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国际博览

他们是不一样的伦敦人
  2005年07月11日10:1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当我到达和罗素广场只隔着几条街的办公室时,时间是周四(7日)上午10点,没什么异常的。我停好自行车,查收邮件,和接待员问好。“一切都好吗?”显然是的。

  “我们被袭击了,”艺术版编辑说,“难道你没听说?”于是我出门,骑上自行车往西边的爆炸现场赶。可是,一切看起来都不正常地正常。被堵在路上的一排排汽车依旧不耐烦地摁着喇叭,女人们依旧坐在街旁咖啡店的椅子上,身边是婴儿车。在距离爆炸现场Tavistock广场大约几百米的地方,警方的封锁线让我止了步。身边有很多身穿职业装的男男女女,大家都在看热闹,彼此交换着最新消息,没一个人显得恐慌。

  救援人员抬着伤员们迅速而又有条不紊地从旁观人群中离开。“哦,”一位西装男士说,“我猜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谢天谢地,这事算是结束了。”他身旁的女士表示同意:“至少不是爱尔兰共和军干的。”回到办公室,我就等着焦虑的家人朋友们来询问我是否安全的慰问电话———但一个也没等到。事实上,惟一对我表示了“关怀”的是一位美国朋友,她的电邮好歹让我感到了温暖:“谢天谢地,你还活着!”直到下午3点,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嗨,你就不为我担心吗?”

  “哦,亲爱的,我估计你就不会出事。”这是我从母亲那里得到的回答。

  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里,美国人要比英国人显得有人情味儿多了。Google的网站上多了一个对死者表示哀悼的黑色缎带装饰,NationalReviewOnline伤感地怀想起丘吉尔。而英国呢?英国的博客上正热火朝天地讨论着“红军”利物浦和它的球星杰拉德。

  伦敦爆炸的第二天,英国人和美国人的差异得到了更大体现。纽约地铁上是荷枪实弹的警察,而绝大多数伦敦人则理所当然地又坐上了地铁,甚至连到处可见的警察们看起来也神情轻松。“这路被封了,要是到对面那个街区该走哪条路最近?”我问一名正在WoburnPlace巡逻的警察。“我也不知道,亲爱的,这边我也不熟。”他冲我咧嘴一笑。

  不能说经历了“7·7”爆炸的伦敦人已经再次表现出60年前勇敢承受纳粹轰炸的无畏精神———那是无谓的褒奖。我们既不是英雄也不是胆小鬼,我们只是与众不同罢了。(王靓编译)

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赵艳萍)
相关专题
· 2005年伦敦遭恐怖爆炸袭击 震荡还在继续
· 国际专题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