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

高清:一段从未为人所知却即将消失的中国历史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2012年04月20日07:57

马林迪博物馆主管Ghazal Shaleh
马林迪博物馆主管Ghazal Shaleh
下一页

  “神奇之乡”拉姆岛并非天堂

  当肯尼亚航空公司的飞机朝着拉姆岛坠落,窗户外的景色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俯瞰地面,整个群岛像是由迷宫般的水道、沙滩和绿地组成。白色的沙滩蜿蜒进入茂密的丛林和红树林中,与色彩明亮的水和植被构成了一副令人窒息的画。飞机着陆的前一瞬,石镇出现在视野里,城堡、蜿蜒的公路、挺立的清真寺等清晰可见。

  拉姆岛有“非洲神奇之乡”的美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题词称,“这里是东非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斯瓦希里定居点,保留着传统的职能”。

  但是,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不存在绝对的天堂。饱经战乱的索马里距离这里不足一百公里。2011年末,拉姆古镇发生多起外国人士绑架事件,

  饱受争议的“走廊项目”

  今年3月1日,在距拉姆镇中心10公里处,由肯尼亚总统齐贝吉、南苏丹共和国总统基尔和埃塞俄比亚总理泽纳维发起的“拉姆港和拉姆-南苏丹-埃塞俄比亚运输走廊项目”正式启动。该项目耗资约250亿,目的是打造非洲东部最大的港口,容量比现有的蒙巴萨港口大四倍。蒙巴萨港口目前是非洲东部最大的港口,承担着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和刚果共和国东部的运载量。

  这一计划听起来非常令人兴奋,它包括搭建两条时速达每小时160km的超现代铁路系统,一条管道、一家炼油厂、新的拉姆国际机场,以及连接亚的斯亚贝巴和朱巴的一条多车道高速公路。

  如果新的肯尼亚港口能建成,就能为埃塞俄比亚和南苏丹共和国这两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内陆国服务,至少能加强海洋和其他中部非洲内陆国家的交通往来。

  2011年3月1日,这一项目举行启动仪式,与会代表主要来自南苏丹共和国和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和卢旺达却没有派出代表。此前这两国一再表示忧虑,担心肯尼亚可能会向北非靠拢,并带走大量未开发的自然资源,使得“东非共同体”偏离一体化的轨道。

  许多国际问题专家、当地的外籍人士和肯尼亚公民对这一项目持怀疑态度。显然,肯尼亚政府最终不太可能获得欧盟和其他参与者的资金支持。当地的船长、渔民、工人对这个计划也持怀疑态度。有些人认为它与外国人绑架事件有联系,港口是整个事件中重要的一环。

  去年,一些欧洲游客、居民和救援人员被绑架到索马里之后,被吓到的外国游客纷纷取消了原定于此的旅游行程,拉姆岛的旅游产业就此崩溃。在失去了谋生手段的情况下,那些本来反对“拉姆港和拉姆-南苏丹-埃塞俄比亚运输走廊项目”的人不得不转而拥抱该计划。

  中国与拉姆人的非一般关系

  由于存在大量的支持和反对的声音,中国最终是否会参与这个项目目前尚未明朗。但是维系中国与肯尼亚关系的并非仅仅只有这个项目,中国跟肯尼亚建交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到现在为止,中国仍有很多船只开往斯瓦西里海岸,特别是拉姆岛。

  从过去开始,中国船只的到来就不是为了掠夺,而是为了建立友谊。这与西方媒体一直以来的恶意诽谤宣扬的完全不同。西方媒体对于这段重要的历史要么保持沉默,要么只会说一些风凉话。

  对于非洲人民来说,中国不是大肆掠夺的外来入侵者,而是共同发展的贸易家。

  肯尼亚国家博物馆的专家表示,中国船只的到来至少有两个原因。有时,他们途经东非海域到此。有时候,中国的商人和探险家会带着礼物和货物来到此地进行贸易。他们学习当地人的生活,与当地人和平交流,最后静静离开。他们没有攻击的欲望,没有试破坏当地的社会民俗。这与与西方社会的疯狂殖民、宗教强迫与野蛮掠夺形成鲜明对比。

