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力促“泛太平洋伙伴关系” 学者称有明显主导亚洲经贸格局意图--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美力促“泛太平洋伙伴关系” 学者称有明显主导亚洲经贸格局意图

人民网驻泰国记者 丁 刚 暨佩娟

2011年07月27日06:12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7月25日,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在香港的演讲中重申,美国希望在11月夏威夷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能够阐明《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TPP)的内容。克林顿称,这项协议将汇集整个太平洋地区的各经济体——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使之成为一个统一的贸易体。

  此间舆论认为,克林顿的演讲表明,推动TPP谈判已成华盛顿的战略重点之一。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高层在不同场合曾多次明确表达了美方的这一意图。2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会见新西兰总理约翰·基时,也表示了对11月达成初步协议的希望。《新西兰先驱报》26日的社论引述约翰·基的话称,访美期间与包括奥巴马在内的美国高层接触时,明显感到美国有一种加强在亚洲存在的紧迫感,“美国十分看好这一地区在未来10到20年的发展。”

  美国力图巩固其在亚太地位

  TPP是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后提出的首个贸易倡议,目标在于最终达成“适用于21世纪贸易的协定”。有评论认为,美国对建立TPP态度积极,与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出口大幅滑坡、失业率持续走高有关。华盛顿希望通过加强与亚太的贸易,实现其5年之内出口翻番、创造200万个就业机会的政策目标。克林顿在香港的演讲中表示,美国对环太平洋地区的出口为3200亿美元,支持着美国85万个就业岗位。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对本报记者表示,TPP实际上是“更进一步”的世界贸易组织,是美国意图巩固其在亚太地位的重要举措。

  TPP谈判出现的背景是,亚太特别是亚洲区域经贸合作进展迅速,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于去年启动,东盟与日韩也分别建立了自贸区。中国经济的发展正成为亚太地区的引擎,这一地区的经济正围绕着中国经济的崛起进行重组。此间舆论注意到,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喊出了“我们回来了”。显然,美国一方面不愿错过亚太经济发展的良机,同时也希望通过设置一定规范继续主导这一地区未来政治、经济等格局的变化。

  郑永年教授说,美国不希望中国的崛起将其排挤出亚太地区,美国发现在APEC和亚洲一些自由贸易区中占不了主导地位,就试图在TPP中起主导作用。这一看似事关经贸的协定,实际有着试图制衡中国的明显政治意图。但郑永年也认为,加入TPP谈判的各国都希望获得经济上的好处,政治上并没有取得共识。如果TPP这个组织的政治性太强,比如有“一致针对中国”的政治目的,各国就难以达成一致,即使有了共识也很难持续。因为中国的市场越来越大,哪个国家都不敢放弃中国。

  有望在11月达成框架性协议

  自去年3月开始的TPP谈判目前已经完成了七轮。据越南《经济时报》报道,6月底在河内举行的第七轮谈判,有来自9个国家的500多名官员参加,讨论了通信、海关合作、环境、商品贸易、服务贸易、投资、政府采购、竞争政策等领域的问题,并提出了一些新倡议。但会议仅在扶持中小企业发展、提高成员国经济发展能力、缩小成员国发展差距等方面达成共识。按照议程安排,TPP第八、九轮谈判将于今年9月和10月分别在美国和秘鲁举行。

  从各方评论看,目前的谈判进展并不顺利,一些棘手问题仍难解决。分析认为,现在参加谈判的9个成员国中,既有像美国这样的经济强国,又有越南这样的新兴经济体,无论是从人均GDP还是从现行的关税水平看,各谈判国之间均有很大差距。比如,越南的关税大大高于其他成员国,这使协商一致变得很困难。因此,越南国内一直有反对加入TPP的声音,认为越南能够从TPP中得到的好处非常“有限”。而美国纺织品生产商则担心,一旦达成协议,给越南纺织品开了“绿灯”,他们将会受损。不久前,美国52位国会议员联名给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科克写信,要求在谈判中给越南施压,以换取越南市场的更大开放。越南目前是美国的第二大纺织品进口来源国,仅次于中国。

  最新一期《东盟事务》杂志的文章分析说,由于在纺织品、医药、专利等方面的谈判十分艰难,因此要想在11月以前达成协议几乎不太可能。但是,如果9国能够进一步做出努力,特别是在美国的积极推动下,达成一个框架性的协议还是有可能的。9国可以在此框架下将谈判延伸到明年。

  有国家希望平衡对中国的依赖

  从整体上看,TPP的吸引力似有增强之势,这首先是因为美国市场之大又相对比较开放,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其次,亚太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急需扩大对美和相互之间贸易以提升本国经济。此外还有一些国家希望借扩大对美和其他国家的贸易来平衡对中国的依赖。

  负责泰国对外贸易谈判的官员日前表示,泰国如能加入TPP,向成员国缴纳的原材料进口关税将更低,如果泰国不加入,泰国与美国的贸易将会受损,与周边国家相比,将失去竞争优势。菲律宾政府官员和商界人士也多次表示,菲应调整国内相应的外贸外汇管理体制,以尽快加入谈判。

  美国一直在着力拉动日本进入谈判。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去年10月表示,美国支持日本加入TPP,日本政府也表示了尽快加入谈判的意愿。但日本担心,加入TPP后,可能会因国外廉价农产品的大量涌入导致日本国内农业遭受严重打击。也有消息说,美国为了推动谈判,也许会在农产品问题上对日本有所照顾。日本国立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邢予青教授对本报记者说,日本已经和现在加入TPP谈判的多数国家完成了自贸区的谈判,而美国又是最开放的市场,因此日本即使加入了TPP谈判,所获好处也不大,唯一的好处可能只是能减少日本对中国经济的依赖。日本早稻田大学学者刘迪说,目前日本国内也有人在鼓动拉动印度加入TPP谈判,以便为日本企业到印度投资创造更有利的条件,这同样也是为了逐渐转移对中国的过分依赖。

  分析认为,TPP未来的发展还取决于美国经济。如果美国经济复苏持续乏力,将很难对TPP区域产生拉动效应。而一些专家则对TPP与APEC未来的关系表示了担忧。东盟贸易问题专家斯瓦森特鲁伯分析说,TPP应谨慎处理好与APEC的关系,并且向APEC所有成员开放。任何造成跨太平洋政治经济合作出现裂缝的举措,都不符合这一地区国家的利益。

  (人民网曼谷7月26日电)

  链接

  2005年,文莱、新加坡、智利和新西兰四个环太平洋国家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框架内,签署了一项以取消关税为原则的自由贸易协定。次年5月底,该协定正式生效。由于四国经济总量很小,起初并未受到很大关注。2009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日本高调宣布美国将参加谈判,并将之提升到“21世纪的贸易规则”的高度,遂成为现在的TPP。之后,澳大利亚、秘鲁、越南和马来西亚等四国也加入了谈判。根据世界银行2009年的数据,这9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为16万亿美元,总人口为4.99亿。

  TPP是以各缔约国到2015年前取消所有贸易关税为原则的高层次自由贸易协定,致力于将亚太地区经济体整合为一个市场。除了减少农业和制造业商品的关税,TPP协议国还试图减少监管贸易壁垒,以加速全球供应链,并为中小型企业开拓新的贸易机会,将更高的劳动力标准和环境标准纳入到TPP的框架中。

  在美国的推动下,9个国家已经进行了多轮谈判,并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达成一致,希望于11月在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取得成果。

  (暨佩娟)

ceshi

    
(责任编辑:刘军涛)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