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美关系演绎新调整(国际视野)--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俄美关系演绎新调整(国际视野)

2012年05月22日00:00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随着普京重新入主克里姆林宫,俄美关系步入一个新的时期。21日结束的芝加哥北约峰会决定启动美国主导的欧洲导弹防御系统第一阶段,给俄美关系造成新的震荡。

  

  俄罗斯

  “暂停”状态需重新“激活”

  本报驻俄罗斯记者 陈志新

  俄美政坛更迭自然又被置于全球视线的中心。对于两国领导人互不出席对方主办的国际会议一事,俄杜马外事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克利莫夫认为,俄美对相关决定的解释理由充分,不应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但俄罗斯媒体普遍认为,美国方面的决定显然是对普京不参加八国集团峰会的回应措施。俄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安全中心研究员叶夫谢耶夫对本报记者表示,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是俄方高度重视的一次重要的多边外交活动,也是俄拓展亚太地区外交的重要契机,美方的决定对俄美关系将产生十分不利的影响。

  今年3月,俄罗斯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表示,过去的3年是俄美关系的最好时期。但自去年普京宣布再次参选总统以来,从俄美围绕西方在俄鼓动“颜色革命”展开论战,到奥巴马对普京当选总统的祝贺姗姗来迟,再到双方在反导问题上针锋相对,种种迹象表明,俄美关系正陷入“休眠期”。

  反导问题坚持原则立场

  虽然俄罗斯一再表达对欧洲反导系统威胁全球战略核力量稳定的担忧,但北约仍可能在今年5月下旬的美国芝加哥北约峰会上就进一步推动欧洲反导系统部署作出安排。俄罗斯方面则提出双方联合建立覆盖整个欧洲的反导系统,并要求北约方面以协议形式保障欧洲反导系统不针对俄罗斯,但北约方面对此没有做出积极反应。俄罗斯总参谋长马卡罗夫本月3日在莫斯科的一次国际会议上公开表示,在北约反导系统威胁到俄罗斯安全的情况下,俄将对北约部署在欧洲地区的反导系统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俄总统普京在7日签署的总统令中再次强调,俄将继续坚持在反导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即美国全球反导系统不应指向俄战略核遏制力量。俄罗斯科学院美加所所长罗戈夫认为,反导问题已经成为阻碍俄美关系发展的一块“顽石”。

  普京在2000年首次正式就任总统时,曾一度希望建立稳定和平等的新型俄美关系。“9·11”事件以后,普京坚定地支持美国的反恐战争,并默许美国在中亚设立军事基地。但随着北约东扩不断推进,并在东欧加速部署反导系统,在独联体地区积极策动“颜色革命”,不断挤压俄战略空间,俄对西方政策也日渐强硬。2007年,普京在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严词抨击美国的单边主义和“过度武力”,这是普京当选总统以来针对美国的最猛烈批评。去年,普京宣布准备重返克里姆林宫后,西方媒体便掀起了阻碍普京回归的行动。俄《共青团真理报》今年2月引述美国学者威廉·恩达尔的文章称,美国认为普京不易妥协,再次当选后将对西方持强硬立场,因此普京是美国实施全球战略道路上的最大“绊脚石”。5月7日,普京签署总统令确定了未来国家外交政策的主要战略方向:推动独联体地区一体化成为俄今后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亚太地区在俄外交战略中的地位进一步提高。