  马林迪国家博物馆主管Ghazal Shaleh表示,“我们跟中国人有着不一般的联系。他们从没有对非洲人进行殖民。他们来这里的原因有很多。例如,有一次,他们在探险时遭遇了沉船事故,船员们游到了这里,与本地的妇女结婚。因此,我们有些人身上甚至流着中国人的血。当然,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并不如我们与阿拉伯国家的久远。中国人开始来这里仅仅在400至600年前,而阿拉伯人却在5000年前。”

  中国和肯尼亚考古学家为传说中的沉船事件找到了证据。2010年7月26日,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在该地区发现明朝瓷器之后,来自中国和肯尼亚的11名考古专家决定在八月份海洋工作队来之前先对地面遗址进行发掘。据信,沉船遗骸来自郑和船队,他在1418年抵达马林迪。在哥伦布航行前半个世纪的1368年,为提升明朝的影响力,拓展明朝的贸易,郑和领着船队开始了浩浩荡荡的远征。”

  74岁的老船长Kigogo Sikandara说,“中国与中国人在这里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之间有很特别的联系,我们相互扶持。”数十年来,Kigogo Sikandara开着运输船在内地和拉姆之间接送乘客。

  中国人的后代在拉姆?

  对中国人来说,拉姆最吸引他们的就是开一个小时的快艇到帕泰岛。那里有一个叫尚加的地方,是中国水手当年给他们获救登陆的地方起的名字,当然,这个名字取自“上海”。根据当地的传说和科学的证据,15世纪,一艘上海的中国商船在岛的附近沉没。船上满载陶瓷和别的瓷器,以及当地人称为“金马”的东西。船上的很多船员活了下来。他们游到了岸边,最终得到当地人的认可,融入其中,在尚加和帕泰岛上安家落户。

  之前的部分学术界没有争议,但是从那里开始人们的看法产生了分歧。有些人说,中国人在岛中间建了一个神奇的城市。有些人说,他们是占领了阿拉伯人丢弃的城市,定居下来,并根据自己的需要和习惯改造了它。不管哪种理论是正确的,那座城市仍然屹立在那里,或者更确切的说,那些令人敬畏的古迹在那里。

  仔细观察整个岛,你会发现它可以被认为是东非最惊人的考古遗址之一。由于岛上的基础设施薄弱,租用船只的金额昂贵,同时因为靠近索马里,人们一般认为这里非常危险,这片神秘陆地变得难以企及。

  尽管我们发现危险的因素只是被莫名夸张的,这段旅程依然非常消耗资金,也谈不上舒适。塑料垃圾漂浮在肮脏的水面上,潮汐不断变化,热带阳光太过毒辣,大多数的快艇没有帐篷,靠近岸边的珊瑚带着利刺,直线航行几乎不太可能。但是收获是丰富的。在去小岛的路上,美丽的岩层从水里慢慢升起,海底的珊瑚透过海水清晰可见,乘客和老式货船就像穿越历史而来,在水上慢慢前行。

  尚加的经济状况很糟,没有码头,没有电,甚至没有牢固的基础设施,只有一群渔民和仅够温饱的农民组成的小社团。

  导游Mohammed解释称,“这里只有5%的人识字。他们当然也会去学校,有些人甚至读了七年书,但是教育水平实在太低下”。

  他说,“有很多中国人的后代住在这片区域,尤其是帕泰岛的Siyu镇和这里。中国人偶尔来到,甚至是中国使馆的代表团。他们会做DNA测试,确定和他们有血缘关系的人。在Siyu镇,他们发现Baraka BadiShee女士和她的女儿Mwamaka Sharif有中国血统。现在,这个女孩在中国学中医。在尚加这里肯定也有中国人的后代,尽管只是在很久以前,虽然血液被不断稀释,但是人们的搜寻没有停止。”

  一段可能消失的中国历史?

