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威胁“绕过联合国”对叙动武 安南坚信调停“能成功”--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美国威胁“绕过联合国”对叙动武 安南坚信调停“能成功”

2012年06月01日08:23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安南提出的和平计划具有更大的包容性和可实施性。


  导语

  5月25日,叙利亚胡拉镇发生了“屠杀”事件,造成108名平民遇害,其中包括49名儿童和34名妇女,最新数据显示死亡人数上升到116人。“屠杀”发生后,叙利亚政府和反政府武装都指责对方发动了袭击。目前,联合国正在就此事展开调查。

  惨剧发生后,西方多国指责叙利亚军方发动了残杀行动,美法英等八个国家驱逐叙利亚大使,对其实行外交孤立。而法国新当选总统奥朗德称:“在安理会的支持下,不排除武装干预的可能性”;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表示美军已备好“军事选项”,以供白宫决策之需。

  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科菲·安南5月29日认定,叙利亚局势面临“转折点”。本期圆桌会议邀请了两位国际问题方面的专家,为您解读叙利亚局势的最新进展。

  本报记者:邢磊

  专家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据新华社电 叙利亚政府5月31日释放500名在押人员,似乎有意缓解紧张局势。 针对面临“转折点”的叙利亚,美国等西方国家寻求加大对叙利亚政府的压力。美国财政部5月30日宣布制裁叙利亚国际伊斯兰银行,禁止这家机构在美国从事金融转账等业务并冻结它的在美资产。

  同一天,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苏珊·赖斯说,叙利亚局势可能出现三种结果:一是叙利亚政府立即遵守安南的六点建议;二是如果叙利亚政府没有尽快遵守承诺,安理会有所行动;三是如果冲突升级并蔓延,安南方案以失败告终,安理会成员国“不得不考虑是否为绕过安南方案和安理会授权采取措施作准备”。

  而俄罗斯表示,对叙政策不会变化。

  针对安南方案的质疑声近来再次出现,安南5月30日坚持推进调解计划。

  “重要的是找到实现叙利亚民主变迁的方案和制止杀戮的方法。”安南当天访问约旦并与约旦官员会商后告诉媒体记者,“凭着善意和努力,我们能够成功。”。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巴沙尔·加法里同一天说,叙利亚政府正在落实安南提出的六点建议。

  11岁男孩装死幸存

  另据报道,叙利亚胡拉镇屠杀案一名11岁的幸存者5月30日讲述了他装死逃过一劫的经过。这名男孩当时倒在地上,用亲人的鲜血浸透衣衫骗过屠杀者,幸免于难。

  这名叫阿里的叙利亚男孩称,武装分子5月25日晚进入他们家中,开始逐一杀害他的家人,阿里的父母和4名兄弟姐妹全被射杀,最小的是阿里仅有6岁的弟弟。阿里当时与兄弟们抱在一起,武装分子开枪时没有击中他,他与亲人的尸体躺倒在一起,身上浸满鲜血,并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要发抖,以装死骗过屠杀者。

  叙利亚大屠杀或是阴谋

  西方加紧对叙“以压促变”

  核心观点

  西方大国在真相还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驱逐叙利亚大使,反映了其在叙利亚问题上一贯的拉偏架立场,这是一种极不耐心、极其主观的做法,不利于公正地解决叙利亚问题。

  ——胡宗山(华中师范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从西方领导人的讲话来看,西方发动军事干预的可能性不能排除,进行武力干涉的可能性在增加,但这并不意味着很快就能发动战争。军事打击的计划现在只是被西方国家拿到桌面上来讨论,在近期还不会成为一种现实。 ——贺文萍(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主任、教授)

  转折 胡拉镇屠杀打破平衡

  本报讯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主任、贺文萍教授指出,现在西方国家在事态尚未调查清楚之前,就驱逐叙利亚大使,进一步把叙利亚政权孤立起来,把所有的压力施加到叙利亚政府一边,让叙利亚政府承担责任,这不公平。

  华中师范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副所长、胡宗山教授表示,西方大国在真相还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驱逐叙利亚大使,反映了其在叙利亚问题上一贯的拉偏架立场,这是一种极不耐心、极其主观的做法,不利于公正、和平地解决叙利亚问题。

  贺文萍分析称,肇事者初步被锁定为一批恐怖“武装力量”,他们是挨家挨户进行屠杀的,多数被割喉或近距离枪杀。这样看来,这起屠杀事件是有预谋、有策划的。选择时间点正好在安南去叙利亚之前,他们的目的就是破坏安南的“停火计划”,迫使安南转移此行叙利亚的目的。

