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美国的亚太“棋局”--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滚动新闻

新京报:美国的亚太“棋局”

2012年08月26日07:18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美国和亚太地区很多国家都有定期的联合军演,军演的规模不定,有大有小。2010年美国主导的联合军演超过一半在亚太地区举行;2011年,美国在亚太地区进行的军演达到172次,几乎平均每两天就有一次。

  知远防务研究所研究员、《海陆空天惯性世界》杂志主编周晨鸣认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演多是一种制度化的安排,重返亚太战略提出后,军演的数量上可能不会有太多改变,但是军演的规模要比之前增大很多。美国利用这样的动作来显示自己与军演合作国之间的关系,通过这样的方法来展示自己“重返亚太”的决心。用现在流行一种说法,美国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高美

  美泰“金色眼镜蛇” 规模大 “毒性”小

  参加国:最初只有美泰两国参加,此后新加坡、菲律宾、蒙古、日本、印尼、韩国、马来西亚先后加入,演习国家扩大到了7个。

  演习内容:最开始均属传统安全领域的军事对抗。从1999年起,演习首次将维和行动等内容列入演习设想。

  美国在泰国有自己独特的利益,从越战时期开始,泰国和新加坡就一直是美国在东南亚比较重要的战略支点。所以美国与泰国之间很早就开始了年度联合军演“金色眼镜蛇”,这是美国在东南亚非常关键的军事动作。2012年的军演有13180人参与,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

  周晨鸣认为,美国在东盟国家中间一直有比较强的话语权,基于东盟和美国泰国这些国家的特殊军事关系,军演的规模不断提高,也是东盟国家希望看到的局面。东盟国家希望借助美国的力量,在东盟基础上建立一个比军事同盟更高层次的同盟,从而能在南海问题以及其他问题上有更多的话语权;这一想法正好和美国高调重返亚太的战略不谋而合。

  与美韩之间的军演针对北朝鲜进而威慑中俄不同,美泰之间的军事演习主要还是烈度比较低的战争状态,尤其是小规模的两栖登陆、丛林地带的作战,包括海上搜救海上救援之类。一般来说,没有特定针对的目标。

  美印“准备战争” 不为“真心” 为全球反恐

  参加国:美印陆军近年通过代号为“准备战争”的联合军事演习共同训练。

  演习内容:通常的设定场景是人道主义救援和灾难应对。最近一次的军演,主要是交换双方在特殊地带作战的经验和技能。

  历史上,美国和印度的关系并不友好,2001年之后,为了推进美国的反恐战争,获得印度方面的支援,美国和印度之间的军事关系开始升温。2012年1月,美国公布新的国防战略纲要,重新设置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优先权,其中特别要求加大投入,与印度建立一个长期战略伙伴关系,“以支持其作为一个区域经济支柱和在印度洋地区作为安全保障者角色的能力”。作为两国一种关键性的合作形式就是联合军事演习。目前印度已与美国合作开展了几十个军事演习项目。

  但是周晨鸣认为,美国和印度之间的军事演习,更多地是美国从自身战略出发,是出于美国全球反恐战争的需要,可以说称不上是真心的合作,而是双方各有所图的一种关系。因为传统上美国和巴基斯坦的关系更好,美国和巴基斯坦有着30多年的军事合作关系,而印巴之间则存在较多的摩擦和争端。所以美国和印度关系缓和,美国国内也受到巴基斯坦和一些中东国家的抨击。

  美越“非战斗” “小”动作 “强”信号

  参与国:2010年,美国和越南这一对曾经的敌人开始联手进行军演。

  军演内容:主要设定为非战斗内容。鉴于越南海军装备比较落后,和美军装备还有不协调的地方,美越军演多集中在海上搜救反海盗等方面。更高级别的军演,比如区域反恐反潜等,目前还无法进行。

  今年4月份,美国和越南又在越南中部的岘港举行了为期5天的“非战斗”海军演习。虽然这些演习的类型均为“非战斗”,规模也比较小,但仍然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动态。周晨鸣介绍道,美越联合军演是美国重返亚太一个重要的信号,表明美国对马六甲海峡的支配能力进一步加强了。同时,这些动作与中越之间的南海争端也存在一些关系。

  不过他同时强调,虽然两国军演释放出了美越关系解冻的信号,但是越南国内仍然存在很强的反美力量,所以美越之间的关系能够走到什么地步,仍然还有待观察。

  美国和菲律宾之间军演的规模也比较小,但是在今年黄岩岛争端之后,美菲提高了军演的等级。今年的美菲“肩并肩”联合演习参与人数近七千人,演习内容涉及军事演习、人道援助工程、灾害应对训练等。同时美菲两军4月还在南海海域举行了联合军演,内容包括模拟攻占海上油气平台等。

  ■ 对话

  军演有时显示“政治姿态”

  周晨鸣说,与美国进行军演的,除了传统上和美国有利益的亚太国家外,最近比较值得注意的就是印度、越南和蒙古。有的军演是显示一种“政治姿态”,比如美国2010年参加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的“草原之鹰”联合军演时,只派出几十人。

  威胁论,不能渲染不能忽视

  国防大学教授戴旭认为,美国以中国为假想敌,把战略中心东移到亚太地区,进而牵制中国,形成对中国的大包围圈。

  周晨鸣则认为,美国的军演是存在于本国日程表上的,但军演的规模和等级却会根据美国对外战略的需求,进行收放有度的控制。我们不能盲目渲染美国在亚太地区军演造成的威胁,同时也要正视这些威胁。威胁无论大小,倘若不加以重视和注意,则会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强扭的“瓜”不甜

  周晨鸣强调,虽然军演规模的确呈不断增强的趋势,但是却不能断言美国已和这些东南亚国家形成了多么强大的军事协作。首先,很多国家对美国还存有戒心。其次,这些东南亚国家之间还存有矛盾,比如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都存在海上或者领土上的争端。如果美国强行把这些国家整合在一起,在政治和军事上也是存在风险的。

(责任编辑:杨铁虎)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