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荒,在非洲东北部蔓延--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饥荒,在非洲东北部蔓延

难民营严重超负荷运转,设计容纳9万人的达达布难民营接纳了38万难民

人民网驻南非记者 苑基荣 韦冬泽 人民网驻联合国记者 席来旺

2011年07月21日00:00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非洲东北部爆发6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

  联合国20日发布声明说,严重干旱影响“非洲之角”1000万人的生活,索马里南部两个地区进入饥荒状态。声明说,这是联合国自1984年埃塞俄比亚饥荒后首次正式宣布非洲饥荒。 

  非洲东部的“非洲之角”地区目前正在经受数十年来最严重的干旱,索马里、肯尼亚、吉布提和埃塞俄比亚大部分地区受灾,受灾人口多达1100万,儿童的营养不良率和死亡率奇高。在近20年来处于战乱和无政府状态的索马里,干旱带来的打击尤为沉重。索马里农牧民不仅在国内迁徙,还逃到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吉布提、也门和苏丹,造成了一场规模空前的移民潮。高峰时,每天抵达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索马里人多达4000人。 

  联合国的声明指出,过去几年内当地连续干旱、持续不断的武装冲突使得相关援助难以到达索马里南部地区。联合国驻索马里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官员鲍登警告称,如果现在不立即采取行动,极度缺粮和疾病爆发导致的饥荒或在两个月时间内蔓延至索马里八个地区。据悉,索马里部分饥荒地区濒临死亡人数是联合国饥荒官方标准人数的10倍,索马里南部数以万计的人据信已死亡。由于严重缺粮,索马里有1/6的儿童过不了5岁生日。非洲东北部今年爆发了6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索马里等国逾1000万人面临严峻的人道主义危机。

  肯尼亚总理奥廷加视察完难民营后哭着离开

  联合国难民署公共健康司司长斯皮格尔刚刚访问了埃塞俄比亚境内接待索马里难民的多洛阿多难民营。他19日在日内瓦表示,今年6月,新抵达难民的死亡率高达每万人每天7.4人。大部分死者是5岁以下儿童。营养不良是造成死亡的主要因素之一。6月份,5岁以下索马里难民儿童的营养不良率达到26.8%。联合国驻索马里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发表声明宣布,索马里全国近一半的人口正面临生存危机,其中280万人在索马里南部。联合国紧急援助协调官阿莫斯视察受灾地区后说:“越来越多的孩子营养不良,牲畜大批死亡,人们失去了所有东西。”许多索马里人放弃了世代生存的土地,来到首都摩加迪沙希望能躲避饥饿。难民的队伍越来越大,从索马里来到埃塞俄比亚的难民数量迅速上升,7月份第二周就达到了3万人。

  涌到邻国肯尼亚的难民数量更大。成千上万的难民跨过边境进入位于肯尼亚北部的世界最大难民营达达布。达达布难民营设计容纳9万人,但现在接纳了38万难民,已经严重地超负荷运转。据当地媒体报道,达达布难民营的状况可以用历史上各种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情形来描述。上周,联合国机构官员巡视难民营后承认,在他曾走过的所有难民营中,这里的难民境况最为悲惨。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古泰瑞斯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描述该难民营中生命的悲惨。英国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的慈善大使戴维斯看到难民后只说了一句“太让我震惊了”,接着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肯尼亚总理奥廷加14日视察完难民营后哭着离开了。他说,他的眼睛里充满了那些瘦弱的男人、妇女和孩子,这些人走了数百公里,衣衫褴褛。因为太虚弱,他们只能或坐或卧等待承认难民身份。奥廷加已经下令立即开放新难民营。

  难民营里随处可见大批饥饿的母亲给营养不良的孩子喂奶情景,由于长途跋涉,很多人途中要么丢失了孩子,要么成为鳏寡。据《泛非通讯社》报道,一位名叫布瑞的80岁老人从索马里的拜多阿地方徒步450公里来到难民营与家人会和。据说,他在索马里很富有,有成群的牛羊和骆驼,但由于冲突他不得不都放弃了。他如今的财产只有一个烧水的茶壶、两条旧床单、一个不锈钢杯子、一袋床褥、一只猴子和两个盛着黄水的罐头盒。他的妻子强忍胸痛,不时发出呻吟,为到达难民营感到十分欣慰。“我们带着仅有的高粱长途跋涉,我们知道,如果不坚持站着就会死去。”有两个孩子跟着他们来了,其他四个成年孩子选择留在了索马里,不知是死是活。

  非盟主席强烈呼吁非盟国家采取一切可能途径帮助灾民

  面对“非洲之角”严重的饥荒,国际社会纷纷施以援手。联合国难民署、粮食计划署、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国际移民组织等正在为灾民提供粮食和其他援助。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7月12日发出呼吁,国际社会必须尽一切努力,防止危机进一步恶化。

  非盟日前呼吁国际社会加大对索马里干旱地区的援助力度,这里有1/3人口遭受干旱和动乱的影响。非盟总部发表的一份声明说:“接近300万人,即索马里人口的1/3急需人道主义援助。”“干旱导致大批人流向大城市,尤其是摩加迪沙和邻国。非盟主席让·平强烈呼吁非盟国家采用任何他们能采取的途径帮助受灾群众,减缓灾情。”英国政府也保证提供5200万英镑的援助。联合国饥荒援助预警系统说,自从危机发生以来,美国政府已经提供了紧急粮食、饮用水和卫生医疗等援助,价值3.83亿美元。但据联合国有关部门估计,就目前而言,饥荒所需要的外援高达8亿美元。

  (本报约翰内斯堡、纽约7月20日电)

  

  点评

  贺文萍(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非洲研究室主任):首先,自然灾害是此次非洲饥荒的最直接原因,也可以说是此次饥荒的“导火索”。其次,美国由于国内债务问题的“内因”,导致对外援助力度下降;与此类似的欧洲也因受到主权债务危机的影响,如能继续保持对外援助就已经很不错了,更不可能在原基础之上加大对非洲的援助。    

  回溯以往,非洲是干旱饥荒多发之地,此前发生此类事件之时,主要还是依靠国际社会诸如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非政府组织乃至红十字会等的援助;东非政府间发展组织、非盟等地区组织也曾加以援助。但是由于这些组织援助力量有限,并不能完全解决饥荒问题,“治标”尚成问题,“治本”更无从谈起。

  从非洲自身来看,由于一些地区政府不够健全,譬如索马里,虽有过渡政府,但实际上各个地区仍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无法进行全国性的宏观统筹,并不能像其他国家一样,在某一地区发生饥荒之时,可以从国家其他地区调集筹措粮食资金予以援助。

  中国一直向非洲提供粮食援助以及紧急粮食援助,同时,我国还通过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等多边系统对非洲进行援助。





ceshi

    
联系本文记者

席来旺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赵艳萍)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