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日本时机已到?--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滚动新闻

做空日本时机已到?

2012年12月03日08:27        手机看新闻

  英国《金融时报》12月3日刊文《做空日本时机已到?》,文章称,一些分析人士看空日本国债,预言几个月内日本定将爆发一场危机,全球投资机构或将伺机而动做空日本。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为何对冲基金经理会对成人尿布感兴趣?答案是,成人尿布是判断日本国债泡沫是否行将破裂的线索——有越来越多的对冲基金正将这个泡沫的破裂视为下一桩大买卖。

  今年,日本成人尿布的销量首次大幅超过婴儿尿布。这一明确的统计数字突显出日本面临的巨大人口挑战——看空日本国债的人士认为,几个月内日本定将爆发一场危机,而人口挑战就是这场危机的几大致因之一。

  驻达拉斯的对冲基金经理凯尔·巴斯(Kyle Bass)上月在致投资者的信中问道:“伯尼·马多夫(Bernie Madoff)的巨大庞氏骗局让世人明白了什么?”巴斯因其逆向投资观点而吸引了大批追随者,尽管他的观点有时显得危言耸听。

  巴斯写道:“世人应该已经明白了至关重要的一点,即只要你能确保一个关键条件——落入骗局的受害者比走出的多——你就可以针对未来许下离谱的诺言。”

  他的论点很简单:日本的社保成本一直在稳步上升。日本人的退休年龄是65岁,而始于1947年的四年是日本出生率的巅峰期。

  巴斯表示,在这方面,日本终于将迎来“算总帐”的一天。这个问题是由不断恶化的经常账户引发的:多年来,日本债务相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不断扩大,政府财政收入不断下滑,日本经常账户首次出现赤字。无法克服的人口因素又对问题的加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然而,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论点。长期以来,对冲基金一直都喜欢做空日本。

  例如,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创始人戴维·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自2009年起就一直以这样那样的方式做空日本。而对世界上许多经验极为丰富的宏观对冲基金来说,它们做空日元的交易迄今已连续四年折戟沉沙。

  仿佛是为了让人们更清楚的看到这一点,日本国债收益率上周达到历史低点。对此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的分析师写道,指望日本国债收益率上升看起来就相当于是在“追逐彩虹”。

  三菱日联摩根士丹利(Mitsubishi UFJ Morgan Stanley)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师石井纯(Jun Ishii)描绘了一种“无法动摇的日本国债吸收机制”,在这种机制下,银行存贷缺口由国债填补。石井纯表示,当前数据显示,银行仍有足够空间购买更多国债。“我们还没发现逢低买入日本国债的意愿有减弱的迹象。”

  这一切并不能阻止新对冲基金转投空方阵营。

  一生都在研究日本问题的专家克里斯托弗·里格(Christopher Rigg)表示:“我们认为形势真的就要发生改变,现在已经万事俱备了。”里格目前在总部位于英国的奥德利资本(Audley Capital)掌管一支专门做空日本的新基金。

  里格的论点要比巴斯的更为温和:他表示,定于12月16日举行的日本大选将成为形势改变的催化剂,这次的大选有望将自民党(LDP)党魁安倍晋三(Shinzo Abe)送上日本首相宝座。

  里格指出:“安倍以渴望推动经济增长著称。很明显,他希望日本央行(BoJ)采取更为激进的措施。”

  他表示,由于日本央行明年初将更换行长及两名副行长,安倍任内可能会产生一个长期偏鸽派的日本央行,它很可能会采取通过购买外国债券来实行量化宽松的全新举措。

  里格预计,这种变化可将日本国债收益率推高到2%,虽然距日本崩溃论者预计的6%到7%还很远,但足以令做空者大赚一笔了。

  他表示:“有些人看到日本的债务态势就大喊‘天哪’——他们认为这里的形势和希腊一样,国债收益率将达6%。我不是说这完全不可能发生,我们只是认为它不会发生。”

  而且关键问题在于,对冲基金也不需要这么高的国债收益率才能获取丰厚回报。

  奥德利告诉那支专门做空日本的基金的潜在投资者,根据当前的日本国债期货与现货价格之比,基金的回报率有望达到三位数——前提是事实证明奥德利的论点是正确的。

  正是这种成本与回报的不对称(及其背后的基本面因素),使得做空日本国债的交易又一次对对冲基金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

  一位大型全球宏观投资机构的投资组合经理表示:“日本目前的形势是:问题已不再是‘为什么要做空日本?’,而是‘为什么不做空?’。”买入日本国债看跌期权的成本可以忽略不计,潜在回报却是巨大的。

  不过,这一交易最终可能会是一场“持久战”,而且充满不确定性。(作者:萨姆 琼斯 , 本 麦克兰纳汗)

(来源:新华国际)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