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国外社会信任度 日本人对陌生人态度很和善--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滚动新闻

盘点国外社会信任度 日本人对陌生人态度很和善

2013年02月18日13:56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手机看新闻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快递来了不敢轻易开门,入户人口普查改成去居委会报到,买菜时把小贩的秤搬到眼前,买肉时总要用手按按有没有注水……这样的经历你有吗?前不久,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了一份社会心态蓝皮书,调查显示,只有两到三成的人认为社会上大多数人可信,也就是信任陌生人,约7成人坚持不和陌生人说话。

  根据这份报告,中国社会信任度的成绩已经是不及格了。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市民,听听他们认为目前社会对陌生人的态度如何?

  市民:我觉得现代人和人之间还是挺缺乏信任的,拿我们自己来说,比如大街上有人过来向你问路可能还好,但要跟你借钱什么的,你肯定拒绝,不管钱的多少。比如,有一次我遇见一个老太太在公共汽车站,我从那儿走过,她说姑娘我找你借一块钱行不行?她说了之后,我觉得其实也不是什么事,但她说的那一刻我还是有警觉的感觉,说明人和人之间的防备心还是比较重。

  市民:如果要是有人问我借手机说有急事的话,我应该会借,因为我原来有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当时手机没电了,而且着急去接另外一个朋友,只能去借手机,而且还借到了。我觉得现在公众信任度降低跟社会环境有关。

  美国:对陌生人不设防线

  那么,在早已完成社会转型的美国,现在的社会信任度怎么样呢?在美的中国留学生苑璐说,美国人对陌生人似乎不设防线。

  苑璐:美国人对陌生人基本上都很友好,包括借电话、问路、借零钱,都没有问题,我从来没有碰到过障碍。我有同学电话丢了,在路上随手抓一个美国人借电话都没有问题。包括有时候去自动售卖机时没有零钱了,周围其他人借给你一两块或几美金,都是没有问题的,他们也不奢求你还,这方面的信任度是有的。

  然而,美国的社会问题是很突出的,比如,枪击案频发让美国社会高度紧张,而且很多枪击案都是发生在邻里之间,这是否影响到美国人的邻里关系呢?苑璐说,美国人能叫上邻居的名字,但相处不多。

  苑璐:在美国,邻居之间大部分都认识但是不熟,在这边两个人打招呼一般都会自我介绍,时间长了对方是做什么职业的也都知道。美国其实是很分社区的,比如这一片社区是学校、学生,另一片社区是白人或黑人,一个社区内的群体来自相似的社会阶层,有比较稳定的工作,同样一栋楼里基本上不用锁上门,除非全天家里都没有人。

  日本:人人自律多于相互信赖

  全球华语广播网日本观察员黄学清:日本是个相对安全的社会,一切都很有秩序,对待陌生人的态度也很和善,所以很多到日本旅行的外国人都比较喜欢日本,不需要太多的戒备心,玩到深夜都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在日本的网站上,购物都是先付款,店铺和个人在收到汇款以后再发货,人们从一开始就习惯了这种支付方式,因为极少出现问题,所以一直延续到现在。比如雅虎的竞拍上也曾经推出过类似支付宝那种先拿到商品再将货款转给买主的服务,但很少有人使用。

  日本看似一个充满信任的社会,可是根据一项调查显示,美国有47%的人认为他人是可以信赖的,而日本只有26%。日本是依靠相互监督和执法来保持社会的稳定的,很多日本人认为,如果做了不光彩的事情会受不了周围的目光,如果不帮助或协助别人,自己也很难得到别人的帮助。所以,如果说日本是一个相互信赖的社会,不如说是一个人人自律的社会。

  澳大利亚:人与人之间相互信任

   澳大利亚2AC电台记者胡方通过几个小事例让我们感受到了澳大利亚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胡方:澳大利亚的民族性格就是质朴、热情,导致了人与人之间很少设防,互相信任。在悉尼清晨的火车上,你经常会看到一些乘客斜靠在座位上小睡,而随身携带的包就非常随意的放在一边,大家都相信,虽然自己睡着了,但是其他乘客会互相守望,替他看着包。在路上遇到突发疾病的病人,澳大利亚人也会非常的热心提供帮助,不会有任何的顾虑。去年时,我在悉尼的唐人街附近就见证了这样一次突发情况,当时有一位看起来像是中国籍的老先生突然倒在地上,并且吐出白沫,很快四周的人就聚集过来,同时各自分工处理不同的事宜。有些人掏出手机拨打救护车的电话,有些人跑去唐人街的几个路口守候,方便指引救护车到达现场,有些人四处打听询问现场有没有专业医生。很快救护车来了,目睹全过程的一位男士向医疗人员复述了他所看到的状况,并且主动跟车陪着老先生去医院以等待他的家人。

  予人方便就是予自己方便。我们还是应该对周围人和事多一份信任、宽容和理解,这样,当我们需要他人帮助的时候,才能得到同样的回报。

(来源:中国广播网)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