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以债养债”的远虑近忧(经济透视)--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美国“以债养债”的远虑近忧(经济透视)

张茉楠

2011年05月17日00:00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5月16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达到14.29万亿美元上限,在这一天的最后时刻,美国财政部官员宣布将国家债务违约的最后期限推迟到8月2日。此举为两党在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上达成一致提供了时间。尽管存在分歧,但两党无论如何都会达成某种妥协,从而延续“发新债还旧债”支撑经济发展的美国债务体制。

  为方便美国政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提供资金,美国的债务上限在1917年首次设定。1960年至今,美国债务上限共上调78次,平均每8个月上调一次。而新世纪以来,美国已经10次上调了债务上限,目前的美国债务额较2005年1月已经翻番。上限的不断抬高推升了美国债务的海平面,所谓“债务上限”对于债务违约的制衡几乎是形同虚设。

  政府的付息压力随着不断提高的上限越来越大,其通过财政手段调控经济的能力和偿债能力也受到了束缚。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成为美国债务的最大买家,并且通过量化宽松政策让债务货币化。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至今,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总规模由2007年6月的8993亿美元上升到2011年5月初的27231亿美元,膨胀了3倍多。美联储将在6月如期结束量化宽松政策,如此庞大的债务负担将转嫁给消费者、企业和联邦政府,美国的财政状况会更加恶化。此外,美国国债的长期实际利率开始攀升,融资成本的不断升高成为美国政府面临的又一严峻挑战。

  削减债务无外乎减赤和增收两大渠道,但就目前看这两大方式对于美国来说都不容易。奥巴马政府曾希望通过增加对富人征税等方式减少财政赤字,实现国家财政平衡。但这一方案遭到了代表美国富人阶层的共和党的强烈反对。另一方面,奥巴马政府力推新兴产业和医疗改革,希望在谨慎巩固美国金融业全球中心地位的同时,通过发展低碳经济等新产业重振高端制造业的优势。可是当前巨额赤字又反过来削弱了新兴产业的支持力度,让美国在大规模产业投资上捉襟见肘,使得美国在经济结构调整上面临更大的难题。

  美国经济学家马克·赞迪曾经表示,控制赤字“对我们的长期经济健康至关重要”。他指出,如果赤字得不到控制,利率将会大幅上升,不仅将遏制经济增长,而且将迫使政府把更多的税收用于偿还过去的债务,导致政府服务和其他政府职能支出的下降,最终导致经济总量的“大幅减小”,陷入“低增长—高债务—低增长”的恶性循环。

  近10年来,美国政府年平均包括债务再融资在内的借款规模超过4万亿美元。随着美国人口老龄化以及医疗保险费用的激增,社会项目开支还在不断扩大,现在美国财政运转和债务上调的空间越来越小。估计2010—2019财年财政赤字总额将高达7.1万亿美元,到2035年,美国政府的欠款将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80%,“以债养债”、“用赤字解决赤字”的债务依赖终将走到尽头。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说“不提高债务上限对美国是场灾难”,可是不断提高债务上限其实是把灾难留给未来。随着美国债务的规模不断扩大,财政负担和融资成本的不断上升以及社会福利费用的大幅增加,美国出现主权债务违约也许只是时间问题。



ceshi

    
(责任编辑:杨牧)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