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大选年”年中盘点:经济成多国关键话题--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

国际“大选年”年中盘点:经济成多国关键话题

2012年07月31日00:45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当地时间5月9日上午10时左右北京时间9日14时左右,俄罗斯莫斯科红场举行胜利日大阅兵,俄新任总统普京检阅部队并发表讲话。

  中新网7月31日电 2012国际“大选年”已经过大半,俄罗斯、法国等大选已尘埃落定,美、韩等国将在下半年揭开悬念。“大选年”一系列重要或敏感国家扎堆换届与大选,将对国际政局产生巨大影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郭宪纲指出,今年多国的大选,在全球严峻形势下,经济已成为各国大选中不可避免要面对的问题。

  俄法埃大选已尘埃落定 内外博弈继续

  从经济一片愁云惨雾的欧洲大陆,到冲突迭起动荡不安的中东北非,上半年,俄罗斯、法国、冰岛、希腊、埃及、也门、利比亚等国均举行了选举,或选出新首脑,或产生过渡政府,或在各方角力组建执政机构的过程中。虽然这些国家的大选已落下帷幕,但大选中的“赢家”面临的诸多挑战才刚刚展开。

  普京怀揣俄“大国梦”回归

  怀揣振兴俄罗斯的“大国梦”,“硬汉”普京今年5月再度入主克里姆林宫。他计划接下来几年,俄将进入转变的“关键阶段”。

  12年前,普京面对艰难转型的俄罗斯,以富民强军的发展战略为俄重新找到大国方向,赢得广泛认同。随后,他从总统转为总理,与梅德韦杰夫上演了一出“王车易位”。

  现在,“梅普二人转”继续唱响,普京多年来稳扎稳打实践着的治国构想也在延伸。回归后的普京内政外交政策都不会出现“激变”,而会在保持连续性的同时稳步调整。

  由于俄罗斯大选时美国政客用言语帮俄反对派“撑腰”,致使俄美关系蒙上阴影。普京不出席在美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奥巴马不出席将在俄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就是一个例证。

  郭宪纲认为,未来俄美关系将“斗而不破”,普京外交以务实为主。一方面,在美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北约东扩等事务上,普京不让步的态度相当坚决,俄美可能会“针锋相对”地斗争;另一方面在反恐、阿富汗局势、削减战略性核武器等事务上,俄美合作将获得一些成果。

  普京竞选的文章将俄中关系放在比俄美关系更突出的位置。他指出,中俄互相需要,中国经济增长是敦促俄罗斯与中国加紧合作,是俄搭乘“中国风”的机会。郭宪纲认为,未来中俄在国际事务等方面将更紧密合作。

  奥朗德为法德关系添不确定因素

  今年5月,“平凡”奥朗德击败“闪亮”萨科齐,登上法国总统宝座之后,法国与德国关系走向成为欧洲舆论关注焦点。

  奥朗德对法德关系的重视从其就职当天打算“闪电访问”柏林可见一斑。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法德能延续萨科齐执政时“默科齐”组合的默契。今年6月,奥朗德单独抛出解决欧债危机路线图,德国总理默克尔强硬回应。法德这两个欧洲一体化建设的轴心国一时间各说各话,分歧加深。

  郭宪纲分析称,奥朗德的走马上任为法德关系增添了不确定因素,两国必有摩擦,但现在来看,法德间还未出现大的争执,一些分歧经磋商可以解决。作为欧洲经济“双引擎”,法德需共同面对经济泥潭,未来须达成妥协。只有协调行动,两国才能继续在应对危机上发挥作用。

  奥朗德上任后第一件涉及紧缩的事就是自降薪水,但7月初法国民调显示他支持率滑落7%,短暂政治蜜月期结束。未能带领法国走出欧债危机阴影,是前任萨科齐竞选连任时的最大软肋,现在,这个担子落到了奥朗德手中。

  郭宪纲称,法国经济民生能否改善、奥朗德能否实现竞选承诺,是考量其执政的关键。既支持民众高福利,又要考虑财政紧缩的奥朗德可谓任务艰巨。

  “后穆巴拉克时代”埃及军方与民选总统缠斗

  自今年6月24日埃及举行“后穆巴拉克时代”首次大选后,新当选总统、埃及自由与正义党主席穆尔西为代表的穆斯林兄弟会(以下简称穆兄会)与以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坦塔维为代表的军方这两大派别间的权力博弈变得愈发明显。

  埃及大选第二轮投票举行前夕,由军方保驾护航的最高宪法法院宣布人民议会解散。穆尔西当选总统后,于7月8日宣布人民议会恢复工作,但法院随即裁定否决穆尔西这一要求,人民议会似乎已成双方抢夺的“皮球”。

