叉参与谈判的行为?

  陈子雷:日本“多面下注”行为的背后有深层次的考量,这表明日本参与贸易谈判的策略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从经济层面而言,参加谈判的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怎么发挥产业优势,避开产业劣势是重中之重。日本以前以追求效率为主,回避国内改革,尽量不让谈判触及国内劣势产业的利益。现在,日本开始注重平衡,更加迎合美国的标准。通过参加多个谈判,日本试图以外力促进国内经济结构改革;同时,通过包括农产品、医疗等一系列产业的改革,其竞争力也得到提高,反而有利于在各个谈判中发挥优势。此外,还应从战略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日本在美国重返亚太战略中是重要一环。随着中国与东盟贸易日益紧密,日本也感觉有调整的必要。跟随美国的脚步,有利于提升日本在亚洲的经济地位,遏制中国发展。但日本也不可能因此付出过多的国家利益,因此日本采取多元化、多层次的谈判参与策略,以期在这个过程中获得最大程度的话语权,利用一个谈判对另一个谈判做出钳制,作为筹码。实际上,日本的战略就是“脚踏多条船,跟着美国走”。

  记者:日本对几大自贸区谈判的诉求是否有所不同?陈子雷:从目前公布的协议文本来看,几大谈判在贸易自由化的程度上是有所区别的。美国主导下的TPP在贸易自由化程度上要求最高,谈判难度也最大。中日韩FTA谈判在贸易自由化程度上要求最低,谈判成本也最低,可谓最容易出成果。但在日本的谈判选项中,尽管带来的好处有限,TPP却是日本最想推动的,与欧盟的EPA也是优先选项,参与中日韩FTA的意愿则是最低的。

  究其原因,对日本而言,尽管加入TPP的成本是最高的,但由于日本对美国的依赖与美国对日本的依赖是并不对等,加入TPP不仅是一项经济选择,还是一项“不得不”表明的战略选择。为了避免过度依赖中国市场,日本“不得不”让国内做出牺牲来加入美国主导下的自贸区谈判,同时也试图在“围堵中国”中获得筹码。

  就日欧EPA谈判而言,因为欧盟与日本制度和经济水平比较接近,产业结构和水平也比较接近,比较容易谈。

  日本之所以加入中日韩FTA谈判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情势所逼,失去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实在不利于日本经济的复苏。此外,日本也不希望在东亚越来愈丧失主导权,日益被边缘化。目前东亚地区的一个普遍共识是,只有尽快推动中日韩自贸谈判,才最符合三方利益。而目前谈判的正式启动至少表明三方已有一定的政治意愿。但总的来说,日本的谈判欲望不是很强,不急于推动。这与其“脱亚入欧”的战略有关,日本还是希望依与靠美欧的贸易顺差,提升和巩固自己的经济地位。日本的这种战略考量使得中日韩FTA谈判在推进上存有一系列挑战。

  记者:有分析认为,同步参与几大谈判有利于日本在几大谈判中左右逢源,最大限度参与规则制定。您对此怎么看?

  陈子雷:在现有的以WTO为代表的多边贸易机制之下,几大经济体纷纷寻求双边或者区域性的交叉谈判,可谓出现了“通心粉碗效应”。从几大谈判的参与主体来看,这些谈判是不同层次、不同区域、不同开放程度、不同经济水平国家之间的谈判。理论上说,双边自由贸易最终会带来双方社会福利水平的提高。但从多边到双边,大家像吃意大利通心粉一样,都搅在一起,在存在过多的双边自贸区谈判之时,自贸效应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得以实现?我们目前很难下定论。此外,尽管同步参与多个大型自贸区框架谈判,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发挥日本构想中的“桥梁”作用,使日本拥有在不同谈判中的筹码,但几大谈判的目的中不乏相互制约。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的日本,同时还将面临如何平衡参加几大谈判的不同利益的难题,究竟能否如愿,还有待观察。

(来源:文汇报)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