  警惕北约集团思维

  自去年底以来,俄多个城市举行了数起较大规模的“反普京集会”。据媒体披露,美国正资助俄非政府组织在俄策动“颜色革命”,想在俄复制“阿拉伯之春”。普京在自己竞选期间的一篇文章里公开对美国等西方国家提出措辞严厉的批评,他称美国和北约的一些外交举动浸透着集团思维的陈规陋习。在俄发生“颜色革命”的危险引起俄社会各界的警觉,普京更是号召民众提高警惕。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麦克福尔3月份对西方媒体抱怨说,他对上任后在俄所遭遇的反美情绪之强烈感到惊讶。今年3月,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将俄称为美“头号地缘政治敌人”,并威胁在选举获胜后,将重启后的俄美关系“再次重启”。5月6日,俄罗斯反对派支持者在莫斯科举行抗议活动,并与警方发生冲突。据俄警方统计,30多名警察在冲突中受伤,400余名示威者被逮捕。俄官方指责集会组织者蓄意挑起事端。美国方面对该事件予以特别关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托纳8日谴责俄政府使用暴力镇压民众和平抗议,呼吁俄政府尊重公民集会和言论自由。他说,美方将继续关注俄罗斯国内的人权情况。

  强调平等与相互尊重

  对于俄美关系未来走向,俄《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主编卢基扬诺夫对本报记者表示,虽然美国等西方国家并不愿意看到普京再次执政,但由于俄美在许多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关联性,西方国家将不得不面对与普京“打交道”的现实。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史蒂芬·皮斐尔认为,普京虽然对西方持强硬立场,但由于他奉行务实主义立场,因此俄美关系不会因为普京重新执政而出现明显转变。今年4月初,俄媒体披露俄与北约已就在俄乌里扬诺夫斯克市设立北约物资转运站一事达成协议,俄将在境内为北约提供一条铁路与航空混合运输的通道,以帮助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物资由阿富汗安全、便利地运回欧洲本土。5月4日普京对到访的奥巴马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多尼伦表示,在美方坚持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原则基础上,俄愿与美更深入地发展双边关系。

  正如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季马科娃10日所说,梅德韦杰夫在担任总统期间,俄美关系取得了积极进展,由他代表普京参加八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将再次表明俄继续与有关国家加强伙伴关系的愿望。罗戈夫认为,未来俄美关系将进入一个新阶段。随着两国完成总统选举,俄美将着手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努力寻求妥协,“激活”目前处于“暂停”状态的两国关系。

   

  美国

  冷淡情绪渐渐弥漫

  本报驻美国记者  王  恬

  尽管奥巴马与普京仍将于6月在墨西哥二十国集团峰会上会晤,但两国领导人之间的冷淡情绪已弥漫开来。

  设置诸多议题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俄罗斯与欧亚项目主任安德鲁·库钦斯对媒体表示,他完全不相信普京是由于内政事宜而无法出席八国集团峰会。他此前曾在《外交》杂志上撰文指出,自去年春天西方军事干预利比亚及美俄反导谈判陷入僵局以来,美俄关系便冷却下来,华盛顿应准备好迎接与莫斯科之间更易争吵的关系。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相关报道认为,普京的决定预示着俄罗斯外交政策的重大转变,美俄关系将重回“半冷战状态”。

  美国企业研究所俄罗斯问题研究人员丹尼尔·瓦杰迪奇认为,普京不来戴维营的真正原因是反导问题,俄罗斯对美国拒不作出欧洲反导系统不针对俄罗斯的“法律担保”及进行能力限制极为不满。瓦杰迪奇称,普京的决定是其“自我孤立”的开始,普京与西方的关系可能进入动荡时期。 

  布鲁金斯学会俄罗斯问题专家斯蒂文·派弗撰文指出,北约应与俄罗斯签署的反导合作协议。美俄反导合作将防止反导问题破坏美俄整体关系,并为欧洲提供更好的防卫。但他指出,任何要求限制反导系统能力的协议获得美国国会批准的几率均为零。派弗还认为,普京是要等到美国大选尘埃落定之后再考虑相关问题,而美国未来应尽力争取俄罗斯在反导问题上的合作。

  刚在莫斯科结束的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首脑会议宣言在谈到反导问题时则称,一个国家或者国家集团如果在不考虑其他国家合法利益、不向其他国家提供法律担保的情况下单方面部署战略反导系统,有可能威胁到国际安全,威胁到欧洲乃至世界战略稳定。

