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反恐专家认为9·11后国际恐怖主义形势恶化--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俄罗斯反恐专家认为9·11后国际恐怖主义形势恶化

人民网驻俄罗斯记者  张晓东

2011年09月07日09:28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弗拉基米尔·叶夫谢耶夫(Vladimir Yevseyev)
弗拉基米尔·叶夫谢耶夫(Vladimir Yevseyev)
  “9·11”十周年到来之际,本网记者专访了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弗拉基米尔·叶夫谢耶夫,请他评价并分析美国十年反恐之路的得与失,分析恐怖主义未来发展趋势,并探讨美国反恐战略对俄美关系的影响等。

  记者:您如何看待美国10年反恐的成败得失?

  弗拉基米尔·叶夫谢耶夫:在9·11事件之后,美国发动针对“基地”组织的国际反恐战争,美国要求实际控制阿富汗全境的塔利班政权交出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塔利班拒绝这一要求的做法成为美国及其盟友在“持久自由”反恐行动框架下侵入阿富汗境内的借口。在来自阿富汗北方联盟的支持下,美国及其盟友在2002年上半年就成功地摧毁了大批塔利班组织,确立了美国对阿富汗全境大部地区的控制。

  俄罗斯在反恐之初就立即对美国给予了帮助,其中慷慨允诺为美军开放俄罗斯在中亚重要战略区的军事基地。

  在镇压了来自塔利班的反击之后,美国当局和其盟友为在2004年通过阿富汗新宪法和组织总统选举创造了条件,在选举中受美国支持的卡尔扎伊获胜,这是美国政府最大的成功。此后,美国对阿富汗的兴趣逐渐丧失。

  不过在阿富汗境内,仍有美军驻扎,2009年初人数为1.4万人。2003年10月,持久自由反恐行动在联合国安理会1510号决议的基础上取得合法性。美军在阿富汗有司令部,一直在进行积极的军事行动。除此之外,在阿富汗还活动着国际安全援助部队。2001年12月2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1386号决议,在此基础上创建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旨在保障阿富汗过渡政府在喀布尔及其郊区的安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1386号和1510号决议使美国军队在阿富汗境内的活动获得合法性,这也可以被看作是美国取得的成功。

  美国政府最大的失败是美国在阿富汗推行的新战略破产,该战略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09年12月1日提出的。根据这一战略,美国将在阿富汗增加3万美军,延期驻扎半年,以解放塔利班控制下的阿富汗部分地区并确立起卡尔扎伊政府对当地的统治。

  美国并没有加强阿富汗的国家军事力量。塔利班完全地保住了武装力量,并顺利地转入游击战。应该将2010年6月国际安全援助部队与美军驻阿部队司令麦克里斯特尔将军的辞职看作是美国对阿富汗新战略的失败。美军及其盟友的战争损耗在不断增加,个别地方包括早前相当平静的北方地区都周期性地处于塔利班的控制之下。

  美国所遭受的损失还有以下几点:依托于伊拉克、利比亚和埃及的恐怖组织活动范围扩大(政权的更迭与随之而来的不稳定加剧了这一点);恐怖分子得到了来自于利比亚军火库重型武器、反坦克武器和肩扛防空导弹系统等军火;华盛顿在近东和中东以及北非的立场软化整体上是由于2011年“阿拉伯之春”引起的;审视一下本·拉登的死,直到现在仍然不是完全明了:何时、何地发生的。毫无疑问,这是美国的胜利。但是它加剧了美国与巴基斯坦执政精英的矛盾。美国在别国领土进行的军事而非特别行动引起了许多人的谴责。

  记者:现在全球的反恐形势怎样,未来全球反恐将呈现什么样的发展态势?

  弗拉基米尔·叶夫谢耶夫:目前,全球反恐战争相当大程度上在失去威信。原因是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国都以此为幌子来实现自己的国家利益。一个鲜明的例子就是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的借口是该国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并没有找到。

  当然,不能仅以此来否定反恐战争的必要性。但是它应该由专门机构来进行,而当地居民应该知道,在恐怖事件发生时必须怎么办。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摆脱恐怖主义的侵袭,这就促使各国安全机构进行合作。应该在交通工具和人群密集区域采取防范措施,设置爆炸物探测器和摄像头,紧急出口,在公共场合配置药箱和担架以便于搬运伤员。

  起初,人们觉得恐怖主义是可以用向人们提供工作、限制国家机构的腐败,同时加强司法机构和安全机构工作的方式来解决,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第一,从事恐怖活动的人并非来自社会上最贫穷的群体,这看起来更是恐怖分子自我实现的一种方式。第二,由于限制一些人群进入政权,导致对水源和石油天然气资源的争夺加剧了各民族、族群的冲突。

  美国对武力的过分倚赖加重了上述趋势。另外,极端分子也强化了自己的立场,在埃及、土耳其、叙利亚都存在这种情况。因此,未来反恐战争将继续,但它将由各国在与盟友协调的情况下各自独立进行。在原先苏联的势力范围里,由于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塔吉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的恐怖势力可能坐大,在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吉土两族矛盾激化的情况下恐怖活动有可能发生。俄罗斯的北高加索地区,在反恐形势不稳定的情况下,反恐战争很可能仍将继续下去。

  记者:美国发动的反恐战争对俄美关系产生了什么影响?

  弗拉基米尔·叶夫谢耶夫:俄罗斯试图在反恐战争中向美国示好,国际反核恐怖主义公约(美国对此问题非常关切)看起来很漂亮,但实质上,发生这种恐怖事件的机率特别小。恐怖分子可以运用大量的其它更加容易实现的恐怖袭击方式:比如在化工厂里制造事故,在通风系统里扩散毒气等。

  当然在反恐领域进行联合行动也是俄美关系的一种新表现。比如早先在俄罗斯远东地区,俄美进行了防止恐怖分子劫机的联合演习。2011年8月,在美国的军事基地进行的俄美核安全演习能够都增加双方互信。但这些都只是共同规则下的例外事件,更经常发生的是在后苏联空间内美国进行国际反恐演习,莫斯科将此看作是未来军事行动的预演,也就是武力干涉俄罗斯内政。类似地,俄罗斯也是以反恐为名来制定反击西方进攻的武力措施。

  反恐战争对于俄美谈判来说,是一个方便的平台。不过考虑到现存的国家利益分歧,俄美关系进一步发展还不值得期待。比如,俄罗斯同美国认为是恐怖组织的哈马斯代表会见。美国支持阿富汗卡尔扎伊政府同所谓温和的塔利班谈判,而俄罗斯认为所有塔利班都是极端伊斯兰分子。俄美双方暂时持有类似的上述分歧,很难说在反恐领域能有高效率的合作。

  


  印度反恐专家谈9·11后美国犯下的最大错误

  加拿大反恐专家谈美国10年反恐:历史将是最好的法官

  美媒:9·11这一天并不是历史性的转折点
(责任编辑:杨牧)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