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金灿荣
专家简介
  • 金灿荣 1962年出生,199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获博士学位。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外交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兼任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全国人大常委会研究室特约研究员、中国和平与发展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改革开放论坛常务理事、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理事、上海未来亚洲学会常务理事、研究员。
相关新闻
金灿荣视点:1、这次大地震之后的中外舆论互动、民意互动比较正面,有它的临时性、一次性的特征。不能指望一次事件彻底改变双方的认识。2、在这次救灾问题上,双方表现都非常好,这是好事。但是它不能取代别的问题。别的问题依然存在着。3、有了个人之间的、民众之间的互动,通过比较长的时间,中西的相互不理解,甚至相互敌视就可以减到最低的限度。 进入音频访谈

金灿荣访谈:汶川地震成世界观察中国新窗口

◇进入国际频道:关注中国

·中国社会排外民族情绪因地震得到缓解
·英报:是什么让中国有变化
·中国,以开放的胸襟面对世界
·李光耀:中国西方有一道悲哀的理解鸿沟
文字实录

实录

不能指望一次事件彻底改变双方的认识

  主持人:金老师您好,5.12四川大地震不仅震撼了中国,也震撼了世界。西方主流舆论给予了中国正面的评价,外国媒体对我们的震后措施也进行了善意的报道。有一种说法认为,地震成为中国与西方缓和关系、增强了解的一个转机,您认为情况是这样的吗?西方对中国的基本看法都在哪些方面有了扭转呢?

  金灿荣:地震是一个大的自然灾难,面对这种灾难,我们人类是有共性的,大家都有那种自然产生的同情,也就是对于生命遭到这样大的毁灭的悲哀。在这一点上,我想人有共性,因此在整个地震前后,西方媒体的主流态度还是非常不错的。所以,双方在这个过程当中都注意,西方本身表态也不错,西方表态的前提就是我们中国人在应对灾难的时候对生命的尊重、尊严,这也是事实。这是西方对事实的认可,然后是我们对西方客观报道的认可。这样一种正面循环是有助于双方关系缓和的。

解决中西关系当中存在的问题是一个非常长期和艰巨的任务

    主持人:在美国方面有一些美国专家认为,西方政府在灾后对中国表达的同情,不一定代表对华态度的根本转变,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金灿荣:这个看法我是同意的。因为国与国的关系,除了在灾难救助方面的一致性,国与国关系还有很多别的方面,中国与外部世界,特别是与西方世界的整体关系是非常复杂的,在这次救灾问题上,双方表现都非常好,这是好事。但是它不能取代别的问题。别的问题依然存在着。所以等到救灾事件平息以后,别的事情就会凸显出来,凸显出来以后,原有的那些问题和原有的矛盾重新浮上台面。

民众之间的互动可使中西的相互不理解减到最低限度

    主持人:还有最后一个广大网友关注的问题,前几天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发表了一篇文章,他认为中国和西方之间还是存在着一道理解上的鸿沟,这个差距还是非常巨大的。但是我们也看到,无论如何,中国社会同西方社会在某些方面的对立,因为这次大的自然灾害而发生了一些转变,而且也为我们即将召开的奥运会创造了一种良好的氛围。应该怎么做才能使这种良性循环保持下去,有一些什么实实在在的事情我们可以做,增进中西方之间的相互理解,除了媒体的作用之外,社会其它各个阶层都应该做哪些努力?

     金灿荣:除了媒体以外,除了想办法建立中西媒体的良性互动,帮助双方民众相互理解,除了这个以外,其它方面就是我们要注意社会交往。而且长期来讲,中西互动是极复杂的跨文化交往,最终这个互动能不能成功,还不是表现在两边的外交关系怎么样,而表现在两国民众的相互理解。
    
    所以,我想除了新闻媒体双方的互动各自可以做一些改变,下一个重点就是想办法进行社会之间的、个人与个人之间的、民众与民众之间的互动。有了第二个互动,我想通过比较长的时间,中西的相互不理解,甚至相互敌视就可以减到最低的限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