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人民网首页>> | 陈十一简介 | 在自己的舞台上 | 从美国的“洋博士”到中国的“土博士” | “我们迈步从头跃” | 我来说几句
 

    作为一名年轻的教授,才四十出头的年纪,就已经拥有了好几项头衔:北京大学工学院院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机械系系主任、美国物理学会院士、力学学报和湍流杂志主编以及六个国际杂志编委, 北京大学首批“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同时担任北京大学科学与工程计算中心主任。

    他就是陈十一,为了“中国制造”变“中国创造”的梦想毅然回到祖国怀抱的人。【我有话要说】
  【系列策划之一 “海归裸奔”背后:“大牛”科学家施一公的舍与得】  【系列策划之二 顶级“海归”饶毅:游走于多重角色下的本色学者】
  【系列策划之三 互动百科CEO潘海东:中国的维基百科之父】             【系列策划之四 宋永华:英语不及格的农村娃变身英国皇家院士】

北京大学工学院院长陈十一教授主持北京大学创新论坛会议
陈十一参加“2008奥运冠军论坛”

“周老是我一生中的好导师”

“周老是我一生中的好导师” 周培源先生是中国流体力学大师,不但在学术方面成绩斐然,在教育方面,也是桃李遍天下,培养了几代学者。入室弟子中,蔚然大家者比比皆是:王竹溪、张宗燧、彭桓武、林家翘、钱伟长、郭永怀、胡宁、张守廉、何泽慧、王大珩、于光远……至于听课受业者则更难计其数:杨振宁、钱三强、何祚庥……不仅如此,周老先生还是北大的老校长。 作为周培源先生的第一个博士生,陈十一教授也是周老众多得意弟子之一。1987年,周老先生亲自把陈十一送到美国去深造,并且对他寄予了很深的期望。【详细】

“一封信感动了我”

陈教授还讲述了一封信的故事,他几乎是全文背诵的。他说, 1989年周老曾给他写过一封信,那时他正在国外。信中周老对他说:“中国的湍流事业需要发展,我认为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回来吧,祖国需要你。”周老还说了他对中国物理事业的两点希望:一就是要建立一座湍流物理国家实验室,二是建一座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实验室。由于种种原因,陈十一教授没能尽早返国以满足周老的愿望,他内心一直非常遗憾。 【详细】

“我只是在敲边鼓”

面对众多的荣誉,陈教授显得非常的理智与清醒,他一直在强调“我只是个敲边鼓的角色”,尤其是现在回国工作的时间还不够多。(转载注:陈十一目前已经成为北京大学全职教授,任工学院院长)在座的李存标教授笑问:”谈谈您对物理学做的贡献吧!” 陈教授说:“我有贡献吗?如果有的话,我的贡献也是微不足道的。还有很多长江学者,他们对中国学术界的贡献比我大多了,你应该多写写他们。像北大来鲁华的生物计算、欧阳颀的物理实验等,都做出了很好的工作。他们是北大长江教授的主力军”。【详细】

 
陈十一简介
 
  陈十一:他非常感谢祖国和北大给了他这样一个尽情施展才华的舞台。

点击查看:“千人计划”入选者座谈会

    1956年生,1977-1981年于浙江大学攻读力学专业,1981-1987年于北京大学攻读力学硕士、博士,师从周培源先生,1987年获北京大学博士学位。同年赴美国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做博士后、高级研究员,之后曾在美国多个大学和研究机构任职,包括美国Johns Hopkins大学机械工程系讲习教授,系主任,应用数学系教授,美国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非线性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美国物理学会高级会员等。现为北京大学长江特聘教授、北京大学工学院院长、北京大学科学与工程计算中心主任、并担任湍流杂志和力学学报主编及其它七个国际学术杂志的编委。  

    曾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两次获得美国研究和发展杂志年度100奖。已发表科学论文140余篇;编写专著3部;在世界各地做特邀学术报告160余次;发起并组织国际学术会议20余次。并担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国科学院等多家研究机构的学术委员会成员。  

“千人计划”的实施使他终于下定决心彻底回来了

 

陈十一介绍说,他2005年回国做北大工学院院长已经五年了。最近中组部“千人计划”的实施使他终于最后下定决心彻底回来了。很多人经常问他回来的原因,他自己很少去想这个问题,也很难讲清楚,也很难给出具体的答案,可能因为是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吸引。很多人老前辈告诉他,像他这样的人回来,发展的空间和平台更大。