  郭宪纲分析称,这些举动背后折射的,是“穆兄会”为代表的埃及宗教派势力呈上升趋势,但无法压倒代表世俗力量的军方,双方博弈的表现。

  郭宪纲称,埃及已受损的国力不允许双方再恶斗下去,动荡过后的埃及百废待兴,经济民生是首要问题。由于各种事件影响埃及军方威信,今后其回旋余地会进一步缩小,不可能通过武力迫使穆尔西这位合法民选总统下台。从被压制到崛起,穆尔西所在的“穆兄会”以及宗教派势力拥有雄厚财力与群众基础,有利于其与军方争斗。未来双方博弈虽会继续,但更多地将采取迂回战术,在妥协中寻求达成平衡。从长远看,埃及局势应趋向于稳定。

  美韩大选悬而未决 日或再出“短命首相”

  展望下半年,有的国家还在等待大选重头戏锣声敲响,有的则处在如火如荼的竞选拉票阶段。奥巴马能否成功连任,谁又将成为韩国总统李明博的继任者,日本年内会否再现“短命首相”,艰难抗癌的委内瑞拉现任总统查韦斯能否在10月的选举中成功连任,都令人期待,值得关注。

  “驴象之争”奥巴马罗姆尼各有优劣

  随着奥巴马启动竞选连任,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驴象之争”正式拉开序幕。郭宪纲指出,今年美国大选的一个看点是经济话题非常突出,可以说超越了外交、社会议题,成为决胜的关键因素。

  虽然决定结束伊拉克、阿富汗两场“不受欢迎”的战争,以及下令击毙拉登,为奥巴马的执政“成绩单”添了一抹亮色,但这并非美国选民关心的全部。从2008年到2012年,美经济不见恢复,当初奥巴马“重塑美国”的承诺逐渐褪色,据统计,1/4的美国选民还未决定把票投给谁。

  7月19日美媒民调显示,奥巴马支持率已首次被共和党准总统候选人罗姆尼超越。而且,最近两个月罗姆尼阵营筹款数连超奥巴马阵营,差距达3000多万美元,显示出奥巴马“吸金功力”减退。

  郭宪纲分析奥巴马与罗姆尼的优劣势称,美国经济不见起色是奥巴马的“软肋”,成为罗姆尼手中攻击奥巴马的一张牌。在筹集竞选经费方面,富豪较多的共和党筹款力强于蓝领多的民主党,未来罗姆尼势头或继续盖过奥巴马。不过,奥巴马作为在任总统,执政经验多于罗姆尼;罗姆尼“非主流”的摩门教徒身份也不被看好。

  今年,中国议题似乎比在往届美国大选中更受关注。近日,美国奥运代表团“奥运制服中国制造”引起风波。郭宪纲表示,美国大选政客频拿中国说事,与美国自身的经济颓势、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有关。目前中国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美国实际是找中国当“替罪羊”,转嫁其国内矛盾。

  专家同时指出,大选落幕后不管何人当总统,都会从中美间的实际利益出发,重新考量对华态度,这种“抹黑”中国的手段从长远来看,对中美关系实质影响不大。他称,中美作为世界大国,经贸领域摩擦增多不足为奇,因为互相需要,中美关系未来整体将向平稳、合作的方向发展。

  韩大选牵动半岛局势 日或再出“短命首相”

  韩国今年12月19日将举行总统选举,韩宪法规定总统不得连任,现任总统李明博定于明年年初卸任。

  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实际党首、前总统朴正熙长女朴槿惠已宣布参选总统。她承诺推动“经济民主化”,增加社会福利。朴槿惠称,她将努力结束韩朝之间不信任和对立的局面,中断不确定性的恶性循环,并打算为“遵守承诺”,“赌上政治生涯”。

  目前,朴槿惠民意支持率大幅领先朝野其他竞选对手,暂未出现可与她抗衡的强劲对手。舆论普遍预计她将在预选中胜出,甚至成为韩国首名女总统。

  此外,朝鲜前领导人金正日的逝世增加了半岛局势更多不确定性,金正恩接掌朝鲜之后,朝韩之间也多有摩擦,当前朝韩关系复杂敏感,朝韩关系的走向,也势必影响到韩国的选举。

  郭宪纲分析称,李明博执政期间韩国经济不错,但在南北关系方面可以说是不成功的。李明博放弃了前任总统卢武铉的“阳光政策”,对朝敌视,使朝不愿与韩接触。郭宪纲认为,朴槿惠提出要改善南北关系或可为她争取一些选票,因为韩国民众也不希望两国关系持续恶化。

  日本政坛近来则由于执政党内分裂面临考验,民主党“大佬”小泽一郎出走自立门户闹得沸沸扬扬,对野田政权造成很大打击。共同社报道称,小泽预计今年秋季众院将会解散并举行大选。

  郭宪纲指出,日本经济长期低迷的状态已成“硬伤”, 连续几任首相都未能扭转局势,民众对各党派的期待值在下降。野田内阁难再维持一年的说法,不无道理。如果民主党内形势继续不乐观,下次大选或拱手将机会让给对手自民党。(完) (记者 孟湘君)

(责任编辑:潘旭海(实习)、赵艳萍)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