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美容业乱象丛生--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

英国美容业乱象丛生

唐昀

2013年02月22日01:44    来源:经济参考报    手机看新闻

  继劣质硅胶隆胸术曝光后,不规范的皮肤填充物手术再次将英国美容手术行业推到风口浪尖。一些爱美女性原指望通过注射填充物使自己的脸变得更加丰润光泽,不料却反而滑向毁容的边缘。

  蕾切尔的遭遇

  现年34岁的蕾切尔外出总是戴一副墨镜,遮住眼角的伤痕。“我比较在意别人看我,”她说,“当你与人聊天时,对方首先看到的就是你的眼睛。”她的家里只摆着一张照片,那是她美容手术失败前的玉照,“出事后,我再也不想拍照”。

  两年半前的一次面部美容手术,让她的眼角浮肿至今,并留有红色伤痕。当时,她得知一家医药公司在伦敦做新产品N ovabel的促销活动。“我有点紧张,但仍相信手术后我会变得光彩照人,”蕾切尔说,“我知道自己无法重返20岁,我只想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疲惫。”

  公司的宣传十分诱人,N ovabel听起来是纯天然产品,原料是水藻之类的海洋植物。蕾切尔回忆,手术并不痛苦,医药代表在她眼睛下面的泪槽注入填充物。手术结束后,她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容光焕发。

  可两个星期后,她的眼角出现肿块,像石头一样坚硬,呈青紫色,疼痛难忍。医生多次为她注射类固醇以吸收填充物,都不起作用。肿块越来越大,她几乎睁不开眼。

  2010年8月,该医药公司发布通告,建议停止使用N ovabel,并从市场上召回,因为有报告称产品有副作用。又过了两年,才有医生愿意为蕾切尔实施眼窝手术。此前,医生一直对她说,在这个部位手术难度很大,而她坚持要将填充物取出。

  “我知道自己可能因此失明,但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做,”蕾切尔说。手术于去年初进行,耗资8000英镑。

  第一次手术历时4小时,医生从蕾切尔的眼窝取出一块填充物,然后从其腹部抽取脂肪填充患处,并用胃部表皮将伤口覆盖。这次手术让蕾切尔的下眼睑变得松弛,以至于无法支撑眼睫毛。她不得不进行第二次手术,将眼睫毛重新粘在眼睑上。

  如今,蕾切尔的眼窝非常脆弱,不能再承受新手术。“我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她说。

  在美容医学领域有15年从业经验的皮肤科医生默文·帕特森说:“蕾切尔的案例说明,填充物的市场准入缺乏规范,产品未做检测就进入市场,病人成了实验小白鼠。”

  他补充说,关于填充物最常见的问题是:在正确的部位使用错误的产品,或者在错误的部位使用错误的产品,“蕾切尔的案例属于后者”。

  市场乱相

  皮肤填充物手术最早施用于因伤而致皮肤残损的患者,将胶状物质注入皮肤后,凹陷处会变得丰满平整。美容医生迅速发现这个手术的价值。它和注射肉毒杆菌不同,无需为平复皱纹而麻痹周围肌肉,填充物可将皮肤撑开,使之显得饱满润泽。

  不少名人对此趋之若鹜。麦当娜的双颊、林赛·洛汉的丰唇、妮可·基德曼“永不起皱”的微笑,据说都是填充物的功劳。普通百姓随之热捧,美容院和美发厅纷纷推出相关产品,若在网上购买则更便宜,打折后只需150英镑。

  市场调研公司“基调”的统计数据显示,填充物连同肉毒杆菌的销售额每年高达7.75亿英镑,预计今年将增长8.4%。世界顶级填充物产品“瑞蓝”玻尿酸自16年前投放市场以来,全球已实施160万例治疗。

