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作家:西方试图拯救叙利亚其实是最残酷的惩罚--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美国作家:西方试图拯救叙利亚其实是最残酷的惩罚

作者Andre Vltchek 译 董菁

2012年02月21日08:09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English Version:Is West genuinely trying to 'save' Syria?

  上周末,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翟隽前往叙利亚叙利亚领导人会谈。俄罗斯中国刚刚否决了西方国家及其阿拉伯盟国提出的联合国决议,该决议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辞职。

  这时,西方主流媒体的论调已经逐渐变得刻薄和强硬。西方国家政府的官方言论不再试释放任何和解的信息。叙利亚领导人一再受到最强烈的指责,而中国俄罗斯也饱受西方抨击。

  我们应该问问:在叙利亚冲突中,西方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它到底是想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还是深化此次危机?

  西方的“拯救”是最残暴的惩罚

  如果阿萨德政府倒台,叙利亚人民将如何回报美国、英国、法国、以及参与其中的国家呢?即使大多数人从来没有要求过帮助,并可能支持现政府,他们最终肯定得面临西方开出的账单。刚果的一名总统候选人最近告诉我,“西方没有朋友,只有利益”。

  西方国家没有利他的想法,这是显而易见的。它试“挽救”的那些所谓的“最受折磨”国家,其受苦的真正原因在于西方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如果“慈善”真的是西方外交的主要目的,那在刚果发生的大屠杀许多年前早就结束了。在美欧的盟友和跨国企业的屠刀下,6至10万人丧失生命。在巴布亚发生的对矿产资源的掠夺也早已结束。

  二战后,西方直接或间接地点燃了殖民主义、后殖民主义、新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冲突。在印度支那、印度尼西亚、非洲、拉丁美洲、中东、大洋洲,40至45万人被杀害。面对这样惨痛的历史,我们就能理解那些不相信西方对中东地区突然爆发的热情,但是愿意给叙利亚一个和平机会的人。

  事实上,对西方来说真正重要的是谁在掠夺,谁该为杀戮负责。如果是西方信任的盟友,一切都是允许的。但是,如果某国的统治者或领导阶层违背西方的命令或是触犯其利益,西方会运用一切手段推翻该政权。这样的例子在现代历史上比比皆是:印度尼西亚、智利、多米尼加共和国、尼加拉瓜、刚果、南斯拉夫等。

  最近的例子是利比亚联合国决议被美国欧盟扭曲,利比亚遭到了最无理的攻击。在利比亚,西方发现了反对卡扎菲的势力(尽管那未必代表利比亚多数人的意愿),对其进行扶植,甚至直接参与其中,引导该势力走向胜利。当暴力升级、局势失控,入侵在“人道主义”的华丽包装下有了最恰当的理由。

  西方在利比亚的利益非常明确:石油以及的黎波里在非洲反帝斗争中曾经发挥的重要作用。许多非洲人视卡扎菲的倒台与死亡为不幸,但是在西方的报复威胁下退而却步。当然,这并不是说卡扎菲不是一个暴君。但是,在卡扎菲的领导下,利比亚人类发展指数名列非洲第一。卡扎菲一直致力于国内的建设,包括公共住房、道路、医院和学校。那居然成了他最大的“罪过”。在西方政府的眼里,建立自己独立的社会、让人民摆脱贫穷的企似乎是卡扎菲最不可原谅的罪行。

  西方的惩罚是可怕的,尽管他们的说辞是“救赎”“不信教”的国家。最近被救赎的有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洪都拉斯,他们正深陷比“人道主义入侵”之前更可怕的灾难中,人民饱受难以形容的苦难,许多人拼命想离开。

  由于美国欧洲“例外论”的宣传,由于西方被赋予决定自己及他国对错的唯一资格,这种残酷的“处罚”方式竟被视为合理。一切违背西方的国家都遭遇了西方最强大的宣传机器最邪恶的攻击。

  翟隽宣称,中国支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以全民公投新宪法和举行议会选举的方式,解决危机。他表示,中方敦促叙利亚有关各方立即开启不附带先决条件的包容性政治对话,共同协商全面政治改革方案及机制,尽早举行新宪法草案公投和议会选举,组建由各派力量参与的民族团结政府,在此基础上全面实施改革方案。这都非常理性,也很民主。

  但是,西方竟然认为合理的方法不可接受。这并不是因为俄罗斯或中国的办法错误,而是因为根据美国的例外主义论调,人民对本国的未来进行全民公投不可“信任”。对于西方眼中的战略国家,关于“谁来控制政府”的问题不应该交给人民,只有西方才能够决定世界运转的方向。

  俄罗斯不会忍受西方完全掌握中东

  当谈到俄罗斯和中国在联合国行使了否决权时,我们必须指出,其他国家也投了反对票,包括伊朗、津巴布韦、朝鲜。更值得一提的是,拉丁美洲的大多数国家都站在反对西方帝国主义的前列: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古巴、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等。现在,这些所有遭受过美国干预的国家不约而同地投出反对票,唯一的原则是:西方没有权利决定世界的命运。

  回溯历史,俄罗斯没有理由相信西方。出于实际原因,俄罗斯正在努力保护叙利亚盟友,因为西方的导弹已经从四面八方对准了俄罗斯。此外,如果叙利亚现任政府崩溃,西方必定会掌控全局,这一前景对于俄罗斯和世界来说肯定不会有吸引力。

  土耳其国际战略研究组织研究员Habibe Ozdal 2011年2月16日在土耳其《现在时》上发表评论称,“伊拉克战争后,俄罗斯一直反对西方单边主义。尽管有很多弱点,今天的俄罗斯与21世纪初有很多不同。作为对中东尤其是叙利亚有一定话语权的国家,俄罗斯肯定会选择独立甚至是反对西方的立场。”

  伊斯坦布尔国家电视台的编辑称,西方在该地区的游戏是开放式的侵略。资深纪录片导演Serkan Koc说,他曾在叙利亚进行拍摄,有清晰的证据显示,西方支持该国的暴徒,并称之为“合法的反对派”。

  毫无疑问,在俄罗斯与西方的较量中,除非立即停止,否则最终可能以西方势力在该地区的全面巩固为结束。2月18日,今日俄罗斯分析称,对叙利亚的破坏可能会进一步打开侵略伊朗的大门。

  最近,亚历山大?考克布恩在CounterPunch上发表文章称,美国从未对在该国领土上发生的分裂运动采取容忍态度。没有人能怀疑,分裂活动或是武装挑衅不会遭到美国政府迅速而致命的还击。要想进一步了解,我建议可以访问美国的印第安人或黑人。

  目前,奥巴马政府似乎正在准备另一场干预,他们在叙利亚煽风点火。这一势头肯定会遭到俄罗斯和中国否决权的审核。

  安德烈·弗尔切克(Andre Vltchek)简介:

  安德烈·弗尔切克,小说家、诗人、政治评论员、记者、摄影家和电影制作人。费尔切克曾是一位战地记者,足迹遍布十多个战火地区,从波斯尼亚到秘鲁到斯里兰卡,从刚果(金)到东帝汶。主要著作是“政治革命小说”《不归点》(Point of No Return),2005年以英文出版,2010年以法文出版。其他著作包括2010年出版的小说《大洋洲》、《西方的恐惧:从波多西到巴格达》(Western Terror: From Potosi to Baghdad)等。目前,他正在撰写一部名为《冬日旅行》(Winter Journey)的小说和一本关于印度尼西亚1965年政变的纪实作品。
(责任编辑:赵燕萍)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