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近60国家存岛屿争端 多诉诸国际法庭解决--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

全球近60国家存岛屿争端 多诉诸国际法庭解决

2012年08月21日02:49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姚冬琴

  在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日韩两国独岛(日本称“竹岛”)之争数次掀起波澜。8月10日,韩国总统李明博的独岛之行,也许正是对日本7月31日发表《防卫白皮书》再次主张对竹岛主权的一次回应。8月14日,韩国空军战斗机编队飞过独岛上空。据韩国媒体报道,该国将在今年9月初在独岛举行“防御联合演习”。对于韩国的强硬,日本拟就岛屿争端上诉国际法庭。

  从全球范围来看,围绕海洋权益和海洋国土的争端日益突出,可谓“寸土必争、一岛不让”。据初步统计,全球有近60个国家存在岛屿争端,占全世界沿海国的40%。近年来,国家间的海事争端开始越来越多地诉诸国际法庭,通过司法或仲裁的方法来和平解决国际争端。

  国际法庭历年来提交联合国大会的年度报告显示,1990年以来,新增的加上前一年未审决的案件,国际法院每年需要审理的案件约为10~20件,其中3~5件关于岛屿主权归属和海域划界问题,而审决的案件相当少。

  1990—2010年,国际法庭公布的有明确或大致结果的11个海疆岛屿争议案件中,太平洋海域的有4起,大西洋海域5起,印度洋、北冰洋各1起;

  从国家分布来看,中美洲和南美洲共4起,亚洲3起,非洲、欧洲各2起,其中,中美洲的尼加拉瓜和亚洲马来西亚各有2起;从争议标的看,针对海域分界线的案件4起,岛屿归属4起,疆线岛屿均存争议的2起,海域主权归属1起;从判决结果来看,对争议标的,争议方共享共分的判决为4起,判给一方或大部分判给一方的判决5起,撤诉1起,留后判决1起。

  “若干世纪以来,各国都在谋求维持或加强其政治影响和经济力量,为土地、能源、入海口、城市控制权而动武。国际法庭审议的争端常常涉及领土和海洋问题,便不足为怪了。特别是非洲的非殖民化,引起数目众多的案件提交给国际法庭,因为这些新国家非常重视边界的稳定。”国际法庭的官方文件中提到。

  旅游、航运、能源、渔业,个个都是导火索

  海事争端往往涉及什么利益?国际法庭通过审理的众多案件也总结得出,“一般而言,海事争端涉及位于有争议海域(如大陆架、领海)的渔场,或者被认为蕴藏石油和天然气等能源的所谓经济区。其经济利益对于有关国家往往十分重要。有些争端还涉及另外一些问题,例如通行权和勘探权等。”

  2008年3月6日—12日,尼加拉瓜与哥伦比亚断绝外交关系,原因部分是由于两国之间的领海争端。

  两国在加勒比海素来存在领海争端,其中包括著名的圣安德列斯群岛等。圣安德列斯群岛位于南美大陆以北、尼加拉瓜以东的加勒比海上,自1928年起由哥伦比亚实际控制,是该国重要的旅游目的地之一。2007年12月13日,国际法庭初步裁定,哥伦比亚对圣安德列斯等3个群岛拥有主权。之后,两国渔民和海军在有争议的海域曾出现过小规模冲突。今年4月,两国又开始向国际法庭提交材料,论证该群岛的归属权问题。

  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之间关于西巴丹岛和利吉丹岛的主权争端,同样是因旅游资源而起。这两座小岛是世界顶级的潜水胜地,曾经在很长一段时期里默默无闻。直到1991年,马来西亚要把西巴丹发展成一处潜水旅游基地,此举引起了印尼方面的不满。1998年11月2日,两国共同通知国际法庭,要求确认这两个小岛的归属。2002年12月17日,国际法庭以16票对1票裁决两座小岛的主权属于马来西亚。

  除了旅游资源,航运需要也是海事争端的导火索之一。比较典型的有,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之间关于白礁岛、中岩岛和南礁主权归属的争端。