  但是,随着填充物市场迅速发展成一个产业,英国对其的管理却处于失控状态。没有人知道它的准确销量、有多少医生在实施相关手术、共实施了多少例手术等。

  在英国,填充物被归为“医疗设备”,而非“药剂”,因此可以绕过针对处方药的严格规定,只需获得“C E”安全认证标志就能进入欧洲市场。在美国,填充物被归为“药剂”,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迄今仅批准了6张营业许可证。

  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管理局估计,英国市场上共有约160种不同类型的填充物,人们可以随时随地交易相关产品,实施手术的人也无需接受任何医学培训。

  英国美容整形外科医师学会去年底实施的一份调查显示,近半数医生遇到过因做永久性填充物手术而惹上麻烦的病人,其中84%必须重新手术,或被诊断为“无法治愈”。而非永久性填充物引发并发症的情况更为常见,但大多是暂时现象。

  帕特森医生说,不同填充物注射于人体不同部位,有严格规定。比如,高黏度填充物适用于塑造丰满的面颊,低黏度填充物适用于塑造性感的嘴唇。“受过正规训练的人应该对这些规定了如指掌,一旦出错,可能导致皮肤坏死、失明或永久性肿块;如果注射到动脉,则可能导致中风、溃疡和毁容。”

  可事实是,在英国,任何人都能实施相关手术。市面上有一些培训课程,半天就能拿到证书,管理十分松懈。

  手术地点也是无处不在,公园小木屋、车库、美甲店、展览馆、美容院……独立保健咨询服务公司的萨利·泰伯说:“填充物不是化妆品,注射必须在无菌环境中进行,否则,病人可能伤口感染或染上肝炎。”

  对自己负责

  蕾切尔在美容手术失败后闭门不出。她无法用化妆来掩盖伤痕,哪怕戴着墨镜,也总有人问她出了什么事。她眼睛干涩,刺痛难忍。她时常担心,要是因为脸上留有填充物残余物而导致失明或罹患脑癌该怎么办。“我不能责怪其他任何人,我只能怪自己,”她说。

  她曾有一段婚姻,丈夫经常出轨,情人不计其数。他抵押了房子,拿钱一走了之,让蕾切尔独自抚养孩子。“我想通过注射填充物让自己快乐一些,可是事与愿违,”她说,“有很多事情比你的长相更重要,可我们却忘记了。能够相互交流,过自己的生活,比什么都重要。快乐就好。”

  她愿意讲述自己的遭遇,因为越来越多女性在注射填充物,“可我们不值得为此浪费时间,这不是一场游戏”。

  去年1月,法国聚植入修复体公司(PIP)劣质隆胸硅胶事件曝光,英国有4 .7万女性受到影响。英国前卫生大臣安德鲁·兰斯利承诺全面整顿美容行业,由国家医疗服务系统执行。独立保健咨询服务公司建议将填充物归类为“药剂”,以便加强管理。

  泰伯认为,人们应当对自己的脸负责,应当充分认识到美容手术的风险。“在接受填充物手术之前,必须三思。毕竟,这是一个手术,是在你的皮肤下植入一个异物。”

  ■相关链接

  PIP劣质隆胸硅胶事件

  法国R T L广播电台去年初披露,法国聚植入修复体公司(PIP)在其生产的隆胸硅胶中使用未经测试的燃料添加剂。

  这家电台称得到一份PIP隆胸硅胶确切成分的报告,显示其硅胶中含有Baysilone、Silopren和R hodorsil三种成分,均为工业级产品,从没经过医用测试或获准投入临床使用。

  专家认为,PIP的硅胶适用于制作床垫,而不是医疗用材。它更容易破裂,会增加妇女罹患癌症的风险。

  法国卫生部门为预防起见,早就建议本国隆胸女性移除这种硅胶。捷克、德国和英国的卫生部门也建议接受隆胸手术的本国妇女尽快移除劣质填充物。

  PIP公司于2010年破产,在此之前的12年里共向全球整形机构出售乳房填充物产品30多万件。

分享到:
(责任编辑:潘旭海(实习)、苏楠)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