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北京老澡堂子逐渐走向消亡--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

美报:北京老澡堂子逐渐走向消亡

2011年07月21日13:56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像张山(左)一样的老北京人将双兴堂澡堂作为重要的社交场所


  【美国《洛杉矶时报》7月17日报道】题:城市改建威胁到北京最后的澡堂子(记者本杰明·哈斯发自北京)

  张山(音)把他晚年的日常生活简化到区区几件事:起床、吃早饭、走到双兴堂澡堂、脱掉衣服。

  这家位于北京南苑的澡堂子是旧时代的产物,过去家家户户都没有下水管道,要想洗澡就得去澡堂子。澡堂子还是社交场所,男人们聚集在这里泡澡发汗、谈谈政治、放松休息。

  如今,着眼于城市改建的当地有关部门似乎有意拆除双兴堂。这家澡堂子据信是北京最后一家传统澡堂子,如果遭到拆除,其所承载的社会文化也将随之消失。

  67岁的张山过去每天要坐一个多小时公交车才能到达双兴堂。不过在两年前,他搬到了距这家澡堂子很近的地方,步行就能到达。

  这名退休工人如今独自住在一个小房间里。他家的卫生间只有马桶和洗脸池,没有淋浴。

  腰间围着一条白毛巾的张山解释说:“如果我在家待着,我不会开心,我感到孤独。于是我来到这里,和朋友聊天,看看报纸或下下棋。”

  张山年轻的时候经常光顾澡堂子,不过这些澡堂子一个接一个关掉了,被高档酒店里的现代洗浴中心取代。去新开的洗浴中心洗澡,至少需要花费100多元人民币,而双兴堂只要8块钱。

  双兴堂这样的传统澡堂子于17世纪中叶开始流行,当时澡堂子所用的特殊砖块都是从欧洲进口的。过去几乎所有的澡堂子都只对男性开放。

  各行各业的人都要来澡堂子洗澡,外部世界的森严等级在这里不起作用。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退休成员赵书说:“老百姓和贵族阶层在这里没有区别。一旦你脱掉衣服,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不论年老年少,北京人会围着白毛巾在澡堂子里待上几个小时,下下棋或哼唱爱国歌曲。

  社交显然比洗澡更重要。在这家面积为1800平方英尺(1平方英尺约合0.09平方米———本报注)的澡堂子里,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地方用于洗浴。一进澡堂大门,顾客便可以看到两排窄窄的木床,他们可以在上面打盹、吃东西或聊天。

  当他们泡澡时,他们一群群地聚在一起,随着池子里的水上下起伏。

  在最近的一个周日,前来泡澡的退休人员讨论了以西方为首的针对利比亚的空袭行动,还就其他国家是否也有自己的清明节展开辩论。

  中国的四合院过去没有下水设施,因此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在城市里星罗棋布。然而,城市的发展使大量中国人搬到了现代的公寓居住,从而使澡堂子变得过时。自从上世纪80年代中国经济自由化以来,为了给公寓建设让路,北京市三分之二以上的传统胡同被拆除。
【1】 【2】 

 




ceshi

    
(责任编辑:郑青亭)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