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自贸区建设助推经济增长(国际视野)--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

  

中日韩自贸区建设助推经济增长(国际视野)

2012年07月09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图为5月11日,中国上海,一艘集装箱运输船停泊在洋山深水港内。
  人民图片

  充分考虑三方需要
  肖承森绘

  不久前,中日韩三国商定,年内正式启动自贸区谈判。对于建设自贸区,日本和韩国国内作何考量,自贸协定将如何进展?本版约请专家、记者一起为您解读。

  

  促进三国经济持续增长

  沈铭辉

  自本世纪初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同意就建立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开展可行性研究起,中日韩企业界就对中日韩自贸区充满期待。

  中日韩自贸区民间可行性研究小组关于三国企业对建立中日韩自贸区的调查问卷显示,三国的大多数企业都赞成中日韩自贸区,其中中国企业持这一观点的比重最高,达85.4%;日本和韩国企业分别是78.7%和70.9%。而2008年亚洲开发银行组织的一次关于企业利用自贸区的问卷调查表明,中日韩自贸区是全部中国尚未达成的自贸区中最受中国企业界期待的。而中日韩之间的经贸数据也支持上述问卷调查结果,《中日韩合作(1999—2012)》白皮书显示,2011年中日韩三国间贸易额已经达到6900多亿美元,较1999年增长超过4倍;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日本、韩国最大贸易伙伴,日本、韩国在中国贸易伙伴中分别位居第四位和第六位;截至2011年底,日本、韩国累计对华直接投资分别接近800亿和500亿美元,日韩已成为中国重要的外资来源地。

  世贸组织多哈发展议程谈判停滞不前,导致该组织各成员开始寻求其他方式推动国际贸易以及经济发展,而自贸区则被视为对多边贸易体系的一种替代和新的探索方式。根据亚洲开发银行数据,2012年,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已签署或实施了121个自贸区,63个自贸区正在谈判,另有56个自贸区处于研究中。亚太地区已经成为全球自贸区建设最活跃地区,而在此过程中,中国没有理由落后并因此遭受贸易转移效应所引发的负面影响。

  根据中国商务部“中国自由贸易区服务网”数据,中国已经签署协议并实施了9个自贸区。与这些自贸区相比,中日韩自贸区有其独特性。其一,中日韩自贸区是首个中国先行签署投资协定而后进行货物贸易谈判的自贸区,过去中国都遵循着货物贸易谈判先于服务贸易谈判、投资协定谈判的规律;其二,中日韩自贸区是首个中国与其他大型经济体进行谈判的自贸区,过去签署的自贸区,虽然也涉及发达经济体,但是其经济规模往往较小,因此中日韩自贸区的谈判挑战相应也较大。

  此轮国际金融危机经验表明,东亚经济过分依赖美欧等外部市场是不可持续的。特别是目前世界经济前景不明,发达经济体债务问题不断发酵,中短期内中国乃至东亚的经济可持续增长将受制于能否实现出口市场多元化。作为全球增长亮点的东亚地区,理应成为多元化出口市场的重要一极。在东盟已经与中、日、韩三国签署实施自贸区的背景下,完成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进而推动东亚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构建东亚区域内部市场,成为东亚国家、特别是中日韩三国实现经济可持续增长的有效途径之一。

  从长期来看,中日韩三国自贸区的前景比较乐观。特别是投资协定的签署为中日韩自贸区展开谈判扫除了部分障碍,让中日韩自贸区的前景更加光明。

  当然,在短期内中日韩自贸区可能面临三国之间如何实现利益平衡、在各自经济体内部如何实现利益平衡、如何克服非经济因素对自贸区的干扰等问题。这些问题如果处理不好,会拖延甚至阻碍中日韩自贸区的实现。

  正因为如此,《中日韩自贸区联合研究报告》指出,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不仅要注意全面性、高水平,与世贸组织规则保持一致,还要注意利益均衡,并关注敏感领域。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两轮”战略的摇摆性

  朴光姬

  从2002年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同意开展建立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可行性研究,到今年5月13日第五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宣布年内启动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已历时10年。

  中日韩三方各有利益判断和应对之策,而日本还要处理好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FTA)与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间的关系。两个谈判都会影响东亚地区经济制度建设发展方向,因而日本政府的态度,必将对中日韩FTA乃至“东盟+中日韩(10+3)”、“东盟+中日韩印澳新(10+6)”等东亚以及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产生重要影响。

  今年5月24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指出,(日本)以协商参加TPP谈判和与亚太各国的FTA谈判作为促进亚洲经济增长的两轮。显然,日本已在重新设计它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定位。

