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报》为何丧失新闻操守--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世界新闻报》为何丧失新闻操守

2011年07月25日09:58    来源:《光明日报》     手机看新闻

  近日,《世界新闻报》通过窃听等手段获得新闻线索的“窃听门”事件,已成为传媒界的一大热点话题。这份具有168年历史的《世界新闻报》“自杀”当天(7月10日)的社论如此解释:“很简单,我们迷失了方向。”

  确实,我们可以看到,他们“迷失了方向”,就是丧失了新闻的职业操守,也暴露了西方新闻自由缺乏约束而带来的尴尬。

  新闻操守是整个新闻生产过程中的基石,是新闻传播过程中的价值体现。在当今信息爆炸时代,媒体的竞争十分激烈,追求“独家报道”是媒体获胜的法宝。即便如此,媒体都应强调遵守规则,确保有序竞争。回头看来,《世界新闻报》这家“小报”曾努力地披露很多不为人知的事实真相,在揭露名流的丑闻上功不可没。它今天的“沉没”,还不是风格的“低级趣味”,而是职业操守的“不择手段”,是从上到下、走火入魔地鼓励员工窃听、挖掘隐私,为不择手段的报道模式付出沉重代价,也为媒体如何坚守新闻职业操守敲响了警钟。

  几年前我国传播学者就曾提出,尊重人格尊严是新闻职业操守的重要规范。一般人格权是概括人格独立、人格自由和人格尊严等人格利益的人的基本权利,它的核心和基本内容,就是人格尊严。维护人的尊严是全世界的共识。为了保护隐私权,新闻传播只应限于公开发生的社会信息以及同社会公共利益相关的信息,至于采集和传播纯属个人的信息包括私生活、家庭、住宅和通讯的有关内容,则应充分尊重个人的意愿,不得任意干涉。显然,《世界新闻报》通过窃听他人电话、截获私人邮件的方式获取新闻,完全与西方媒体长期标榜尊重人权的口号是相背离的,其尊重大众的知情权也是以突破新闻职业道德底线为代价的。

  加拿大著名传播学者麦克鲁汉曾指出,传媒获得的最大经济回报来自于“第二次售卖”,即将凝聚在自己版面或时段上的受众的注意力资源,“出售”给广告商或一切对媒介感兴趣的政治宣传者、宗教宣传者等。因此媒体在追逐经济利益的过程中,社会公众的注意力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对新闻媒体来说,谁挖掘到公众的注意力资源,就意味着谁将在市场经济的激烈竞争中取得较大的利益份额。显然《世界新闻报》的“窃听门”事件反映出其为了追逐经济利益,轻视甚至舍弃新闻职业道德。尽管《世界新闻报》前记者肖恩·霍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该报常常鼓励记者以窃听方式寻找信息是为了“能获得准确消息”,其实窃听的根本缘由还是在于通过提供富有刺激性的内容使读者市场最大化,从而使媒体利润最大化。为了这一纯粹的目标,甚至不惜采用超出新闻职业道德底线的违法手段。美国学者约翰·赫尔顿曾说:“在新闻领域里,没有哪个问题比新闻道德问题更重要,更难以琢磨,更带有普遍性。事实上,如果新闻工作一旦丧失道德价值,它立刻便会变成一种对社会无用的东西,就会失去任何存在的理由。”

  尽管《世界新闻报》曾在2011年4月5日一举拿下英国报业大奖之年度最佳娱乐新闻记者、最佳新闻记者、最佳视觉效果和最佳独家新闻四项大奖,有过风光无限的历史,但它丧失新闻道德的行为,最终令其失去任何存在的理由,甚至遭世人唾弃。

  “窃听门”事件也反映出西方社会津津乐道的新闻自由的脆弱。西方新闻自由主义理论认为,任何人都有权发表言论,而无须政府的同意;媒体的存在目的是知情、娱乐和销售商品;媒体的主要责任是帮助发掘真相,做一个监督社会和政府的“看家狗”。在“窃听门”事件中,《世界新闻报》正是打着所谓的满足公众知情权的旗号,以窃听这样一种被视为侵权的方式采集新闻,也暴露出西方新闻自由缺少有效的约束和保障,不可避免地陷入令人尴尬的悖论。尽管早在2007年,默多克旗下的《世界新闻报》就传出了由于窃听英国王室两个王子的电话,其报纸主管因此而判刑入狱,但因为其行为背后隐藏着对公众人物的大众知情权,那场窃听事件没有扩散为“窃听门”。此次由于其肆无忌惮的窃听而干扰了警方解救被绑架的平民女孩,女孩遇害,引发民众愤怒,更多的窃听丑闻被披露,动摇了默多克在英国媒体行业中的统治地位。

  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传统媒体间的竞争也更趋激烈,如何坚守新闻操守,规范新闻自由,是默多克属下的《世界新闻报》“窃听门”事件留给西方新闻界反思的话题,也应给我国新闻从业者带来警示与思考。

  (吴玉兰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副院长、教授)
(责任编辑:董菁)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