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回家路不易(环球走笔)--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文物回家路不易(环球走笔)

王文华

2012年01月18日00:00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对收藏界来说,2011年可谓“古董回家年”。为了打击劫掠和非法“借用”文物行为,西方一些文物收藏机构已开始向文物流出国归还一些重量级藏品。但因存在争议,大英博物馆收藏的“额尔金大理石雕塑”不在归还之列,令希腊很失望。

  中国人对“额尔金”这一称谓并不陌生。1857年,出任英国对华全权专使的就叫额尔金伯爵,1860年,他带领侵略军攻入北京纵火焚烧了万园之园圆明园。纵火目的之一就是毁灭侵略者劫掠文物的罪证。

  “额尔金大理石雕塑”中的“额尔金”是这位侵略者的父亲,即第七任额尔金伯爵。在1799到1803年担任英国驻奥斯曼帝国大使期间,他利用职务之便,获得当时占领希腊的奥斯曼帝国政府的许可,以帮助古希腊雕塑免遭战火破坏为名,将帕特农神庙里刻有雕像和字迹的“任何石头”搬走。众多为后世所熟知的古希腊雕塑因此成为“额尔金大理石雕塑”。1816年,这批文物被大英博物馆低价收购。

  额尔金父子所到之处,当地珍贵的文物都被“收藏”殆尽。文物是人类文明的重要载体,它们所承载的历史沧桑与厚重、所拥有的价值与意义,远远超出了国界的范围。额尔金父子为一己私利抢占文物的行为,饱受各国民众唾弃和谴责。英国诗人拜伦在诗篇《哀希腊》中猛烈抨击老额尔金,认为他摧残希腊古迹和偷窃文物;在名诗《密涅瓦的诅咒》中,拜伦称额尔金是“苏格兰的劫盗者”,“使得英国蒙耻”。

  文物的回家路历来充满艰辛、争议与曲折。2008年,希腊人在雅典兴建了“新卫城博物馆”,目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收藏这批珍贵的文物。但时至今日,这批珍宝的所有权问题一直存有争议,希腊人的希望一次次落空。

  归还文物的背后,充满了种种较量与博弈,但离不开国际社会的支持和声援。有些文物流入国刻意改写当年抢夺文物的历史,粉饰文物的获取过程,对历史上的强盗行径轻描淡写。能否还原事实的真相,能否直面历史的罪恶,不仅检验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坦荡与胸怀,更见证其对待历史的责任与未来的态度。这需要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内生动力,更要有国际社会强有力的声音,鼓舞正义、鞭挞丑恶,进而在文物的漫长归还路上形成推动声势和不容忽视的力量。

  文物本身就是无声的语言,它们的诞生诉说着源远流长的文明进程;它们的迁移尤其是被掠夺的过程,成为文物历史的一部分,也因而成为人类文明进程中不可或缺的一段历程。从世界范围内来看,被归还的文物仅仅是冰山一角。对于文物流出国来说,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一段民族文明历史的流失;而对那些掠夺文物的国家而言,他们的强盗行径何尝不意味着一段文明的消逝?

(责任编辑:董菁)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