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最低工资“涨”声一片--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东南亚最低工资“涨”声一片

合理的最低工资标准不会影响企业竞争力,反而会促使企业不断创新

人民网驻泰国记者  吴成良

2011年08月26日00:00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泰国新政府计划把最低日薪提高至300泰铢,这比目前泰国各府平均最低日工资高出40%。图为泰国一橡胶工厂的女工正在工作。
  人民图片

  追赶世界脚步

  最近,东南亚多个国家酝酿对最低工资政策进行调整。

  越南政府日前宣布,从10月1日起调高基本工资,胡志明市和首都河内所有企业按规定须每月至少支付员工200万越南盾(约合96美元),两城市的外资企业基本工资调高29%,本国企业基本工资调高48%,其他地区内外资企业也相应大幅调薪。这是越南政府首次针对内外资企业同时调高最低工资标准,旨在帮助低收入阶层应对国内通胀压力。

  在泰国,上调工资成为新政府的经济政策重心之一。总理英拉近日发布施政纲领时宣布将兑现竞选承诺,把劳动者最低日薪定为300泰铢(1美元约合30泰铢)、大学毕业生月薪定为1.5万泰铢以及公司所得税从30%下调至23%等作为政府施政重点。

  加入涨工资国家名单的还有马来西亚。该国政府在今年初制定了保安人员基本工资制度,同时还在制定有关法令,准备通过设立国家薪金咨询理事会,落实适用于全国所有劳工的最低工资制度。该国人力资源部官员表示,马来西亚要在2020年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政府必须采取措施缩小收入差距,提高国民收入水平。

  “很多亚洲新兴市场国家都在考虑上调工资的问题。”国际劳工组织泰国、柬埔寨和老挝国家局局长王纪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近期,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柬埔寨、老挝等都向国际劳工组织亚太地区局进行有关政策咨询。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不久前的报道指出,在过去10年里,亚洲许多国家和地区通过引入最低工资制度或者制定针对特定行业和区域的最低工资标准,在落实劳动者最低收入保障方面,追赶世界其他地区的脚步。

  不会削弱对外资吸引力

  国际劳工组织的研究显示,在过去10年里,一些东南亚国家的工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呈下降趋势,企业盈利后没有向员工公平分配。如果比较工资水平与劳动生产率就不难发现,亚洲地区劳动生产率增长很快,但工资的增长率与之并不相称。另外,部分国家最低工资水平也没有跟上通胀率的上升步伐。这说明,在社会分配中,劳动者的工资长期处于低增长状态。与此同时,低收入群体和高收入群体的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王纪元说:“如果这种状况长期持续下去,对一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是不利的。”

  许多国家显然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不过,工资政策的变动,往往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引起广泛辩论。英拉领导的为泰党在大选中提出,计划把最低日薪提高至300泰铢,这比目前泰国各府平均最低日工资高出40%。这项被称为“他信经济学”的政策拟在全国逐步实施,但遭到泰国工商界反对。泰国工商总会发布的一项研究警告,如果实施这一政策,3个月内泰国将有10万—20万家企业破产。

  归纳起来,人们对上调最低工资或者一般工资水平有三大担心:一是担心导致通胀,二是担心劳动力成本提高影响企业竞争力,三是担心影响一国在某一行业、某一领域的国际竞争力。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研究,对泰国及其他部分东南亚国家来说,以上3个问题都不存在。”王纪元认为,引起亚洲新兴市场国家通胀的主要因素不是工资,而是其他因素,特别是石油和其他大宗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亚洲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均工资水平,比拉美以及东欧地区的新兴市场国家低得多。而且,即便劳动者工资有一定幅度较快上涨,也不会削弱亚洲地区对外资的吸引力。国际劳工组织官员日前在泰国《民族报》撰文指出,中国的经验表明,工资上调并未对社会总就业、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和投资带来负面影响。

  如何上调是关键

  新兴市场国家从低收入国家进入中低收入或者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后,淘汰部分低技能行业,逐步向知识型经济发展,是经济转型的必然要求。在这一过程中,有一部分产业向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的国家转移,也是正常的现象。英国《金融时报》日前发表文章指出,中国一些制造业(如纺织业)向外转移,对亚洲地区其他经济体来说意味着巨大的机会。如果中国的出口额中有0.5个百分点转移给越南,那么越南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增加2个百分点。更重要的是,在西方发达经济体深陷金融危机的情况下,东南亚国家必须转变出口导向型的经济模式,更快地刺激国内需求,尤其是消费需求。工资的提高,是增加社会总需求、刺激国内消费和经济增长的关键。

  在许多经济学家看来,现在的问题不是要不要上调最低工资,而是如何上调。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罗巴利诺今年2月在访问马来西亚时曾建议,应该把企业利润作为调整最低工资的依据,而不是参考物价和社会就业率。世界上许多国家已经成功地通过税收政策,激励大企业推行“利润共享计划”,实现基于公司利润和股价表现的工资增长。

  当然,最低工资政策应该与其他相关政策配套实施。雇主在提高工资的同时,要激励员工接受再教育,提高技能和生产率。对于受最低工资上调影响较大的中小企业,政府应通过减税、增加融资渠道,以及支持它们进行员工技能培训和提高生产率等方式来消解工资上涨压力。

  经济学家指出,最低工资应该保证低收入劳动者和他们的家庭能够维持基本生活。最低工资标准太低,会导致“工作贫困”,使其失去“社会保障机制”的应有作用。最低工资标准如果设定合理,不仅不会影响一个企业的竞争力,反而会促使企业不断创新和提升竞争力。泰国玛希隆大学人口与社会研究所专家安迪·霍尔认为,新政府上调工资的政策,将使泰国迎来一次提高劳动者技能,并逐步摆脱低成本、过度开发资源和低附加值产业的机会。

  (人民网曼谷8月25日电)  



    


    泰菲马三国缘何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上)

    泰菲马三国缘何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下)

    非正规就业牵绊东南亚经济发展
联系本文记者

吴成良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杨牧)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