  我们最终到达了目的地,面前挺立的是一个古老的石头城。我从第一眼就知道,这将是东非在考古学上最宏伟的宝藏——一个失落的大陆,半点未染尘嚣。

  那么这片废墟到底由谁建成?拉姆博物馆馆长Salim说,“关于这个有很多推测。有些人说是早期在这里定居的人,又或许是阿拉伯人,当时有很多人来到这里。”

  我问他是否有可能是中国人的后代建了这里。他说,“这是最有说服力的猜测。”

  不管是谁率先建了这个城市,很显然,中国人及他们的后代却是在此生活繁衍了几个世纪。这里曾经有很多中国的符号和文字。

  一个导游说,“不幸的是,很多与中国有关的遗物已经被偷走了。一切有中国文字在上面的物品都被认为具有极大的考古价值和商业价值。但是并没有真正丢失,我能向你保证,所有有中国符号和标志的东西都被藏起来了。”

  “那金马呢?”我笑着问道,突然想起那件传说中中国沉船上的宝物,据说所有人都在狂热地寻找着。他严肃地回答,“还没有找到。我确定没有人找到它。”

  在当地的考古项目中,有多起贪污腐败案件发生,有些甚至与国家博物馆的官员有关。对当地进行参观和研究,或者是当地官员对话需要巨大的耐心和决心,因为考古遗址的钥匙可能会突然神秘消失,或者讨论常常变得混乱,官员们突然闪烁其词。

  但是,并不完全都是坏消息,仍然有些人存在极大的善意和决心,誓要找到关于此地过去的真相。Salim说,“中肯项目的一队考古学家2012年4月就会来到这里。他们不会考察废墟,而是寻找那艘船。”

  聚会的时候,我们向Salim问起中国过去和现在在东非的利益,是否与西方殖民主义形成有趣的对比。他笑了,说他也想过这个问题。他说:“中国的目的绝不是殖民,只是为了贸易、建立联系和合作。他们甚至带着礼物而来,现在依然如此。”

  再回尚加岛的时候,渔夫Alimalim感慨地说:“我们村的村长对中国人在此的历史非常感兴趣,但是那些故事太古老了。现在的中国人来到这里,看着我们的孩子说,‘这些孩子看起来真像中国探险队的后代’。”

  虽然渔夫没有说出口,但是他显然想告诉我们,如果我们不抓紧,那些前人在这里生活的故事将马上消失,对历史的真正解释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遗忘。

  几十公里之外的地方,西方国家参与的战争正在进行。西方的巡逻队在岛上走动。显然,那段历史证明,中国人几个世纪以来给非洲带来的是和平,西方国家出于政治目的却不会对此表示赞同。但是,我们非常有必要强调这一点,因为那是真的,因为它清晰地证明没有帝国主义存在的世界是可能的。(作者Andre Vltchek 译 董菁)

  安德烈·弗尔切克(Andre Vltchek)简介:

  安德烈·弗尔切克,小说家、诗人、政治评论员、记者、摄影家和电影制作人。费尔切克曾是一位战地记者,足迹遍布十多个战火地区,从波斯尼亚到秘鲁到斯里兰卡,从刚果(金)到东帝汶。主要著作是“政治革命小说”《不归点》(Point of No Return),2005年以英文出版,2010年以法文出版。其他著作包括2010年出版的小说《大洋洲》、《西方的恐惧:从波多西到巴格达》(Western Terror: From Potosi to Baghdad)等。目前,他正在撰写一部名为《冬日旅行》(Winter Journey)的小说和一本关于印度尼西亚1965年政变的纪实作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责编:赵艳萍)

 最新留言

 相关专题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新闻排行榜

  1. 1贵阳837名学生冒充特警参与拆…
  2. 2郑天翔同志遗体在京火化 习近平…
  3. 3高清:黑龙江鸡西一住宅楼发生爆…
  4. 4钟丽缇泳池写真照曝光 肤若凝脂…
  5. 5内地高考状元从港大休学 网友呼…
  6. 6英交管员给希拉里座驾贴罚单 遭…
  7. 7南京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8. 8高清:庐山东林寺否认强迫游人跪…
  9. 9李咏遭鲁豫吐槽脸长 自曝每天在…
  10. 10中国富豪榜“打架”:十大富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