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解决南海问题需要推进信心建设--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马来西亚南海会议传递新信息 

和平解决南海问题需要推进信心建设

人民网赴马来西亚特派记者  暨佩娟

2011年12月15日00:00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2月12日至13日,由马来西亚海事研究所主办的南海会议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行。本次南海会议的主题为“和平解决南海问题的最新进展与影响”,来自东盟和中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共近200人与会。今年以来,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连续多次举办南海问题讨论会,此次会议在年底召开,而且有很多参加过上述会议的学者参加,似有总结的意味。

  讨论气氛有所缓和

  本报记者在会场上感受到,与此前的多次会议不同,来自南海各声索国的专家学者在本次会议上发表的言辞没有那么激烈。在各国专家的发言中,客观、冷静的说理和分析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显示出各方对和平解决南海问题的意愿。

  今年7月,中国与东盟签署了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后续行动指针。此后,中国与越南达成了指导解决海上问题的6点双边协议。11月,中国外交部表示,愿同东盟国家积极推进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进程,开展务实合作,同时着手探讨制订“南海行为准则”。

  与会专家对南海问题出现的一系列积极变化给予了较高评价。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研究助理马克·瓦伦西亚对本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南海已经取得了一系列积极进展,涉及争端方都愿意坐下来交谈,这是一个进步。

  专家们认为,目前的降温有利于下一阶段即将开始的有关行为准则的谈判,但各方也应对这一谈判的艰难程度有充分估计。新加坡国立大学国际法中心主任罗伯特·贝克曼认为,当前面临的主要难点有二:一是行为准则的适用范围,在没有确定海域边界之前,很难确定适用范围。二是是否有一个具体实施或争端解决机制。但更多专家认为,谈判可以从更容易切入的点开始。

  瓦伦西亚对本报记者说,目前的南海形势虽然还不十分明朗,但东盟和中国仍在寻找正确轨道,这一点应当坚持。澳大利亚国家海洋资源与保安中心研究员山姆·巴特曼认为,需要在两个层面采取行动:一方面,要加强合作,共同管理南海和南海资源。另一方面,应进行信心建设和安全建设。

  与会的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新军指出,开始“南海行为准则”的谈判,首先有必要总结《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过去10年的经验和教训,并对其进行相应的补充或强化。其次,要考虑在达成划界前的谈判义务中并行的两个主题,既要遵守行为准则,不恶化局势或阻碍谈判过程,又要考虑行为准则和包括共同开发在内的临时性安排的一些实质性关系,这两个方面都不可偏废。否则,即使制定了行为准则,今后的步伐依然会十分踉跄。

  美国“重返亚洲”使南海问题更加复杂化

  与会专家普遍认为,南海争端不可能很快得到解决,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各方目前更应该致力于南海的共同开发,通过共同开发来减少矛盾。

  马来西亚海事分析师纳泽瑞·哈利德表示,南海问题的解决需要耐心,双方应从不那么敏感的问题开始,“先摘低处的果子”。 在形成行为准则上,尤其不能“雄心太大”。在彼此加深了解并建立信心后,才会更愿意和平地解决问题。

  还有专家指出,美国“重返亚洲”正在使南海问题更加复杂化。巴特曼对本报记者说,美国海岸警卫队在海事合作方面很有经验,美国可以通过更好地利用美国海岸警卫队和民间海事机构,而不是在地区内进行军事演习或者到亚洲部署海军装备来帮助南海实现非军事化。

  贝克曼对本报记者说:“美国应该和中国尝试更多合作,把注意力放在共同点而不是差异点上。美国应该接受中国国力日益强大这个事实,学会在亚洲和中国分享权力。”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尽管南海问题的和平解决不可能是坦途,但缓和的氛围毕竟已经开始形成,这对于和平解决南海问题是极其关键的。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共同开发有利于实现双赢。海洋环境保护、海洋科学研究、灾难援助、海上航运安全、航行自由、海上搜救,打击包括贩毒运毒、海盗、海上武装抢劫、非法贩卖武器在内的国际犯罪等都是适合各方进行合作的领域。在讨论“南海行为准则”的初期,继续推动信心建设尤为重要。

  (人民网吉隆坡12月14日电)
联系本文记者

暨佩娟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刘军涛)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