  实际上,日本民主党政府执政近3年来,先是主动推出“东亚共同体”,后来高调表态参加TPP谈判,现在又同意今年内启动中日韩FTA谈判,这显示出日本在地区经济制度建设方面的战略调整甚至摇摆,而根子还在于日本参与这些合作时所涉及的利益不同。

  日本在TPP的利益偏重地区政治方面。日本从“东亚共同体到TPP”的转变,既有“纠正”因普天间军事基地搬迁问题而使美日关系偏离日美同盟基轴的需要,也有尽量抑制中国不断扩大在东亚地区影响力的考量;在经济方面,TPP会促动国内以农业为主要目标的结构调整。根据日本的测算,日本从中日韩FTA所获的降低关税、扩大出口等经济利益明显高于从TPP得到的经济利益,因而推动中日韩FTA既有利于改善日本经济现状,也可增加其在TPP谈判中的筹码。

  日本认为,鉴于中美在推动TPP与东亚经济一体化的竞争日趋激烈,日本应以其新的亚太战略定位为应对主导,核心是充任东亚区内与亚太其他地区之间经济制度建设的中间结点。

  首先,日本想在亚太地区展开尽可能多层次的经济合作,将TPP、中日韩FTA以及10+3、10+6等作为最终实现亚太经合组织自贸区(FTAAP)的不同渠道,并在其中担当重要角色。

  其次,日本想尽量避免由于中美竞争而导致亚太地区的分割。也就是说,日本既不应以参加TPP作为重视对美关系的表现,也不应以优先东亚一体化进程来构筑中日关系。

  第三,日本强调TPP或中日韩FTA的最终目标应是FTAAP。有日本学者指出,TPP和中日韩FTA是从机制化的高端从上至下拉动亚太地区的经济合作与增长,亚太经合组织则以松散型的机制化低端从下往上推动亚太地区的发展。因此,日本应推动TPP和东亚一体化进程共同向FTAAP发展。

  现在看来,日本是想兼顾其政治和经济利益,同时参与TPP与中日韩FTA的谈判,利用其居间的地位左右逢源,双向要价。

  (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韩 国

  优先推动韩中自贸协定

  本报驻韩国记者  莽九晨  马  菲

  韩国国内普遍认为,相比建立中日韩自由贸易区,韩中自由贸易协定应是目前最为优先考虑的课题。

  韩国《东亚日报》报道称,因为三国经济水平和贸易环境有较大差异,韩中日对于自由贸易协定的看法也不相同。在自由贸易协定的竞争方面,日本远落后于韩国,因此日本渴望通过此次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逆转局势。相反,韩国已与美国、欧盟等世界45个国家和地区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近期还成功启动韩中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因此无需急于签署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

  韩国《朝鲜日报》报道说,与韩中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相比,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对象只增加一个,却要考虑更多事情,谈判很难迅速取得进展。韩国外交通商部通商交涉本部表示,很难预测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会如何进展。

  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学院教授康俊荣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韩国国内对韩中自由贸易协定十分关注,现在的工作重点也是推动韩中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对于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目前韩国还很难同时兼顾,毕竟自由贸易协定谈判需投入大量的人力和巨大的精力,如果同时进行两个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效果不一定好。对于韩国来说,韩中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更为现实,可操作性更强,韩中日自贸协定谈判涉及的问题更为复杂,因此首先推动韩中自由贸易协定才是更好的选择。

  对于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的前景,康俊荣说:“我认为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会很艰难,三国的经济发展程度和技术水平不同,各自关注的领域有很大区别,谈判过程中要考虑的问题十分复杂。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的出发点是好的,但问题是三国能否签署一个高水平的自由贸易协定。”

  韩国和日本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一停再停,并陷入僵局,从中也可看出三国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难度。如果三国认为即使签署低水平的自由贸易协定也可以,那谈判会相对容易一些,但自由贸易协定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从韩国的角度来看,如果韩中日三国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韩国将赢得最大的利益,因为中国和日本对于韩国来说都是巨大的市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韩国经济学家对本报记者表示,事实上,韩国政府和民间研究机构现阶段还没有对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进行具体深入的研究,韩国政府之所以同意今年年内启动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主要是为回应中国和日本的要求。

  专家认为,推动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态度最为积极的是日本,韩中两国已正式开始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并且双方政府都曾表态争取在两年之内完成谈判,这给日本造成巨大压力,韩中两国若签署自由贸易协定,韩国的商品在中国市场上将会给日本商品造成巨大冲击。相反,由于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过程复杂,何时能够完成谈判并不确定,即使达成协议,也不一定能在关税等方面优于韩中自由贸易协定,所以韩国目前主要考虑的还是推动韩中自由贸易协定。

