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我国驻日大使揭秘中日搁置钓鱼岛争议内幕--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

前我国驻日大使揭秘中日搁置钓鱼岛争议内幕

2012年09月28日08:03    来源:外交部网站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2012年9月24日专访前驻日大使徐敦信实录

——历史真相不容否认

演播室主持人 张羽:

针对日本挑起的“购岛”闹剧,中国推出了一系列的反制措施,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正在品尝苦果。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1972年,双方发表了中日联合声明,1978年双方又缔结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那么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日本为什么会表现得如此地一意孤行?当年两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又持什么样的态度呢?就这些问题,《焦点访谈》专访了前中国驻日本大使,中日邦交正常化的见证者徐敦信。

解说:

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9月19日下午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到,日中邦交正常化谈判时,田中角荣首相表示,我想问一下,中方对尖阁列岛即我钓鱼岛的态度,周恩来总理表示,这个问题我这次不想谈,现在谈没有好处,就因为在那里,海底发现了石油,台湾、美国把它大作文章。然后玄叶光一郎又说,现在问题是,能否根据上述两国领导人表态,判断双方之间存在某种共识。中方主张,双方之间存在共识,但日方的立场是,双方之间并不存在共识,这是日本官方首次公开引述当年两国领导人有关谈话内容来否定共识。然而,玄叶表态,是在刻意断章取义,歪曲事实。

徐敦信(前驻日大使):

我不知道,是日本外务省的领导人,看不到记录全文呢?还是故意歪曲呢?我坦率地讲,我的第一感觉是日方断章取义。我作为一个经历者,我手头有记录。实际上周恩来总理讲完紧接着田中就讲,“好,不需要再谈了,以后再说”。周恩来总理说,“以后再说,这一次我们把能解决的大的基本问题,比如两国关系正常化的问题先解决。不是别的问题不大,但目前急迫的是两国关系正常化问题,有些问题要等待时间的转移来谈。”田中首相说,“一旦实现邦交正常化,我相信其它问题是能解决的。”这是谈话的主要内容。

解说:

78岁高龄的徐敦信历任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外交部副部长等职,1993年至1998年,出任中国驻日本大使,作为中日外交的亲历者、参与者,徐敦信始终密切关注着钓鱼岛问题的发展,在将近50年的外交生涯中,他的工作主线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日本。

徐敦信:

因为钓鱼岛在中日之间存在着争端,存在争议由来已久。不说远的,就是邦交正常化的头一年,1971年,美国跟日本之间就钓鱼岛的行政管理权问题,我们叫私相授受,就背着我们给了他们。当然我们发觉以后,中国政府在当年的12月30日发表了严正的声明,说明了我们的立场,这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是台湾的附属岛屿,这个私相授受是非法的、无效的,点名道姓的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了,这个声明全世界都知道。就是邦交正常化1972年的3月份,中国的外交官跟日本的外交官在联合国的海底委员会上,为了钓鱼岛问题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中国的外交官,外交代表,他的名字叫安志远,可以说是声色俱厉地批驳了日本的态度,对日本的主张进行了批驳,所以声明也好,在国际场合的面对面的交锋也好,中日之间存在钓鱼岛主权争端,这是谁都知道的。

解说: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即将在9月29日正式发表声明之前,9月27日,时任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主动向周恩来总理提出,钓鱼岛的问题,想听听中方有何见解,周恩来总理明确跟他讲,说这次不想谈这个问题,谈了没有好处,周总理的意思是,这次谈这个问题谈不下来,不要影响我们两国关系大的问题的解决,这个问题田中角荣也听明白了,就把这个问题放一放,以后再说。这样两国就这个问题,达成了一个共同的认识,为了中日邦交正常化大局,在钓鱼岛问题上搁置争议,求大同,存小异,等时机成熟时,再来解决。

徐敦信:

所以通过这段对话我们就可以知道,放一放以后再说,实际上是说,把大的问题先解决,其它的问题,随着时间转移来解决,而且田中讲,他相信邦交正常化以后,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历史事实。两国领导人之间,就有争端取得了共识,就是争端放一放,以后再说是取得了共识。

