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国神社放火中国男子母亲:儿子恨日本殖民统治--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滚动新闻

靖国神社放火中国男子母亲:儿子恨日本殖民统治

2012年12月14日04:41        手机看新闻

当地时间2012年12月3日,韩国首尔,韩国反日团体在高等法院外示威,要求当局拒绝向日本引渡中国人刘强的要求。

  当地时间2012年12月3日,韩国首尔,韩国反日团体在高等法院外示威,要求当局拒绝向日本引渡中国人刘强的要求。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王刚】备受各界关注的“刘强引渡日本案”12月13日下午在首尔高等法院进行宣判前最后一次庭审。刘强的母亲作为证人出席庭审,并在庭上泣不成声。韩国东北亚史权威专家作为第二证人向法官介绍了历史问题为何会困扰东北亚,并强调本次判决将具有标杆意义,对韩中两国意义重大。中国驻韩总领事强调,相信法官一定会合理、妥善处理该案件。

  庭审于13日下午3时开始,刘强母亲作为第一证人出席。刘母在回答提问时表示,刘强从小就性格内向,但非常有正义感,相信儿子在靖国神社放火的动机是出于对日本殖民统治和慰安妇问题态度的痛恨。刘母向法官表示,自己以证人的身份站在法庭上感慨万千,“此前并不清楚母亲(指刘强的外婆)有过那么沉重的苦难,而千百万包括韩国人民在内的亚洲各国日本侵略战争受害者的苦难一样深重。我儿子是为了伸张正义而向靖国神社扔燃烧瓶,希望能得到韩国的保护”。刘母强调,希望法官能考虑到刘强特殊的身世背景和这样做的原因,早日让刘强返回中国。

  韩国成均馆大学东北亚史专家李熙玉作为辩方的第二证人出席庭审。他表示,历史问题是困扰中日、韩日关系的重大问题,中国历史上饱受帝国主义侵略,因此对历史问题和领土问题异常敏感。作为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其地位已经不是普通的私有宗教设施,而是具有极强的政治含义。日本政界人物甚至首相不停进行参拜,本身就说明这点。李熙玉强调,日本虽然此前在历史问题和慰安妇问题上有比较正面的表态,但近年来随着日本政治的整体右倾化,日方开始淡化甚至否定过去的历史和讲话。因此遭到亚洲国家的谴责和警惕。

  李熙玉认为,目前刘强案在韩中两国引发高度关注,很多中国人把刘强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看待,中国政府也高度关注,此事若处理不当有可能在韩中之间产生严重问题。他表示,随着即将进行的日本众议院选举可能将安倍晋三等否认侵略历史的政治人物推上前台,如果刘强在此时引渡日本,必将向日本政界和民众发出错误信号,因此希望法官一定要慎重判断。

  替刘强辩护的韩国世宗律师事务所当天准备充分,不仅派4名资深律师出庭辩护,还准备了长达40分钟的幻灯片进行讲解。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分别解释了案件的本质、刘强的家族史、刘强纵火前后的动向、日本军国主义的过去和现在、拒绝引渡的法律依据和理由等。

  韩国检方在最后陈述中表示,不能凭情绪和感情来判断法律案件,法律不能有例外,慰安妇等问题应通过外交等和平手段加以解决,不能采取放火等暴力手段。检方认为,暴力解决只能产生新的暴力,并怀疑刘强的放火行为对解决慰安妇问题是否有实质性帮助。检方称,韩日签署的引渡条约经过国会批准,如果随便拒绝引渡,将令该引渡条约不能正常发挥作用,也是对对方国家司法制度的不信任。检方最后强调,坚持要求引渡刘强去日本。

  刘强在最后陈述中表示,对自己是抗日革命烈士和慰安妇的后代感到非常自豪,他现在更理解作为慰安妇而痛苦一生的外婆的心境。日本对过去帝国主义、军国主义的罪行不但不进行真诚反省,反而极力歪曲历史否认侵略,这是对包括韩国在内的日本侵略战争受害者的巨大羞辱。刘强强调,相信法官不会让日本“贼喊捉贼”的伎俩得逞,正义一定会得到伸张。

  中国驻韩国大使馆总领事何颖出席了当天的庭审,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刘强一家都是日本侵略战争的受害者,相信法官会充分考虑刘强的特殊家庭背景和历史背景,一定会合理、妥善处理该案件。

  当天的庭审气氛有些压抑。可能是面对父母的缘故,刘强显得略有紧张,神情严肃,并不时看向父母。刘母在庭审时多次泣不成声,包括“太平洋战争牺牲者遗族会”会长梁顺任女士在内的多名旁听者也流下眼泪。庭审结束,当刘强即将被法警带离法庭时,刘母抱住儿子大哭。

  当天庭审持续到晚上7时15分才结束,这也是“刘强引渡日本案”的最后一次庭审,法官将择期做出最后判决。根据韩国相关法律,法官必须在两个月内作出是否引渡的最终裁决,明年1月9日将是最后期限。另据报道,韩国大法院13日对中国“鲁文渔”号船长程大伟涉嫌刺死韩国海警一案做出终审判决,维持二审判处的23年监禁及2000万韩元(1人民币约合171.5韩元)罚款。

(来源:环球时报)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