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在叙分歧加剧

胡智轩  赵雪彤

2019年03月02日09:5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发布多条留言,催促英国、法国、德国和其他欧洲盟友接回800余名美国在叙利亚抓获的“伊斯兰国”成员。特朗普称,这是因为美国已经在叙利亚付出太多,“该让别人做一些他们能做的事情了”。

  盟友不和引争议

  《华盛顿邮报》2月21日援引美国官员消息称,随着美国从叙利亚境内撤军的最后期限临近,特朗普政府要求“最亲密的欧洲盟友”用自己的军队帮忙填补空缺。美国副总统彭斯此前也表示:“为保障这一地区的安全,阻止‘伊斯兰国’和其他极端组织兴起、攻城略地,我们要求其他国家加入,提供必要的人员和物资。”

  美国希望在叙利亚撤军早已不是新闻。特朗普去年12月宣布将从叙利亚撤出大约2000名美军,此前这些驻扎在叙利亚的美军士兵所负的主要“使命”是训练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支援后者打击极端主义组织“伊斯兰国”。

  此番特朗普点名“甩锅”欧洲盟友,欧洲各国似乎并不愿意“接盘”。一名法国高级外交官在接受采访时说,一旦美军撤离叙利亚,法国部队同样会撤走。法国《费加罗报》也于近日发表文章称,面对与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反恐、贸易等问题上的诸多分歧,欧洲不再唯美国马首是瞻。

  而据德国《明镜》周刊网站,默克尔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警告美国不要迅速从叙利亚撤军。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也表示,英国军队在叙利亚“没有取代美国军队的前景”。

  有分析称,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欧间的裂痕不断加深,眼前看不到任何改善的希望。

  多方博弈争利益

  “特朗普政府认为,美国自身安全利益并不直接受到中东乱局的影响。在叙驻军会带来一定的人员和经济损失,特朗普觉得不划算。” 外交学院欧洲研究中心主任赵怀普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实施了战略收缩和东移,战略重心已经开始逐渐向印度洋和太平洋区域转移。

  正如新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指出,美国对外战略重心已不再是应对恐怖主义,而是转向应对传统大国竞争。报告还提到,美国国家安全需打造“公平、互惠”的经济关系。

  “美国撤军,主要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相比之下,欧洲在中东地区有非常重要的安全利益。叙利亚问题导致大量的难民涌入欧洲,给欧洲各国造成了极大的安全隐患。”赵怀普分析,尽管特朗普上台后,许多欧洲国家被迫提高了防务的投入,但更多的是用于加强自身的防务能力。涉及到欧洲外的干预、驻军等方面,欧洲各国的投入依然有限。

  美国广播公司日前刊文指出,脱欧与黄背心事件为英法两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与法国总统马克龙正处于艰难时刻,面临着重大挑战。

  面对美欧分歧,俄罗斯似乎已经占得先机。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在此前结束的索契会晤上,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国达成了共识。三国称,美国实现撤军将能够稳定叙利亚地区的局势,最终该地区应当重新回到合法政府的控制下。

  互相拉扯路不明

  多方博弈,叙利亚局势更显扑朔迷离。

  为鼓励欧洲盟友参与叙利亚事务,有报道援引美国政府官员的话称,特朗普有可能将驻扎在叙利亚的美军人数从200人上调至大约400人。因为“如果美方不‘贡献’士兵,盟友不会加入”。

  《纽约时报》网站刊文称,特朗普之所以转变态度、同意在叙利亚留驻部分军人,是为了拉欧洲盟友入伙,组建一支千人规模的多国观察员部队,一同在叙利亚北部设立“安全区”,以维护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

  面对叙利亚的复杂局势,欧洲也有所警觉。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消息,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警告,“美国计划从叙利亚撤军,伊朗和俄罗斯很可能因此占上风”。而荷兰首相吕特最近抱怨称,即便是在叙利亚和利比亚等“家门口”地区事务上,欧洲也正在失去话语权。

  在今年年初举行的俄土两国总统会谈上,俄土两国一致表示将就伊德利卜地区反恐行动、在土叙边境设立“安全区”、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和美军从叙撤离等问题加强沟通合作。

  “目前来看,尽管欧美俄三方对叙利亚地区都有自己的诉求,但爆发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性不大。”赵怀普分析,对美俄双方来说,叙利亚都不是他们最核心的安全利益所在,而欧洲尚不具备与俄罗斯正面冲突的能力。

  “考虑到叙利亚库尔德人问题依然难以解决,各方僵持的局面仍然会持续一段时间。”赵怀普说。

(责编:袁昕(实习生)、樊海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