解说:

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徐敦信随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出访日本,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的互换仪式,在当时的记者招待会上,记者提到了钓鱼岛的问题,而邓小平同志作出了这样的回答。

邓小平:(同期声)

我们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时候,我们双方约定,不涉及这样的问题,这次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时候我们双方也约定不涉及,但是有些人倒是想在这些问题上挑一些刺,来障碍我们中日关系的发展,所以我们认为我们两国政府,谈这些问题避开是比较明智的,这样的问题摆一下不要紧,摆十年也没有关系,我们这代人智慧不够,这个问题谈不拢,我们下一代人总比我们聪明一些,总会找到一个大家都能够接受的形式、方式来解决。

解说:

小平表示,钓鱼岛问题可以留待将来解决,中日双方要在更加广泛领域发展两国合作关系。

徐敦信:

我在场,那个场面我很清楚。我在场的时候,我心里面想,大概不至于会谈到钓鱼岛问题,因为领导人之间已经谈了,谈的东西当时并没有发表,不至于问,但是出乎我的预料,日本记者提了这个问题,这个讲话是在几百位记者面前讲的,所以第二天电视、广播、报纸都在很显著的地方报道了它的全部内容。坦率地讲,我当时看到的情况,我是觉得很精彩,日本朋友觉得也很精彩,明智啊!因为中日之间建交从1972年开始,一直到1978年有一个共识叫求同存异,或者全面讲叫求大同,存小异,这就是把邦交正常化作为大同,把中日缔约作为大同解决了,中日关系大踏步前进。就当时的情况而言,和这两个相比之下是叫小异,小异不是说不重要,解决领土主权争端也很重要,但是不成熟的时候放一放是明智的。这就是智慧,领导人的智慧。

解说:

在钓鱼岛问题上,对于日本政府否认历史,否认曾经达成共识的行为,一些日本有识之士也表示气愤。

徐敦信:

在1996年为了钓鱼岛问题发生了一件事,日本的右翼擅自登上钓鱼岛,名义说上去修他们的一座灯塔等等,这当然引起了中国的不满,中国老百姓的义愤,我作为大使奉命向日方提出了严正交涉。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的日本外交部的副外长,他们叫次官,叫林贞行,他说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共识,我当然也很不满意。其中有一位自民党元老,也是我很尊敬的一位老朋友,叫二阶堂进,二阶堂进在1972年是田中内阁的内阁官房长官,他说,“这些年轻人不知道历史,不懂中日关系之重要,我在场嘛,当时是田中首相先提了这个问题,他跟周总理交换了意见,最后说放一放,以后再说”。

最近据我所知,有了一些谈判,不同级别上的,比如说司局长,甚至于副外长,他们都到北京来,而且主动要求到北京来谈,这个我觉得不坏,可以说是值得欢迎的。当然谈就得要有诚意了,要实事求是,要尊重历史来谈这个问题。

演播室主持人 张羽: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和1978年《中日友好条约》的谈判过程当中,两国老一辈领导人着眼于大局,达成了钓鱼岛问题放一放,待以后解决的共识。中日关系正常化的大门由此开启,中日关系才有了40年的巨大发展,东亚地区才有了40年的稳定与安宁,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有史为凭,有法为据,如果日本继续歪曲历史,罔顾事实,甚至否认双方曾经达成的共识,而由此产生的后果只能由日方承担。

 

要闻:

第67届联大一般性辩论 领土领海争端成热点

钓鱼岛,兵家必争之地

中国海监66号和46号船继续在钓鱼岛领海内巡航

克林顿:我老婆绝对有资格竞选总统

组图:朝韩两国农村的真实差异 朝鲜的农村超出想象

组图:探访朝鲜神秘学院 女生穿着清凉

独家评论:

印度经济改革因外资而纠结(国际视点)

右倾化加剧日本外交政策对抗性(国际论坛)

美联储新一轮量化宽松作用有限(经济透视)

 

分享到:
(责任编辑:覃博雅、赵艳萍)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