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货运输迅速增加  沿线百姓受益很多 驾车去东南亚不再是梦想--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客货运输迅速增加  沿线百姓受益很多 驾车去东南亚不再是梦想

再探中国东盟大通道——昆曼公路

本报驻泰国记者  孙广勇

2012年03月17日12:36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昆曼公路推动了老挝南塔的发展。本报记者孙广勇摄。
昆曼公路推动了老挝南塔的发展。本报记者孙广勇摄。
  “最后瓶颈”即将打通

  从泰国北部城市清迈到泰老边境清孔,只有100多公里的路程,这次却行驶了两个小时,有的路段甚至有些堵塞,可这样的慢却是暂时的。几条泰北的交通干线目前都在扩建,清莱市到泰缅边境的湄塞、到泰老边境的清盛和清孔,都要由两车道扩建为四车道。

  清盛镇镇长差亚立告诉记者,昆曼公路使泰北与中国、老挝之间的交通更方便,给当地经济增加了活力,清莱扩建公路就是为了迎接更多的人流和物流,泰国将把昆曼公路通过的清莱等边境地区发展成为贸易门户。现在每年到清莱的100万游客中有不少是从昆曼公路进入泰国的,清莱还开通了到老挝的旅游巴士,如果连接泰老的会晒大桥通车,将增加更多线路。

  连接泰老两侧的清孔和会晒的会晒大桥被称为昆曼公路的“最后瓶颈”。从清孔到会晒,游人仍要坐渡船,汽车要靠驳船。一位司机告诉记者,每次过河都要花费1个多小时,挤在驳船上的汽车还经常刮蹭,等到会晒大桥开通,几分钟就可以过去了。

  记者来到清孔口岸下游11公里处的会晒大桥施工现场,看到大桥两侧道路基本完工,引桥桥墩已经建好,主桥的水下桩基已经打好,正在进行承台和桥墩的浇筑。负责施工的中铁五局项目部副经理刘西林告诉记者,大桥将于2013年3月完工。

  当地人告诉记者,很多人都想来建酒店、开餐厅,可大桥两侧的土地几年前都被买完了。大家都等着连接会晒大桥通车,各种车辆一路畅通地跨过湄公河,直抵曼谷或者昆明,这将给清孔和会晒带来更多经济效益。会晒大桥不仅将给大桥周边带来希望,几百公里外的人们也在期待着大桥的通车。记者离开会晒向北行驶两百公里后,看到一家孤零零的泰国餐馆,店主帕瓦迪告诉记者,选中这个地方是因为大桥开通后,从那里开车到这正好是午饭时间,客人一定很多,会晒大桥将给冷清的餐厅带来希望,所以第一期就签了10年的租地合同。

  沿线经济发展加快

  在会晒,记者明显感到这里与一年前大有改观,作为昆曼公路上老挝的大城市,这里的经济发展加快,走不多远就能看到修建中的几层小楼,或者开店或者自住,一些人家门前还停着汽车。记者去年经住过的酒店现在能无线上网,街上的小商店都有各类手机卡出售,路上还常看到老挝3G通讯的巨大广告牌。

  昆曼公路老挝段240公里,多为盘山公路,一年前记者看到老挝段有三分之一损毁严重,汽车行驶时颠簸不已,不时能看到牛群穿行公路。这一次,记者看到情况有明显改善,刚刚整修的路段铺上了崭新的沥青,路面上除了村民的摩托车外,老挝、泰国的客车、货车都多了起来,有时还能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公路上出现了以前没有的皮卡,是沿线村民把农货送到城镇销售的。在路边开了商店的颂蓬告诉记者,现在路好了,过往车辆和游客日渐增多,自己用几年的积蓄买了皮开,进货送货更方便了。

  在更北部的南塔市,记者看到昆曼公路给这里带来的益处更多,随着进出车流、人流增多,昆曼公路连接南塔的道路正在扩建为四车道。南塔省旅游局长蓬萨瓦告诉记者,每年来到南塔省的25万游客中,有75%通过昆曼公路进入,其中的中国游客达80%,昆曼公路对当地的旅游开发和经济发展意义重大。蓬萨瓦说,中国是老挝的战略伙伴,中国在老挝农业、工业各方面的投资给老挝带来了发展,老挝人民欢迎中国朋友。

  昆曼公路经过的老挝北部,除了一些城镇外,都是傣族、阿卡族等少数民族山地村寨,生活困苦。记者看到山民也开始在公路沿线摆起瓜果土产摊,公路沿线还开发了探险游景区,一位傣族大妈高兴地告诉记者,每天都有多多少少的游人买些土特产,自己也有了固定收入。

  各方期待更加通畅

  经过4个多小时的行驶,傍晚时分,记者来到老挝磨丁口岸,对面就是中国磨憨。在一个大货场上,记者看到几十辆来自泰国的集装箱卡车停在那里,泰国司机聚在旁边的凉棚下聊天。运送香蕉的威拉告诉记者,从尖竹汶府开到会晒10多个小时,从会晒到磨丁5个小时,自己中午就到了,可刚刚完成转接货物,看来得在磨丁住上一晚了。威拉充满期待地说,要是能直接送货到昆明、北京就好了,不用耽误时间,还可以去中国看看。

  记者在磨丁口岸看到,无论是来自云南的新鲜蔬菜,还是来自泰国的鲜花和水果,都得在磨丁进行拨货。云南永盛蔬果公司的张丽告诉记者,一辆集装箱货车装载1000箱白菜,倒货需要2个小时,如果工人装箱不熟练,还会对蔬果造成损坏。

  磨丁口岸海关工作人员颂吉告诉记者,每天通过磨丁口岸的大货车大约百辆,中国和老挝、泰国和老挝之间客货车都可以互通,但是还不能到第三国。中泰双方人员和货物运输只能采取在磨憨/磨丁、会晒口岸甩挂、接驳的方式进行,增加了运输成本,未能充分发挥昆曼公路国际大通道的作用。据了解,2011年云南省经昆曼公路进出口东南亚的农产品达2.2亿美元,不少蔬果进出口商对记者表示,对于新鲜蔬果来说,“速度就是价格”,希望公路更好走一些,通关手续更快捷一些。

  除了客货车辆,记者在昆曼公路上也看到一些驾车自助游的车辆,在各个口岸都可以顺利办理车辆手续,但是人员过境仍不便利。在每年有60多万人次出入境的磨憨,虽然公示可以申请落地签证,但经常出入口岸的泰国甲隆旅游公司经理披猜告诉记者,申办落地签证一般需要由旅行社担保,个人办理困难,对散客出行造成不便。

  昆曼公路作为中国通达东南亚最便捷的陆路通道,人们想象着大量客货车辆不分昼夜飞驰在这条黄金通道上。但几天探访中,记者看到的却是部分路段稀少的车流、货场上搬来搬去的货物,和口岸排起长队的人群,他们无一不在期待着昆曼公路通畅。
昆曼公路经过老挝北部山区村寨。本报记者孙广勇摄。
昆曼公路经过老挝北部山区村寨。本报记者孙广勇摄。
昆曼公路推动了老挝会晒的发展。本报记者孙广勇摄。
昆曼公路推动了老挝会晒的发展。本报记者孙广勇摄。
昆曼公路推动了老挝会晒的发展。本报记者孙广勇摄。
昆曼公路推动了老挝会晒的发展。本报记者孙广勇摄。
将于2013年通车的会晒大桥正在紧张建设中。本报记者孙广勇摄。
将于2013年通车的会晒大桥正在紧张建设中。本报记者孙广勇摄。
联系本文记者

孙广勇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耿聪,耿聪)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