  

  日 本

  理应把握机遇抓住关键

  本报驻日本记者  刘军国

  今年5月13日,中日韩三国首脑在北京决定年内正式启动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日本国际贸易投资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江原规由认为,中日韩三国首脑同意年内开始谈判,这是开始相关学术研究10年后迈出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一步。围绕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日本国内虽然没有像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那样分成完全对立的赞成和反对两派,但仍然存在各种不同的声音。

  “希望主导(亚太地区)高水平的经济合作。我们同时追求实现TPP及中日韩自贸区”。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当日的共同记者会上强调了领导建设亚洲自由贸易圈的想法。日本媒体分析,日本通过加入TPP强化与美国的关系,通过中日韩自贸区获取中国的市场,希望通过这种“两方面作战”来强化地区内经济合作。日本国内专家认为,中日韩自贸区开始谈判,有助于加大日本与美国进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的砝码,日本也有望成为联系中美的通道。

  日本国内已清醒地看到加入中日韩自贸区给日本经济带来的巨大实惠。中国是日本最大的出口对象国,韩国是日本第四大出口对象国,中韩两国占到日本出口总额的三成,中日韩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有利于日本产品扩大市场,据推算可以拉动日本国内生产总值增长0.3%。专家分析,现在,日本少子老龄化进程不断加快、人口继续减少、市场需求持续萎缩,欧美经济低迷,而亚洲各国活力四射、潜力无限,因此,中日韩自贸区是关系到日本未来发展、需要日本认真考虑的大事。对日本来说,目前正在跟中国和美国两个巨大市场进行谈判,应该充分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以便使日本经济恢复活力并提高日本在亚洲的地位。

  同时,也有媒体认为,中日韩三国都存在着各自“顾忌”。对韩国来说,日本在家电、通信、机器、汽车等方面都是竞争对手,如果三国之间关税壁垒消失,就会有大量的日本产品流入韩国,所以韩国非常警惕对日贸易赤字扩大。对中国来说,日韩都是发达国家,自由贸易协定签订之后,在投资自由化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必须要遵守高水准的规则,这将对实力尚弱小的本国相关产业造成巨大冲击。分析人士认为,日本一方面想牵制中韩先行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另一方面又想推动中国签订遵守国际贸易、投资规则的协议。

  日本经济界希望尽早开启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江原规由表示,中日韩三国所在的东亚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最显著的地区,直接关系着世界经济的稳定和发展。由于历史、政治及经济发展阶段等存在差异,目前还无法直接形成像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那样的区域。现在在东亚存在着世界上第一大贸易国、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此外中国又是日本和韩国的最大贸易对象国,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将来能否形成东亚自由贸易协定的关键就是能否建成中日韩自贸区。

  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业务本部的泉川友树认为,如何看待中日韩自贸区,归根到底关系到“想要把日本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日本作为一个资源匮乏的海洋国家,一直以来都是依靠贸易发展起来的。只要认识到日本只有依靠贸易才能发展起来,就会意识到应该积极推进中日韩自贸协定的签署。

  

  国际回声

  对于日本经济来说,中韩两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中韩分别是日本的第一大和第四大出口对象国。对华出口中的七成和对韩国出口的六成存在关税,如能签订日中韩自贸协定,推动自由化,对日本来说利益巨大。

  ——日本《朝日新闻》  

  韩中日投资协定是三国在经济领域签订的第一份协定。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一旦签署,就会诞生占全球经济总量1/5、贸易额1/6的庞大的经济联盟。

  ——韩国《朝鲜日报》  

  中日韩三国为启动自贸区谈判已经走过了10年历程。2002年北京方面倡议开始这一进程。此后,三国之间的贸易额已经增加了5倍,达到现在的6900亿美元。

  其间,中国已经成为日本和韩国的最大贸易伙伴,日本和韩国分别成为中国的第四大和第六大贸易伙伴。

  日韩两国对中国的直接投资分别达到800亿和500亿美元,中国对这两个国家的投资也基本达到了这样的水平。

  ——俄罗斯之声  

  如果东北亚三方自由贸易区可以有定论,这三个国家将能够在西方国家市场需求疲软的情况下,产生更多的国内市场需求,并会获得对全球政治经济的更大影响。

  ——前韩国外交部长尹永宽  

  (刘军国、马菲、施晓慧、万宇整理) 

(责任编辑:杨牧、赵艳萍)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