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读:穆巴拉克命运将左右阿拉伯世界民主进程--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专家解读:穆巴拉克命运将左右阿拉伯世界民主进程

2011年08月08日07:52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中国社科院中东问题专家殷罡
中国社科院中东问题专家殷罡
  人民网北京8月8日电 (记者杨牧 实习记者李筱哲)本月3日,83岁的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躺在开罗一家法庭铁笼内的病床上,开始接受中东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场审判。他被控在今年2月埃及人民起义期间,下令杀害反政府示威者,这项罪名如果成立,他有可能被判处死刑。他还被控犯有腐败、滥用权力和挥霍公共财富等罪行。在法庭上,穆巴拉克躺在床上说,“我完全否认那些指控。”对穆巴拉克的审判已经引起了埃及国内舆论发生分歧。

  审判穆巴拉克,对埃及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将产生怎样的影响?中国社科院中东问题专家殷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指出,埃及目前面临着政治体制的变革与转向,成功完成转向是今后一段时期内的首要任务。相比彻底清算穆巴拉克,准备下次大选,建设新秩序更为重要。而现在如果有谁想破坏阿拉伯世界的民主进程,最好办法就是鼓动或是煽动对穆巴拉克穷追猛打。

  相比彻底清算,准备下次大选,建立新秩序更重要

  人民网:有西方媒体指出,只有对穆巴拉克30年的执政过程做彻底清算,埃及才有可能建立真正的民主。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殷罡:穆巴拉克下台是以一种比较和平的方式。目前看来,埃及所谓“街头革命”的目的已经达到。把穆巴拉克赶下台之后,清算是有必要的,但是相比彻底清算,准备下次大选,建立新秩序更重要。

  如果对穆巴拉克进行彻底清算,就可能会引发社会矛盾,在民众中造成分裂。看到80多岁垂危的前总统被关在铁笼子里接受审判,民众内部必然会发生分裂。分裂就会导致埃及民主制度初期建设力量的分散,这从政治角度来讲,不是一个很明智的方式。

  埃及目前政局动荡,面临政治体制的变革与转向,成功完成转向是今后一段时期内的首要任务,而不是过度追究某个领导人存在的某种犯罪事实和个人责任。

  西方媒体对不符合西方价值观的统治者就要全盘否定,基本不考虑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和发展需要,在对其他国家变革实践中发生的无数次误判都是出于相同原因。

  想破坏阿拉伯国家民主进程的最好办法就是把穆巴拉克绞死

  人民网:一些阿拉伯官员表示,审判穆巴拉克将使得阿拉伯国家的强人们面对革命时更加不愿放权。目前在叙利亚、利比亚和也门都存在政局不稳的问题,穆巴拉克受审对该地区的反对派运动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殷罡:审判穆巴拉克的一个直接作用就是使埃及的民主进程复杂化,从而为其他试图实行民主变革的力量制造了困难。无论叙利亚还是利比亚,潜在的其他可能发生政治动荡国家的领导人,看到穆巴拉克的下场会作何感想是不言而喻的。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政治学都存在这样一个词叫做“极端主义”。现在想破坏阿拉伯国家民主进程的最好办法就是把穆巴拉克绞死。阿拉伯世界正陷入一种大分裂、大动荡,要想使阿拉伯世界陷入更深层次、更持久的动乱,让阿拉伯人民遭受更多痛苦,最好的办法就是鼓动或是煽动对穆巴拉克穷追猛打。

  青年联盟是真正潜在的可能遭受镇压一群人

  人民网:对审判穆巴拉克,各国政府态度谨慎。沙特不会喜欢把穆巴拉克受审,华盛顿也一直在对埃及军方施压,要求不审判穆巴拉克。那么究竟是哪个群体在不断提出极端要求?

  殷罡:是埃及人自己,埃及人的一部分——青年联盟。埃及原有的政党以及影响巨大、日趋成熟和理智的穆斯林兄弟会,他们对审判穆巴拉克并不是很积极。

  埃及过渡政府和军事委员会的将领们之所以进行一种表演式的审判,是屈从于街头青年、激进分子的要求。如同在迫使穆巴拉克下台的头几天,在开罗解放广场发生的情况一样,他不下台人群就不散去,这就可能会进一步演变成骚乱、流血事件。

  现在如果不对穆巴拉克进行审判,在广场上想要发动二次革命的青年不会善罢甘休罢休。于是他们对穆巴拉克的憎恨和清算要求会很迅速转变为同过渡政府和军方将领集团的矛盾,他们才是真正潜在的可能遭受镇压一群人。而他们的极端主义要求,正在破坏埃及的稳定。

  今后埃及会迅速转变为反穆力量各派间的竞争

  人民网:观察埃及的政治走向应该把更多的目标放在各派力量如何准备下届大选,下届大选的准备情况怎样,以及可能出现的结果上面。埃及目前的主要政治力量有哪些?他们在大选时可能会有怎样的表现?

  殷罡:埃及最大的政党民族民主党已经被解散,该党整体转变为前前总统萨达特的侄子塔拉阿特·萨达特领导的新民族党,这是埃及世俗力量的最大政党。穆斯林兄弟会也得到埃及内政部批准,组织了政党。这些人对审判穆巴拉克不会反对,但也不热心。

  他们在积极准备议会下次大选,争取更多席位。目前来看穆斯林兄弟会得到的席位可能会是最多的,他们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坎坷,已经调整了立场,在充分利用世俗民主体制来实现自己最大限度影响埃及社会生活的目的。

  在街头坚持审判、持激进立场的青年团体大多是一些小团体。这些青年人不可能在埃及这样一个传统的社会里(或者在中东)组织起庞大的的有影响力的新政党。所以他们更愿意在街头表现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在投票箱前。

  今后埃及会迅速转变为反穆巴拉克力量内部各派之间的竞争,也就是说埃及革命时期绝大多数人都不满意穆巴拉克,在解放广场上互相帮助,只有国旗没有派别旗帜。而随着大选的临近,这种派别和政党之间的竞争对立将会突出表现出来,这是代表埃及政治发展方向和政治重建、民主化进程的主要关注点。而审判穆巴拉克本身只不过是一种政治需要。
(责任编辑:赵燕萍)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