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的变与辩——记2012冬季达沃斯年会--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资本主义的变与辩——记2012冬季达沃斯年会

人民网赴瑞士特派记者 吴乐珺

2012年01月29日08:42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2012冬季达沃斯论坛于本月29日落下帷幕,这场汇集来自100多个国家2600余名代表的“盛会”持续了5天,展开了250多场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等多个领域的对话,“把脉”世界的现实与未来。

  会场里,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们坐而论道;会场外,“占领达沃斯”行动的参与者们用雪块沏成冰屋,抗议不公平。 “大转型:塑造新模式”是此次年会的主题,反思资本主义则成为贯穿会议的重要话题。正如本届年会的首个公开辩论议题“20世纪的资本主义是否适合21世纪?”,此外,论坛还设置了“改造资本主义”、“重塑资本主义”的讨论环节。在首场有关资本主义的公开辩论中,美国凯雷集团创始人之一兼董事长大卫·鲁宾斯坦警告,西方国家需要严格控制赤字,尽早回归经济增长之路,“不然再过3、4年,资本主义模式可能会终结”。

  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尼尔·弗格森对本报记者说:“资本主义生病了”,著名投资家索罗斯则在多个场合对现行的资本主义制度提出批评,而多次参加达沃斯年会的清华大学教授阎学通则对记者表示“今年没有人再为资本主义辩护了,大家都在反思资本主义”。

  达沃斯论坛创始人兼主席施瓦布教授表示,引发经济危机的资本主义体系早已成为一个过时的体系,如果我们继续忽视改进此体系的必要性,则将长期深陷危机泥沼。他认为,资本主义已经失衡、正常的分工体系被颠倒,以及资本已不再是当下全球经济的决定性生产要素,这都导致资本主义体系需要改革。

  金融危机自2008年爆发至今已有4年半,不但没有缓解迹象,反而愈加紧张,尤其是深陷泥沼的欧债危机,为世界经济发展前景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裁拉加德在出席本次年会时开场白即是:没有国家能在危机中免疫。

  而经济危机引发的社会问题也接踵而至。从“占领华尔街”运动到伦敦街头骚乱,西方社会民众对日益严重的收入分配不公、贫富差距加大,不断上升的失业率,以及政府债台高筑之后出台紧缩措施等越来越感到不满。

  这种不满在小镇达沃斯依然可见。担任本次论坛联席主席之一的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保尔·波尔曼关注世界食品安全与能源安全问题。但他的员工则在会场外行抗议该公司进行养老金改革,称:“波尔曼的收入是普通员工的285倍,却要削减员工20%-40%的养老金”。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日前发布的《2012年全球风险报告》,认为全球发展的最大风险是长期财政入不敷出和个人收入差距严重,全球面临进一步遭受经济冲击和社会动荡的危险。报告尤其指出,在一些发达国家,前途渺茫的年轻人口数量急剧增长,越来越多的退休人员依赖债台高筑的国家养老,贫富差距日益扩大,这可能使全球化取得的成就功亏一篑。

  一组在论坛期间经常被提及的数字或许更能说明问题:2011年发达国家的失业率为8.3%,接近1/3的失业人口的失业时间超过1年,有1500万工人受到了影响。而根据西班牙公布的最新数据表明,该国去年12月失业率达22.8%,,其中年轻人失业率超过40%。

  紧缩措施之下,繁荣与增长更难觅踪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斯蒂格利兹表示,欧洲领导人“重复陈词滥调,比如‘要提振经济增长,紧缩措施还不够’,但这些政策不会让经济实现增长。”

  IMF副总裁朱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发生的经济危机表明,需要对市场经济机制进行重新考虑。金融机构的增长远远快于实体经济,并且可以独立于实体经济发展,以致于不断产生金融波动和危机。但目前市场还没有一个自动调整功能。以前,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服务业经济发展,整个调整是在一国之内进行的。现在这个过程是跨国界、在全球进行的,速度和规模远远超过以前的想象,全球化引发全球结构的大调整。

  毕马威国际会计事务所副总裁阿兰?巴克尔表示,改造资本主义的一个主要方面就是“让资本主义变得有责任感”。资本主义变了,才需要“辩”,但是否能越辩越明则不得而知。正如施瓦布教授所言“需要从放任资本主义回归市场经济之路,之后再谈社会责任与义务才不会是空话”。

  (人民网达沃斯1月29日电)
(责任编辑:杨牧)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