  胡宗山分析称,胡拉镇屠杀平民事件极有可能成为叙利亚局势的一个转折点。其根本原因在于,叙利亚国内政治力量和国际社会中的几个主要大国对于叙利亚局势的立场有着根本性分歧,分歧导致各方展开权力博弈,最后形成维持表面上的势力均衡,其结果就是安南代表联合国的调停和停火协议。此次屠杀事件可能会放大这一分歧,从而打破现有的平衡,这很有可能导致叙利亚国内局势急转直下,甚至有可能导致叙利亚国内战火重燃。

  前景 战争短期不会发生

  本报讯 尽管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到底是谁发动了这场屠杀,但从西方国家的实际行动来看,他们认定事件与巴沙尔政权有关。

  胡宗山分析称,西方国家现在发动武装干涉还不大可能,特别是美国总统奥巴马正面临大选,此时如果贸然出兵,一旦陷入被动,将会影响他的连任计划。此外,没有美国撑腰的欧洲国家,也很难单独行动。西方国家下一步会继续加大对反对派的军事和政治支持,同时对巴沙尔政权进一步制裁,让其自己垮台。

  但如果大屠杀是叙利亚政府军所为或与其有关,那么,叙利亚政府将面临极大的政权危机。

  贺文萍表示,西方发动军事干预的可能性不能排除,而且朝着越来越有可能的方向发展。法国新当选总统称干涉“要符合国际法”;美国的态度也从最初的“武力干涉不是很好的选择”变成“不能排除武力进行干预”。可见,西方国家进行武力干涉的可能性在增加,但这并不意味着很快就能发动战争。

  贺文萍分析称,首先,从符合国际法的角度看,难度非常大,俄中都反对武力解决叙利亚问题;其次,美国方面说不排除进行武装干涉,是考虑到了带有恐怖主义性质“第三种力量”在叙利亚的存在,而非针对叙利亚政府和反政府双方。

  出路 绕不开安南和平协议

  本报讯 贺文萍认为,安南的“和平计划”没有得到叙相关各方的完全支持,而西方国家此前的目标是要把阿拉伯复兴党赶下台,推翻巴沙尔政权。贺文萍表示安南的“和平协议”受到强烈冲击是不容置疑的,但未必就会破产。安南本人也没有放弃,他在访问大马士革后表示,要继续推进和平计划。综合对比众多的方案,只有安南的和平计划具有更大的包容性和实施的可能性。

  安南方案最具实操性

  胡宗山也认为,叙利亚危机的真正出路是双方通过真正的政治谈判来解决分歧与争端,双方都要有所妥协,有所让步。更重要的是,国际社会应该主持正义,推进和平,用外交方式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帮一方压一方。如果不经政治谈判,而是使用武力强行搞垮巴沙尔政权,即使反对派有朝一日掌权,忠于巴沙尔的政治力量和武装分子也可能会制造麻烦和混乱。

  贺文萍分析说,安南的“和平方案”仍是最现实的解决方案,但目前主要需扫除两个障碍:1.一定要明确禁止国际上对叙内部一方的军事支持;2.叙利亚、包括美国的情报机构,要掌握叙内部“第三方势力”的活动,并对其进行彻底打击,从而真正使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能够坐下来进行谈判。

  “也门模式”不适叙利亚

  所谓也门模式,是指仿效也门前总统萨利赫交权给副总统哈迪,从而平息政治动荡与军事冲突的形式,美国总统奥巴马最先提出这一解决模式。

  贺文萍分析称,目前把也门模式复制到叙利亚的可能性不大。两者的情况完全不同,叙利亚是由占少数的阿拉维派复兴党牢牢掌握政权,权力内部是一荣俱荣的关系,巴沙尔一人出局并不能解决问题。而叙利亚的反对派则把现政府完全放在对立面,二者利益共同点很少。此外,美国因素也在也门模式上起至关重要的作用,为防止“基地”在也门做大,也需要现政权的稳定。

  胡宗山认为,目前其阵营内部也尚未出现明显的有力人选能够有足够的权威替代巴沙尔,巴沙尔本人在统治仍很稳固,军队仍支持自己的情况下,未必愿意交权;其次,俄罗斯未表态,在奥巴马向梅德韦杰夫提出这一方案后,后者并未表态同意,因为如何处理巴沙尔是一大难题;第三,叙利亚反对派内部的分歧比较大,在短时间内很难协调成功,从而影响这一方案的实施。
(责任编辑:杨牧、赵艳萍)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