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经济体抗风险力强--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亚洲经济体抗风险力强

数据表明,短期内亚洲经济体国债的安全系数已经远远高于深陷债务危机的欧元区国家

人民网驻泰国记者 于景浩 暨佩娟

2011年12月08日00:00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彭博社12月7日报道称,评级机构穆迪的数据显示,亚洲经济体抵御欧洲债务危机影响的能力非常强,以致一些信用评级机构正在考虑提升这一地区经济体的信用等级。另一家评级机构标准普尔6日则表示维持对中国的信用评级不变,确认了中国长期“AA-”和短期“A-1+”的主权信用评级,评级展望为稳定。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7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穆迪等机构未来提升亚洲经济体信用评级是合情合理的。亚洲经济体和欧元区许多国家情况大不一样,无论是财政支出,还是国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都很低,通常亚洲经济体国债的收益率都远低于其经济增长率,债务的可持续性是不成问题的。而且亚洲各央行掌握着庞大的外汇储备,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的状况不可同日而语,这对于亚洲抵御欧债危机带来的风险有着重要作用。

  多国债务违约风险低于欧洲

  来自穆迪的消息说,目前穆迪正在密切关注信贷违约互换(CDS)交易,CDS通常用于保护债权人抵御违约风险。CDS数值越高,表明债务违约风险越大。穆迪的统计数字显示,目前,中国、韩国、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的五年期国债平均CDS从63上升到161,而除希腊外的欧元区国家的平均CDS则从118飙升到301。穆迪的一系列数据表明,短期内亚洲经济体国债的安全系数已经远远高于深陷债务危机的欧元区国家。穆迪等评级机构正在考虑提升亚洲国家的债务信用等级。

  分析人士认为,亚洲主权债务信用好于欧洲的主要原因是亚洲经济体经济上升势头仍很强劲,储蓄率高还坐拥巨额外汇储备,再加上债务占GDP的比重相对较低,并致力于挖掘内需市场。今年三季度,不包括日本的亚洲经济体GDP平均增长率为5.4%,是欧元区国家的3倍。全球央行外汇储备总量10.2万亿美元中,亚洲央行就掌握了高达5.2万亿美元,超过一半以上。这一切为亚洲抵御外部金融经济风险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经济下行风险仍然可控

  标准普尔驻新加坡分析师陈锦荣对本报记者说,亚洲国家的评级有普遍上升的趋势。在欧美国家的信用评级普遍下滑时,亚洲国家保持相对平稳已属不易。如果美欧经济明年持续不振,亚洲将会面临一些挑战。

  亚洲开发银行6日发表季度报告称,受欧债危机等因素影响,全球经济形势不断恶化,2012年东亚新兴经济体的增长步伐可能会放缓。亚行在其季度《亚洲经济监测报告》中预计,明年东亚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将增长7.2%。此前,亚行在今年三季度报告中预测东亚新兴经济体2012年经济增速为7.5%,2011年的预期增速为7.5%。

  亚行在报告中表示,欧元区和美国经济可能陷入深度衰退。贸易保护主义或贸易融资受限、资本流动不稳定以及通货膨胀持续或抬头等因素可能导致东亚地区的增速远低于预期值。但亚行高级经济学家宋雷磊表示,该行对东亚地区依然很有信心,即便增长出现放缓,对该地区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是可控的。亚行在报告中设想了最糟糕的情形,即欧元区因为债务危机而陷入严重衰退,导致世界经济走入低谷,那么东亚经济体(包含日本)2012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从5.4%大幅下降至4.2%。从全球层面看,这个幅度仍然比较高。

  评级提升有利于吸引外资

  摩根士丹利在最近一份报告中指出,由于欧元区的债务危机持续升温,欧洲银行正在争相提高它们的资本充足率,估计这些欧洲银行将会减少1.5万亿至2.5万亿欧元的贷款资产。其中,面对最大削减风险的非核心资产是亚洲区的贸易贷款融资。这将波及依赖这些贸易融资的一些亚洲经济体。据马来西亚媒体报道,在亚洲国家中,马来西亚对来自欧洲的贷款依赖可能最多,超过马来西亚GDP的25%。不过,从亚洲总体上看,这部分融资所占比重不大,而且亚洲开发银行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来应对贸易信贷融资需求大增的情况。

  亚洲开发银行研究员邢予青教授对本报记者说,亚洲国家对欧债的投资不多,购买衍生产品的比例很低,安全水平很高。总体上看,亚洲国家的金融系统稳定性较高。事实上,亚洲国家受到欧债危机的影响更多是因为欧洲经济不振造成的亚洲出口减少。但亚洲新兴经济体的信用前景很好,已成吸引国际资本的亮点。

  分析认为,亚洲经济体对欧美的出口减少必然会影响经济增长。第三季度亚洲经济普遍放缓就是亚洲经济对外部需求下降的一个反映。对此,亚洲经济体需要通过财政和货币政策等多样化工具来化解这些不利形势。而亚洲经济体信用等级的提升也有利于吸引外资,刺激经济发展。陈锦荣说,亚洲经济增长潜力高,对外资吸引力强,现在的问题是政府如何更加灵活地管控外资的流动。

  (人民网曼谷12月7日电) 

联系本文记者

暨佩娟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董菁)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