  他是1987年北大的博士,后来去美国读博士后,后来在IBM等一些公司做科研工作,也做过管理。过去在美国的20年,是他学术生涯成长的过程。他做过计算物理、做应用数学,所以是在三个系做过教授,是一个交叉的学科。回来之前在哈佛做讲习教授。在五年前回来之前,他作为一个国内拿了博士,用现在在美国讲是一个“洋博士”,在中国讲是“土博士”,这样一个人在美国很自然十分关注祖国的科学发展。所以1999年开始他经常回来做长江教授,在北大以及其他学校进行科研教学。虽然感到很辛苦,来来回回地飞,但是也很高兴,为国家做点事情。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感觉有些困惑,有几个问题不能解决。为什么同样的人在美国能做出很好的效率,为什么同样的在北大和清华的学生在美国更有机会成为领军人才,为什么国外的大学就能在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更大的影响。看到我国经济发展的同时,以科学技术为支撑的国家核心力却没有提高,在很多领域甚至出现差距。

  他一直思考一个问题,中国的工程教育到底哪里出错了。为什么他们的工程到现在为止还主要是制造,而缺少创造。最近他到一个地方做讲演,他就问他们的学生,看看你们身边的工业产品,计算机、手机、电视机、电冰箱,我们日常所有的现代产品,有哪些是中国作为一个民族来自主创造的。这是一个很令人发人深思的问题,我们有很多很好的工学院,我们做到了吗? 【详细】  

 
陈十一语录

    我们面临的一个很急迫的任务就是如何让这些学有所成的年轻学者成为能为国家战略需求服务的栋梁之才。

  国家培养高素质人才既要立足于在国内的土壤上培养,同时,我们也希望吸引高素质海归来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科学是无国界的,服务却是有国界的。吸纳海归进入高等院校、各类研究所,让他们回国效力,这对于国家今后的战略发展意义重大。

  建设中国高素质的人才队伍应该是建立符合国家战略发展要求的人才队伍,使我们的人才能在新一轮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并能在自己的领域中起到引领作用。

 

    中国现在正处在从大国变成强国的历史转折时期,人才队伍的建设要适应这一重大转变,一定要从学习国外先进技术转变成全面创立自己的人才培养理论和体系。只有这样,才能不断为国家输送符合国家战略需求的人才。

 

陈十一是个有着近乎传奇经历的人,刚近50岁,就已经在科研上做出了卓越的成果,并且在国内外大学中有诸多的职位。但他似乎并不喜欢多谈自己的经历,而是不断地把话题转到工学院上,言语之中流露出对工学院的热爱和对工学院未来的信心。

  北大在人文、社会、理科、医学等诸方面都有极深厚的实力,但作为一个综合性大学,50年代院系调整后工科一直没有得到全面的发展。建设世界一流的工学院,既可以加强北大的工科文化,又能切实促进国家高科技、新技术的发展,为营造创新型社会做出贡献。

“我们的事业在中国”

这是陈十一教授从他的博士导师周培源先生那里聆听到的最重要的师训之一。 周老是著名的流体力学大师、理论物理学家、社会活动家,周老桃李满天下,陈十一老师是他的第一个博士生。陈老师对周老的崇敬之深,在他的办公室里还挂着一张周培源先生的照片。陈老师说:“周老对我的影响不仅在学术,更在做人上,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周老把自己的事业和国家的发展和需要相联系的情怀”。 2000年陈十一教授在美国多个大学的院系和实验室任职,美国Johns Hopkins大学机械工程系教授、美国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非线性研究中心主任、美国Delaware大学兼职教授 …… 正是事业蓬勃发展的时期,然而他选择了回国,现在更是担任工学院院长。

“要做综合型的人才”

《论语》有云:“君子不器”,说的是人不能只有特定的用途,要全面发展,这是陈老师非常推崇的一句话,也是他对北大学生的期望。 他说,未来社会需要具有综合素质的人才,既要有优秀的科学技术水平,又要有管理才能和敢于创业的精神。陈老师认为达到这一目的需要学生自己和教育体制双方面的努力,他建议同学们平时注意培养自己与社会结合的能力,不要变成书呆子。它还表示,学校应该为学生提供这样一种环境。


做综合型的人才不仅是陈老师的理念,更是他的亲身实践。陈老师多才多艺:在大学时代酷爱作曲,曾创办过民乐队;喜欢乒乓球、排球等,曾获得校研究生乒乓球比赛第二名;参加象棋围棋比赛也是名列前茅。谈这些时,我们所看到的陈教授已分明是20多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了。【详细】

 

 
 
<div id="hl-HideRelatio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