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家谱越来越难编--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美国人家谱越来越难编

2011年07月23日12:42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在美国,代孕母亲、精子捐赠、同性婚姻等现象日益增多,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编写家谱成为一些美国人的难题。

  复杂的关系

  劳拉·艾什莫尔和詹尼弗·威廉姆斯是姐妹俩,除此之外,她们的关系相当复杂。

  几年前,劳拉和丈夫李得知无法生育自己的孩子,詹尼弗自告奋勇做代孕母亲,利用一名捐赠者的精子成功怀孕,于2007年9月生下一女,取名马洛里,由劳拉和李收养。

  姐妹俩开始犯愁:该把马洛里放在家谱中什么位置?“从医学角度而言,我是她的母亲,但同时我又是她的姨妈,”詹尼弗说。

  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詹尼弗是同性恋,她本人通过精子捐赠生育过一个孩子贾米森,现年6岁。如何描述马洛里和贾米森的关系,令詹尼弗和劳拉十分困惑,因为两个孩子既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又是表兄妹。另外,两名精子捐赠者是否应该编入家谱?

  经过数月讨论,詹尼弗和劳拉达成共识。劳拉说:“马洛里是我的女儿,詹尼弗是她的姨妈。”在家里,贾米森有时称马洛里“妹妹”,但在学校,他称马洛里“表妹”。至于精子捐赠者,将不被列入家谱。

  传统的颠覆

  在美国,许多家庭面临与詹尼弗和劳拉一样的烦恼,他们的“家族树”变得好似一片杂乱无章的丛林。系谱学家认为,家谱编写应遵循血缘和婚姻关系,但随着家庭组成的变化,谁该编入家谱、如何描述家族成员之间的关系,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

  一些家庭选择编写两份家谱:一份按照基因关系,一份遵循情感关系。在一些学校,画“家族树”原本是一个传统教学项目,如今已悄然退出课堂。

  阿德里安娜·墨菲是马里兰州罗克维尔市格林阿克里学校7年级一名社会学老师。她说,她不再让学生画“家族树”,改让他们讲述家族历史故事。

  在纽约布朗克斯的里弗代尔乡村学校,法律顾问KC·科恩说,有关家谱的课程大多已转为外语教学内容,学生们练习用法语或西班牙语表述“兄弟”、“姐妹”。

  “如果你想在课堂上教授有关家谱的内容,你必须做好准备,因为必然会涉及到代孕、精子捐赠、同性婚姻等话题,”科恩说。

  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过去6年里,非婚家庭数量已超过已婚家庭,越来越多同性恋伙伴利用代孕、精子捐赠或收养等手段养育孩子。

  加州冷库是美国最大的精子库之一。2009年,它的客户中有三分之一是女同性恋,而10年前只有7%客户是女同性恋。

  甚至连出生证明上的表述也开始“与时俱进”。全国健康统计中心说,标准出生证明问卷采用新的提问,有了“是否采用生殖技术”、“采用何种生殖技术”等选项。

  小孩的困惑

  对于一些孩子来说,向他们解释家谱,有时会让他们莫名地受伤,并因此和家人产生一种疏离感。

  格林阿克里学校的墨菲老师说起去年发生的一件小事。两个孩子在院里玩耍,其中一个来自单亲家庭的小男孩对一个女孩说,他有一个姐姐。女孩说:“你不可能有个姐姐,因为你没有爸爸。”男孩很受伤,努力解释:他认识自己的精子捐赠者,那人有一个女儿。
【1】 【2】 

 




ceshi

    
(责任编辑:郑青亭)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