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严防出现“不稳定之弧”(国际视点)--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长期贫困与宗教和族群冲突交织,为极端势力滋长提供了土壤

非洲严防出现“不稳定之弧”(国际视点)

人民网驻南非记者 苑基荣 张建波 蒋安全 人民网驻尼日利亚记者 殷 淼

2012年04月16日05:46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基地”组织及其北非分支等极端势力正在非洲大肆扩展势力,给当地治理和经济社会发展构成极大威胁。非洲国家和地区组织正共同努力,严防可能出现的从撒哈拉沙漠—萨赫勒地区延伸至东非的“不稳定之弧”。

  4月14日—15日,部分非洲国家和区域组织领导人在埃塞俄比亚巴哈达尔举行安全论坛,商讨非洲安全问题。与会者认为,西非撒哈拉地区、尼日利亚和东非索马里、肯尼亚等地的动乱根源很大部分来自宗教和族群冲突造成的极端势力抬头,“基地”组织及其北非分支——“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正是充分利用了这一点,正加紧在非洲扩张。

  英国皇家三军联合研究所日前发布题为《全球杰哈德通过非洲延续》的报告认为,阿富汗战争中被削弱的“基地”组织正在非洲重新集结。

  非洲国家以及非盟、西共体、东非共同体等组织正共同努力严防可能出现的从撒哈拉沙漠—萨赫勒地区延伸至东非的“不稳定之弧”。

  正在打通“马里走廊”

  马里北部地区已被孤立,人道救援物资无法进入

  趁马里内乱和萨赫勒粮食危机之际,目前“基地”组织正在打通“马里走廊”,试图北接北非伊斯兰极端势力,南连尼日利亚“博科圣地”,东与苏丹、索马里和厄立特里亚的极端组织相呼应。

  在马里北部,与“基地”组织北非分支有密切联系的“信仰捍卫者”已在通布图等地区推行伊斯兰法。毛里塔尼亚媒体报道说,“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的重要头目之一哈马姆在通布图被任命为武装力量指挥官。

  同“信仰捍卫者”一道控制着马里北部重镇加奥城区和城内军事基地的“争取西非唯一性与圣战运动”是“基地”组织北非分支的下属组织。该组织首领为毛里塔尼亚人,多名成员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塞内加尔、马里、几内亚、科特迪瓦等国。目前,这个组织声称绑架了3名欧洲人质,并对此前掳走阿尔及利亚在加奥领馆的7名工作人员负责。

  马里红十字会荣誉主席迪亚拉日前对本报记者表示,宗教极端主义的扩张严重威胁着地区安全,马里北部地区已经被孤立起来,人道主义救援物资无法进入。目前,西共体及马里北部邻国正酝酿出兵,维护马里领土完整。但分析人士担忧,对付“基地”组织及其追随者将远比对付宣布独立的“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要棘手。

  南部非洲成为渗透目标

  多国都发现国际恐怖分子和炸弹制造装置

  “基地”组织正式吸纳索马里“青年党”武装之后,“青年党”连续发动恐怖袭击。本月4日发生在索马里国家剧院的爆炸,造成包括索马里足联主席和奥委会主席在内的多人死亡。9日发生在拜多阿菜市场的袭击,造成12人死亡。除了在本国发动袭击外,“青年党”近来还对邻国肯尼亚发动了恐怖袭击。

  索马里邦特兰地区领导人11日表示,“青年党”近来开始进入处于半独立状态的邦特兰地区,严重威胁邦特兰的安全。“青年党”武装北上,距离也门海岸更近,可以加强与也门“基地”组织的联系。此前非盟和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的部队主要集中在索马里中南部进行围剿,如何应对“青年党”北上,将是一个新的课题。

  此外,非洲战略研究中心2011年发布的《非洲安全简讯》指出,莫桑比克北部地区已经发现巴基斯坦和索马里军事组织的训练营,南非伊丽莎白港也发现了训练设施,南非和津巴布韦境内都发现了国际恐怖分子和炸弹制造装置,“基地”组织正向非洲南部渗透和发展。

  而在尼日利亚,自去年圣诞节以来,被视为“非洲塔利班”的宗教极端组织“博科圣地”加大了恐怖袭击的频度和力度。复活节(4月8日)发生在尼中北部卡杜纳一座基督教教堂附近的汽车炸弹袭击已造成44人死亡。尽管迄今仍未有组织或个人声称对爆炸负责,但当地和西方媒体已习惯性地将矛头对准“博科圣地”。事件发生后,尼陆军参谋长伊赫吉里卡宣布,尼政府军与“博科圣地”已处于战争状态,陆军将成立反恐特别行动队,以应对极端宗教团体的暴力袭击。尼政府则计划在2012年把国家财政预算的25%用于应对安全领域所面临的挑战。

  有媒体报道称,有数十名甚至上百名“博科圣地”的武装人员正在马里北部的加奥,他们与“争取西非唯一性与圣战运动”等伊斯兰极端武装一起参与了攻打加奥的行动,“博科圣地”与“基地”组织的联系在不断加深。

  实现标本兼治任重道远

  既应使用武装力量,也应发展经济改善民生

  有分析认为,从地中海到撒哈拉—萨赫勒地区,从几内亚湾到亚丁湾,“基地”组织一旦连为一片,武器、毒品和人员的交流将畅通无阻,半个非洲将成为“基地”组织的天下。

  南非安全研究所反恐专家爱尼莉·布萨对本报记者表示,“基地”组织的影响在非洲大陆激进组织中迅速传播,该组织煽动人们对现实的不满情绪,用控制自然资源、走私等不法手段筹集资金,如在萨赫勒地区的“绑架经济”、“走私经济”和“贩卖经济”等,给当地治理和经济社会发展构成极大威胁。布萨认为,非洲一些国家治理欠佳为“基地”组织滋长提供了土壤。非洲有众多欠发达国家,如何铲除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实现反恐的标本兼治可谓任重道远。

  尼日利亚阿布贾大学学者阿布拉罕·哈米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尼日利亚北部地区的长期贫困和民众对未来的绝望情绪,以及对在西方殖民教育体系下成长起来的尼社会精英腐败和罔顾百姓生计的不满,助长了“博科圣地”的暴力倾向。尼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阿巴·穆罕默德对记者说,恐怖主义的出现与政治和社会经济因素有着密切的关联。他认为,尼日利亚政府在处理“博科圣地”问题上既应使用武装力量,也应建立必要的交流对话渠道。尼政府应采取“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的社会福利计划,减少当地社会对经济发展长期落后的不满和抱怨。

  (人民网约翰内斯堡、阿布贾4月15日电)
联系本文记者

张建波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付龙、袁悦)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