  除反导问题外,美俄在人权等问题上的龃龉也是美俄关系紧张的原因之一。美国国务院多次指责俄罗斯警方暴力对待示威民众,俄方则指控美国策动俄国内反对派进行反普京游行示威。普京当选总统后,奥巴马沉默5天才打电话表示祝贺,更加引起俄方的猜疑与反感。

  美俄关系中的另一“痛点”是自1974年沿用至今的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当时美国以苏联等国家限制公民自由移民为由,拒绝向这些国家提供贸易方面的优惠。世贸组织批准俄罗斯“入世”后,美国政府试图说服国会取消这一修正案,以避免伤害美国公司的利益,但一些国会议员要求将取消修正案与通过另一项“马格尼茨基法案”挂钩,该法案命名自一名死在监狱中的俄罗斯律师,旨在制裁一些与此事件相关的俄罗斯官员。美国政府对此法案表示反对,但俄方认为美国政府努力不够,并且事实上仍支持该法案背后的“理念”。

  强调“交易性质”

  一些分析人士称,俄罗斯从美俄关系“重启”中获益甚少,而普京不用“重启”一词显然有其原因。美联社的分析认为,奥巴马若连任,普京将“时而为朋友时而为敌人”。一些美国专家指出,普京在国内面临许多麻烦,不大可能与美国为敌,但也不大可能为友好而友好,只会在“合适”的时候与美方进行合作,美俄关系将更具“交易性质”。另有一些美国学者则称,“幸运的是,普京当前秉持的是防御性反美政策而非敌对性反美政策”。 

  白宫发言人卡尼近日表示,尽管美俄在某些领域确实存在分歧,但双方都无意让这些分歧影响两国整体关系。美国国务院主管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高登在日前的国会听证会上表示,美俄在此前普京任总统及总理期间签署的一系列协议表明,普京回归总统职位并不会使美俄在合作道路上大步后退。

  自奥巴马2009年1月上台以来,美俄关系实现重启,双方在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俄罗斯加入世贸组织、阿富汗联合反恐行动等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

  美国视与俄罗斯的关系为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美国政府官员坚称反导问题及人权问题不会阻碍双方的合作。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麦克福尔表示,尽管美俄在反导、叙利亚等问题上存在分歧,但他对未来持乐观看法,认为只要双方不以意识形态和政治化的立场对待有关两国国家利益的问题,那么就可保持合作。

  

  >> 链  接

  5月9日,刚刚正式就职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与美国总统奥巴马通电话时表示,由于他忙于政府组阁事宜,因此无法参加于本月18日至19日在美国戴维营举行的八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将代表普京出席上述会议;虽然美国白宫发表声明,对俄方决定表示理解,但5月14日,白宫随即宣布奥巴马将不出席今年秋季在俄罗斯举办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有美国官员称这是由于它和9月举行的民主党全国大会相冲突。

  

  国际回声

  对华盛顿来说,普京对八国集团能否取得重大成果存在疑虑并拉近与中国关系,是对美俄“重启”政策亮了红灯。在竞选期间,奥巴马不愿听到普京要求美国在导弹防御系统问题上做出让步的声音。在防扩散、伊朗、叙利亚、阿富汗、俄罗斯加入世贸组织等诸多问题上,美俄需要合作。然而,普京对八国集团峰会的抵制加剧了负面效应,这对未来不是吉兆。

  ——美国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阿里尔·科汉  

  如果普京参加戴维营八国集团峰会,那将是普京新任期的首次出访。在当前俄美关系矛盾尖锐的复杂背景下,将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总统首次出访目的国放在美国显然是不合适的。

  ——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安全中心研究员叶夫谢耶夫  

  俄罗斯新总统不会寻求与美国对抗,双方将努力平静度过选举年,并在明年开始着手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寻求妥协。

  ——俄罗斯科学院美国与加拿大研究所所长罗戈夫 

  (温  宪  陈志新整理)  

联系本文记者

王恬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董菁、赵艳萍)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