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枪击何以发生在“平和”的挪威--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爆炸枪击何以发生在“平和”的挪威

2011年07月25日08:32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北欧国家多是“高福利高税收”的国家,经济下行之时,也是滋生左右翼极端思潮的时刻,这无疑给欧洲敲响了警钟。

  22日,挪威发生政府大楼爆炸及奥斯陆于特岛上枪杀事件,造成92人死97人伤的悲惨后果。自二战结束以来,挪威还没有发生过如此惨重的伤亡事件。对于人口不足500万的北欧小国挪威而言,这场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无异于国家灾难。

  是什么让挪威遭受如此不幸?袭击者布雷维克的律师称,他的当事人承认他的行为“残酷”但“必要”,他要用“震撼至社会核心”的方式引发一场旨在改变社会的“革命”。

  那么,他究竟是要引发什么样的“革命”呢?他反穆斯林,有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倾向。基督教原教旨主义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一样,极端奉守“原教义”,不赞同派生的福音,也属一种宗教极端主义。但是,挪威基本上属于单一民族和单一文化社会,少数民族萨米人及外来移民只占总人口的4%左右,挪威国内并没有如法国、英国等欧洲国家一样有相当比例的移民。挪威并没有足够的“反移民”情绪对立到刀刃相见的土壤。

  从布雷维克袭击目标上看,受袭击者都与执政党工党有关:一边是工党政府大楼,另一边是工党组织的青年人夏令营活动。布雷维克曾是反对党进步党人。从两党主张上看,工党亲欧洲,赞成入欧盟,工党也不反对移民政策,属左倾政党,今年年初,工党政府还举办了别开生面的多元文化全国大会。而进步党属右翼党,反对外来移民,疑欧主义者众,不赞成加入欧盟。

  这些使得挪威呈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社会形态:它积极参加欧洲及国际各类组织,它是北约的创始国之一,对世界各地所发生的反人类罪行大加抨击,它也关注世界各地少数民族群体的生存。但在国内,却两次否决入欧盟,也不愿敞开大门接收外来移民。这样的矛盾性格,促使对社会不满的人,可能倾向于采取极端行动,并自认为是“正确之举”。布雷维克在屠杀同胞时,大喊“这才是开始”,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行为,设定成一项“事业”。

  近年来,遭受金融危机重创的欧洲,又陷债务危机,经济复苏乏力。北欧国家多是“高福利高税收”的国家,经济下行之时,越会对社会有迫切的改变要求,这也是滋生左右翼极端思潮的时刻。

  一直以来,欧洲等国的极右或极左翼政党并不支持采取“暴力革命”的方式来改变社会。然而,挪威这个似乎最不可能发生暴力的地方,却出现了“革命”,这无疑给欧洲敲响了警钟。

  □和静钧(学者)
(责任编辑:董菁)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