  白礁岛面积约为一个足球场大小,没有人烟,中岩礁只是一块小礁石,而南礁更是只有在退潮时才露出海面。但这三个小岛在航运上极具战略意义。最终,国际法庭于2008年5月23日作出判决,裁定白礁岛主权属于新加坡,中岩岛主权属于马来西亚,而南礁因处于白礁岛和中岩岛的重叠海域,有待两国划定领海之后,属于取得该领海主权的国家。

  “对新加坡而言,它分别被马来西亚及印尼南北包围,形成一个‘三明治’,曾经被印尼前总统哈比比形容为‘地图上的小红点’。但是在国际法庭判决新加坡拥有白礁岛主权后,新加坡终于突破马、印的包围,让其领土及军事延伸至南中国海,这有利于新加坡及其盟友美国控制南中国海至马六甲海峡的水道,加强它在地区中的军事地位。”西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教授王秀梅在《白礁岛、中岩礁和南礁案的国际法解读》一文中表示。

  石油、天然气、渔业等资源的争夺,更是岛屿争端的导火索。比如,罗马尼亚和乌克兰关于黑海海洋划界的争端,就是因为黑海大陆架蕴藏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今年3月14日刚刚尘埃落定的缅甸与孟加拉国在孟加拉湾的争端,同样是由于2005年以后,该海域发现了大量天然气资源的存在。缅甸在其近海海域发现的天然气储量约10万亿~21.18万亿立方米;孟加拉国近海海域也有高达5万亿~13.773万亿立方米。

  丹麦与挪威关于格陵兰和扬马延之间区域海界的划分,则是为了当地丰富的渔业资源。

  和平划界不易,领土争端难解

  由于利益攸关以及争端的复杂性,提交国际法庭裁决的海事案件,往往需要耗费数年时间才能最终收官。不过,比起旷日持久的磋商甚至战争,法律手段还是显得高效和经济得多。

  国家之间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海洋划界争端有过许多成功实践,比较著名的有:1969年德国、荷兰、丹麦三国间的“北海大陆架案”;1984年美国、加拿大两国的“缅因湾海洋边界划定案”;1985年利比亚对马耳他的海洋边界划界案;2001年卡塔尔与巴林海洋边界划界案;2007年洪都拉斯与尼加拉瓜海洋边界划界案;2008年喀麦隆与尼日利亚海陆划界案等等。

  这些国家通过司法或仲裁的方式有效解决了彼此之间的海洋纷争,为和平处理国际海事创立了良好的示范。

  但是,“和平解决”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有时候不仅需要法庭上的较量,还要出动联合国高层亲自斡旋。喀麦隆与尼日利亚海陆划界案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在此事件中功不可没。

  喀麦隆与尼日利亚之间的陆海疆界争议,是西方殖民统治时期的历史遗留,属于国际法庭所述“非洲非殖民化”过程中的“模糊边界”问题。有争议的巴卡西半岛位于几内亚湾海岸,地处两国陆地边界的最南端,历史上该岛被西方殖民统治者任意割让,其归属权曾经在英、法、德等殖民国家之间几易其手。上世纪70年代后期,巴卡西半岛附近海域发现石油和天然气后,两国对该岛归属的争夺愈演愈烈。1993年以来,两国在该岛发生了多次武装摩擦。

  2002年10月10日,国际法庭将巴卡西半岛判归喀麦隆,并要求尼日利亚在2004年9月前从巴卡西半岛撤军,将该岛移交喀麦隆。喀麦隆对判决表示欢迎,尼日利亚政府却表示拒绝有关裁决。11月,在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斡旋下,双方一致同意建立后续行动委员会,落实国际法庭的裁决。之后,两国的边境争端逐步得到解决。

  2008年8月14日,尼日利亚正式向喀麦隆移交了巴卡西半岛。

  然而,世界上还有不少与岛屿主权、海洋权益相关的争端,仍未得到妥善解决。韩国日本独岛(竹岛)之争、英国阿根廷马岛之争、俄罗斯日本北方四岛之争、利比亚美国苏尔特湾之争等,甚至引发了多起战争,硝烟至今仍未散去。

(责任编辑:刘军涛)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