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为何女人卖身 男人招妓--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英媒:为何女人卖身 男人招妓

2011年08月24日07:14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Sydney Couldridge设计的人偶
Sydney Couldridge设计的人偶
  人民网8月24日讯 英国《卫报》网站日前发文举例分析为何会有女人选择卖身,有男人选择招妓的现象。文章从男女不同视角,选取双方声音来展现故事背后的内心世界。原文摘要如下:

  女人篇:

  女士一:

  第一位自述的女性称她的选择和家庭有关,“虽然我出生在富裕家庭,但大学时父母离异使我逐渐脱离自己的社会角色。我虽曾发誓绝不为钱卖身,但最终还是堕落了。最多的时候,我一天和12个男人发生关系,他们都是西装革履,在上班路上或是午饭时间偷溜过来。我从事这个行已经6年多了,每次想到那些男人为得到我的身体而付钱,我就很激动。不然的话我的生活太无趣了,我甚至后告诉我丈夫这些嫖客的故事。

  女士二:

  第二位女性说她很喜欢性行为带来的感官享受, “我的第一位客人跟我讲述他的妻子性冷淡很多年,我很很同情他,因为我理解那种对亲密行为的渴求。”

  女士三:

  而第三位女性则是因为生活所迫,她说,“我喜欢跳脱衣舞,挣得也多,又满足了我成为众人焦点的虚荣心,于是大学毕业后我成了一名脱衣舞女郎。脱衣舞俱乐部比较低俗,自然接触了很多这种人和事。我第一次的要价就很高,因为我对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

  男人篇

  男士一:

  我第一次找妓女的时,还是个34岁的处男。我很腼腆,热爱计算机,不知不觉错过了学校里可能的性爱机会。毕业后进了家IT公司,到处都是单身男。30岁时,我才开始担忧自己生活中那些缺失的部分。那时候,我的年龄和没有经验最让我头疼。我被网络约会所吸引,但我也知道任何约会对象的性经验都会比我多,这成了我主要的绊脚石。

  我的本行是网站和论坛,这里是我交际圈,所以没多少时间,我就找到了应召女郎的论坛。我认真研究了招妓的利弊,卫生事项等。这些应招女的帖子看起来都很真诚,甚至相对也很正常,不是我想象的那些瘾君子一样。于是,我决定试一下。

  然而,我的第一次距今也不过一年的时间。我最终挑选了一个住的地方离我很远的女人。她看起来更成熟,觉得这样比较容易向她承认自己毫无经验。我的表现,正如预期的那样,但她很有同情心,能理解我。她没有盯着表看,我享受着性爱以及她的陪伴。我感到很轻松。

  之后,我又在当地找了些女孩子,有了一些很棒的性经验,没有一个女孩携有霉菌,也没有一个瘾君子。有一个19岁的单身妈妈,为完成大学而赚学费,以获得职业资格认证(之后,她成功通过了,放弃做应招女郎,选择了她所学领域的一份收入不太高的工作)。也有人想法前卫,认为既然无论如何都会有性行为,那么不妨拿些报酬。总体来说,我的性经验越来越好,大多数女孩都很聪明,而我将其归因于自己的精心挑选。

  这是我逐渐走向正常生活的一个短期计划,填补十年来性生活空白的方式。它进展的很顺利。

  男士二:

  大一那年,我遇到了她,不久后,我们就结婚了。一生中我只有过这一段感情,性生活也正常。我被广告所吸引,见了差不多25个人,和一半的人有过做爱。我发现很少有人“真正投入这份工作”。大多数,在和她打招呼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每次遇到宁愿看电视也不愿意和我做爱的女孩,我都应该找借口离开。但我从没这样做过。为什么?

  可能是自我破坏性在作怪吧。每次把辛苦赚来的钱,不止60、75、150英镑的去换取毫无兴致的性爱,这算是达到自憎的顶点了。60到90秒的高潮是唯一感觉良好的部分。剩下的就是把从取款机里抽出来的钱,交给陌生人。我有时懊悔,痛打自己,而且得偷偷淋浴,以防妻子闻到橡胶、烟草、发胶和劣质香水的味道。一切如入地狱。

  但是,我仍在这样做。有时每周一次,有时每月一次,有时相隔更久。但是,总会反复。这种感觉就像是:旧疾复发。

  男士三:

  我四次招妓,都是和同一女子。我刻苦学习,进入了一所名校。在那里我遇见了一个女孩,深深的爱上了她。我拼命工作,希望能和她共度此生。毕业前一周,我发现了她背着我,和她老板劈腿。

  她对我说,她老板的床上功夫比我好。我觉得自己一直都没有摆脱这个阴影。毕业后的八年中,我遇到了许多聪明、有魅力的女子。我相信我的名校出身和丰厚的薪水都帮了我不少的忙。但是我怕自己会在床上令人失望,所以从未追求过她们。多年来,我以为我已习惯单身一人。

  但去年我第一次被朋友们带去脱衣舞俱乐部。一开始很好玩,漂亮、友好的女性注视着我,令我自信大增。

  然后,我遇到了这个女孩。24岁的她,有着一头美丽动人的金发。她可以毫不费力的和我谈论哲学、科学、音乐和文学。每次交谈,我都会因其深刻的见解感到惊奇。

  每晚她见面都要花费3000英镑。我原来有份不错的工作来支付这些花费。最近我辞职了,开始运营自己的公司,目前同样运转良好,但是现金支出增多了。每一次见面,我都把它当成是我们的最后一次约会,但我始终无法从没在脑海中把她抹去。她觉得我是个不错的男人,但对她来说我不过是个客户。对于我呢,她是我曾经想要拥有的全部。

  朋友家人一直试让我安顿下来;酒吧里,女人们把电话号码塞到我手里;但是我只想要她一个。也许我们永远不会有结果,但是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让我如此想与之相处。(刘海强 贺畅 董菁)



    组图:揭秘全球性工作者罕为人知的生活

    组图:日本"红唇艺妓"真实隐秘生活

    印女子计划上演“荡妇大游行” 抗议性侵性骚扰

    日本老板非法开办色情店 中国女性沦为赚钱工具




ceshi

    
(责任编辑:赵燕萍)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